第七百九十八章_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纯爷们小说网 > 原来是情满四合院 > 第七百九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百九十八章

  手里已经有了答案,解题自然又快又好。季梦涵的上级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确认了郭豹提供的文件是真实的。

  尽管第一次合作时问题颇多,但所幸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郭豹和季家灿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培养了一些默契。

  之后的几次任务,每当郭豹表示事情可以解决时,季家灿不再像第一次那样要求郭豹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他的态度也变得更加友好,嘴巴上也客气了许多。而郭豹也愿意与季家灿闲聊打趣。

  接下来时间过得很快,战事也蔓延到北平附近。有一天不知谁半夜里在胡同口贴了张布告。一觉醒来,左邻右舍聚在布告前,一位识文断字的老街坊给大伙儿念着:北平市民在公告牌前看布告

  是陕西方面平津前线司令部的布告。

  本军奉命歼灭南方政府匪军,解放北平、天津、唐山、张家口诸城市。兹特宣布约法八章,愿与我全体人民共同遵守:

  (一)保护各城市全体人民的生命财产。

  (二)保护民族工业商业。

  ……

  (八)无论在本军进城前和进城后,城内一切市民及各界人士,均需共同负责,维护社会秩序,免遭破坏。凡保护有功者奖,阴谋破坏者罚。

  老街坊念到这儿,停了一下,喘口气,用手指着布告,特意提高声音继续念:

  本军纪律严明,公买公卖,不取民间一针一线,望我全体人民一律安居乐业,切勿轻信谣言,自相惊扰。

  司令员林

  政治委员罗

  中华民国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人群中一个白胡子老者接过了话茬儿:

  「想当年汉王刘邦率军进入关中,就有‘约法三章"。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这***比汉高祖还多了五章呢!」

  听了这话,老街坊们发出会意的笑声,话匣子也打开了:

  「看来,***真要进北平了!」

  「快点来吧!咱老少爷们也过个好年!」

  「快散了吧!巡警来了!」

  转眼工夫,胡同口没了人影。巡警过来瞄了一眼布告,扬手给揭了下来,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走了。因为这几天,四九城到处都有陕西方面的北平地下党贴的布告,就连南方政府的警察局都收到了布告。

  这样的事情,季梦涵、郭豹和季家灿都参与其中。季梦涵在读书时就没少做过类似的事情,而郭豹和季家灿则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刺激。

  北平城的民众都在担忧城内即将发生的战争,猜测城市会被包围多久。有人说一个月,有人说三个月,但无论预测的时间长短,人们都在囤积粮食,以防万一。北平城的街道上,粮店早就卖光了粮食,偶尔有开业的粮店,价格也高得惊人。

  这种紧张的氛围笼罩着整个北平城,哪怕马上就要过年了。北平城里没有了往日过节的气氛。每个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马上要打起来的时候,突然城里的广播说,华北剿总司令和陕西方面达成的和平协议。北平城和平了!

  一天早上醒来。北平城里的民众发现。原本守在各个路口的南方政府军不见了,改由有陕西方面的军队把守。

  这一天,今上热闹极了,不少的人也跟着出去瞧热闹。而王文武和刚来北平没多久的时候一样爬到屋顶上,看向西直门方向,那边时不时响起的炮竹声告诉了人们,陕西方面就是从那里进城的。

  这军队进城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住所问题。现在正是大寒节气,北平寒风呼啸、滴水成冰。冻死个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当天晚上入夜,王文

  武住所因为靠近东郊名巷,有陕西方面的士兵执勤。在执勤的士兵,有的顶着一条难以御寒的棉被,有的穿一件很薄的大衣,挤在老百姓的门道里、屋檐下,冻得嘴唇发紫,却没有一个人去叫百姓的门。

  这些是王文武家下人一大早起来打算扔垃圾时候发现的。王文武家的下人瞧着这些士兵这寒冬腊月的。竟然,就这样睡在外面。但转念一想到以往看到的南方政府军队,睡在外面的估计就这些士兵吧!哪些军官指定是冻不着。

  虽然这些士兵瞧着可怜。但自己不是主家,做不了主。再说,万一引狼入室,那可怎么办?连垃圾都不扔了,外面这么多大头兵,收垃圾的估计也不敢进来。这天寒地冻的垃圾晚扔几天也没关系。趁着这些士兵还没醒来,就想赶紧进屋关门。

  王文武家的下人刚一转身,睡在王文武家大门边的士兵说道:「同志,这位同志!现在几点了?」

  王文武家的下人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人睡醒了。瞧着对方嘴唇青紫的样子。说道:「你们怎么都睡这里啦,这天寒地冻的,你们就不怕第二天醒不来?」

  这士兵风趣地说:「不冷,我们有火龙衣。」

  王文武家的下人听了这话一愣。什么火龙衣。一细问才明白,原来他们夜里冻得睡不着,就原地来回走动、跳跃。

  王文武家的下人说道:「那也不能直接睡外面呀!你们还真是可怜,不过这当兵在哪里都一样。那些当官的不喝兵血,又怎么能肥了他自己腰包呢?」

  那开口搭话的士兵旁另外一个士兵说道:「同志。我们陕西方面的军队和南方政府的军队不一样。这,这是我们连长,和我们一样睡大街上!」

  没想到瞧着和普通士兵一样的人,竟然是连长。那连长却开玩笑:「哈哈,不对,作为连长,我还是有点特权的。比他们还好一点,多铺了一层。」

  说完,他还抬起半边屁股,向王文武家的仆人展示一下自己身下的报纸。原来,连长口中的特权,就是比普通士兵多铺了一张报纸。

  王文武家的下人就从来没有瞧见过这样的军队,愣了一下,最后开口说道:「等我回去问问主人家。看看能不能进屋,暖和暖和!」

  那连长摇头说道:「谢谢您的好意,上级规定不得进民房,您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房是不能进的。」

  王文武家的下人有些不能理解,陕西方面那些当官的竟然下这样的命令。最重要的是,这些大头兵竟然真的执行了。

  最后王文武家的下人说道:「那我去看看能不能给你们拿些柴火,你们能生堆火,那样会好些!」

  天气确实是真的冷,群众送些柴火,应该不算违反纪律吧!连长看着四周冻得直打哆嗦的士兵,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连长说道:「那就麻烦您了!」

  下人说道:「这一点也不麻烦。」

  连长说道:「我这表坏了,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下人说道:「这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等我进去看一眼,告诉你怎么样!」

  连长说道:「那麻烦您了。」

  下人说道:「那您稍等。」

  外面这么冷的天,王文武还没醒呢。下人就报给张沐恩。张沐恩觉得现在外面大头兵还没有被冻死的。真要到时候冻死人了,那些规定命令什么不一定能管得住人了。到时候自家大门也顶不了事,给些柴火,让他们呆在外面也好。也就点头同意了。

  到吃饭的时候这下人又想到外面那些士兵天寒地冻的吃些什么。和旁人讨论了半天。最后实在没忍住,打开门,探头出去。

  结果惊得目瞪口呆,那些士兵吃的是高粱面、玉米面二合一的

  馍,还带着冰碴儿;就的咸菜是干豆荚、腌茄子、腌萝卜,喝的是「扎牙根」的冷水。

  王文武家的人给陕西方面的警卫将士总结了四大优点:一不吵闹,二不乱跑,三不进民房,四在晚上站岗不吓唬老百姓。

  大家虽然觉得进城部队挺精神,可和士兵们打交道时,总觉得他们太严肃,用幽默朴实的北京话说,有点「傻乎乎」。当然,王文武知道,这怪不得士兵,入城之前的教育,让他们不敢越雷池半步。

  这些士兵的住处。好在陕西方面那些当官的,也知道士兵不能总是住在大马路的边上。住的问题有了解决办法。

  其解决办法就是。这北平城里谁家还有空房间暂时腾出来,让人住进去。让但新问题又来了。这北平四九城能腾出房子的住家,不是官僚、资本家,就是高级知识分子或其他知名人士。住进这种高门深院的大户人家,对部队的入城纪律是场特殊的考核。

  王文武现在住的地方。地方大,还有不少的空房间。有陕西方面的人上门询问,可不可以让些士兵住进来?

  张沐恩看向王文武。王文武好像是根本就没犹豫一样。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而入住的就是先前睡在王文武家门口的那群士兵。

  有了房子遮风避雨,这些陕西方面的士兵状态比先前好多了。王文武对这些士兵既谈不上热情,也谈不上冷淡。

  那个连长见王文武院子里的垃圾都堆成小山了,这可是带着几个干部士兵捋起袖子就干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一辆一辆卡车过来,用了3个小时,垃圾山被铲平移出院子。看到垃圾山被卡车拉走了,张沐恩立马让人烧水做饭让大家吃喝。

  当然啦,这些们肯定不会接受这顿吃喝,部队有纪律嘛!

  王家的其他人刚开始不太敢和士兵们接近,敬而远之。但慢慢地,他们发现这些***和报纸上宣传的一样,知书达理、文明礼貌。

  王文武那两个新进来的姨娘最爱听战斗故事,很快就和士兵们熟悉了。两个姨娘不停地对王文武说着陕西方面的好话,说:「他们是有文化的军队,是最文明的军队。」

  北平城里除了除了南方政府哪些接受和平协议的人以外,还有许多从东北、华北、西北撤下来的特务,纷纷聚集在北平。

  据掌握的材料,除保密局、军统、中统三大系统的特务外,还有华北「剿总」、「清共先锋队」以及英美间谍等8000余名特务。再加上南方政府北平市党部、hEb省党部、三青团、民社党、青年党等反动骨干分子,特务总数不下1.6万人。

  陕西方面先前入城部队的任务有一项就是是组织群众在前门大街迎接***入城。

  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你想想,先期部队刚接管了政府,还谁都不认识,就要执行这么重大的安保任务,要是混入了南方政府特务,放了冷枪,那可怎么交代。

  为了防止特务搞破坏,入城式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并没有在北平城内广泛宣传。在所有经过的街道,安排在前三排的,也几乎都是陕西方面的地下工作者,青年学生。

  然而,令平津前线指挥部诧异的是,当天虽然有沙尘暴,但老百姓闻讯赶来,不惜在寒风中站立4个多小时,也要一睹***的风采。最终,差不多有一半北平市民参加了入城式。

  当入城式一开始,北平这座文化古都沸腾了。观看入城式的市民、学生和工人们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的各个角落涌向部队将要经过的线路,人们几乎个个手中都拿着小彩旗。

  在前门大街上,装甲车队被欢迎的群众围起来。学生们爬上装甲车贴标语,标语贴完了,就用笔在炮上写。最后,士兵们的身上也被写上了标语:「庆祝

  北平解放!」「欢迎***!」「解放全中国!」

  在西直门城门内,道路两边好多群众在欢迎部队进城,其中有的群众还拿着脸盆,往***的车前洒水。

  北平城内大多是土路,车、马、炮和人走过,会扬起漫天的尘土。老百姓往地上洒水,净水泼街,免得暴土扬尘中***士兵吃到尘土,也看不清***队伍的仪容。

  这些情景都是郭豹跟随季梦涵亲眼所见。南方政府的华北剿总司令与陕西方面达成了和平协议,双方为了维护这来之不易的和平,防止南方政府的特务破坏,在路上对行人进行了严格的检查。

  直到入城仪式之前,郭豹都没有机会回到王文武身边。在此期间,他跟随季梦涵和季家灿完成了不少任务,并被视为地下工作者的一员,参加了陕西方面的入城仪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