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105:一鸣惊人,四方宗高功收徒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06章 105:一鸣惊人,四方宗高功收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105:一鸣惊人,四方宗高功收徒

  第106章105:一鸣惊人,四方宗高功收徒

  唰!

  树林之中,一道人影跌跌撞撞,却速度极快的穿梭于树林中,两边场景飞速后退,衣衫褴褛的人影喘着粗气,手持破碎仅剩一半的长刀狂奔。

  良久。

  嗤!

  刘兴震猛的止住身形,因为受伤加全力狂奔的原因,面孔一红,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随之,他身形有些无力,似是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下来,再也无法支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身体一紧,肌肉收缩,将伤势血水止住。

  刘兴震又吞了仅剩的两颗疗伤药,才感觉稍微舒适了些许。

  只是脸色依旧煞白一片,显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他看了看手中陪伴自己三十多年,此时因挡李云那一枪而崩碎的长刀,原本疯狂的眸子已经被打的清醒过来,不自觉的摸了摸还在疼痛的胸口,喃喃自语道:“真是恐怖的一枪啊。”

  “撼山枪孙长青,呵,活着的时候压的我喘不过气,现在死了,你弟子也要压我!”

  “你真该死啊!”

  刘兴震大骂一声,心中的愤怒杀意并没有消失,反而因为受伤,更加的惊人炽热。

  “杀我儿子,李云,老夫不将你挫骨扬灰,满门灭绝以祭奠我儿在天之灵,老夫便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刘兴震低声着咆哮,心中的汹汹恨意,甚至激发他下了毒誓。

  老目中的浓郁怨毒,几乎喷涌而出。

  “伱总是有家人的,杀不了你,我就将你的亲人一个个暗杀杀死,让你体会失去至亲的感觉…还,”

  “还要动手吗?”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密林中响起,突兀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刘兴震的话语。

  刘兴震瞳孔微缩。

  猛然起身,紧握长刀呵道:“谁?!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刚刚恢复神智,连老夫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密林深处,平静的声音慈祥温和。

  从中缓缓走出一名身穿灰衣,头发花白,身材佝偻瘦小的老人。

  老人面容亲切,普普通通的就像是邻家老人一般。

  刘兴震见到老人,语气稍微松懈:“原来是你,门主。”

  说罢,他有些复杂的的看着王正豪,突然道:“门主,那日晚上,是你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难道不想让我这么做么?”王正豪反问了他一句,刘兴震直接哑口无言。

  “是不是我,又有何意义?”

  王正豪淡淡道,上前两步,眼眸幽深:“你输了。”

  “是,”刘兴震呵的笑了声:“是我小瞧那个李云了,不愧是是踏云无影银龙飞枪的传人,孙长青那个老东西看人也准,早知如此,就不该拿他的东西。”

  “你还想动手么。”

  王正豪只是反问道。

  刘兴震听此,满脸的怨毒愤怒:“为何停手,杀子之仇,若是你你会停手吗?”

  “我会,”王正豪认真的点点头:“若是对血刀门有帮助,我会交给他杀。”

  “你…”刘兴震无言以对,他知道,王正豪会这样做。

  “收手吧,回到血刀门,老夫还可庇护你,此事到此为止,老夫会为你易容,从此以后,再无刘兴震。”

  “不可能!”

  刘兴震怒声道:“区区一个李云,他凭什么让老夫放下一切,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要么他死,要么我死!”

  咔嚓。

  王正豪踩碎脚下的木枝,柔和的眸子突兀间,变得冷漠:“完全不可能收手吗?”

  “你看我都疯了,你觉得我会收手吗?”刘兴震笑道。

  “会,”王正豪一步踏出,如同瞬移般猛然出现在刘兴震面前,语气淡漠:“因为我会现在就杀了你,提着你的脑袋,去告诉李云,解释一切,我会扮演被你欺骗,什么也不知道的身份,这就是你最后的用处。”

  “老夫给了你机会,你没有把握住,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要动手?”

  空气仿佛凝固下来。

  刘兴震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五六步距离的王正豪,感受到对方毫不掩饰的冷漠杀意,心中冰冷,身形紧绷,犹如面对着洪荒猛兽,想要本能的逃命,但刘兴震死死的制止住这种感觉。

  五六步的距离,于王正豪这种武人而言,与咫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逃,必死无疑,但……

  “哈哈哈!!”刘兴震突然放肆的大笑。

  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王正豪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刘兴震如同疯狗一般的疯狂大笑,甚至笑的咳嗽。

  “咳咳咳!!!”刘兴震指着王正豪:“你啊!果然孙长青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为了你爹的血刀门不顾一切,哪怕亲人全死也在所不惜的冷血动物!”

  “给你一个机会。”

  王正豪打断了刘兴震,眼底闪过一抹幽光:“随我去一个地方,帮我试探一个人,试探完毕后,老夫帮你杀了李云。”

  “哪里。”

  “去吗?”王正豪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道。

  刘兴震没有犹豫:“去!”

  “好,”王正豪露出一抹笑容,抓住刘兴震,运行轻功,消失于密林之中。

  一盏茶左右。

  王正豪带着刘兴震来到一处断崖河流间,风景极美,并未因为天气原因而结冰,一片雪白中,河流自断崖飞轮而下,瀑布落去河流,溅起水花。

  两边的枯树像是被某种怪物摧毁了,大片大片的枯树被切割开,雪地满是沟渠坑洞。

  而河流中间,刘兴震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道人在河流之中,禁闭双目,犹如死人。

  见到老道人,刘兴震瞳孔一缩:“这是四方宗的那位?”

  “王正豪,你想干什么,贸然来此,你不怕被四方宗的人发现吗?”

  王正豪淡淡道:“他与孙师弟一战后,似乎走火入魔了,四方宗不敢派人接近,因为一接近就会被他无差别杀死,至于四方宗能否发现我,老夫好歹真气高手,他们凭什么发现我。”

  “所以。”

  王正豪指向河流之中的老道人,平静道:“莫要废话,试探他,我就帮你。”

  “一言为定!”

  刘兴震一咬牙,不顾内伤伤势,猛然冲出,速战速决。

  就在二者距离不过一米时,河流中的老道士猛然睁开眸子,那双眼睛,血红如鲜血。

  ………

  翌日。

  李云出名了,彻底一鸣惊人。

  以二十之龄,疑似劲气境界,硬生生将成名几十年的资深劲气武人,血刀门长老刘兴震打的重伤遁逃。

  这般战绩,仅仅一天时间便瞬间点燃了整个华阳县武林。

  华阳县里,能够重伤甚至打死刘兴震的人不少,但能够在二十岁的年龄,将一位成名数十年的劲气老前辈打的遁逃,一个也没有。

  包括所谓的一龙二麒。

  一时间,有关李云的所有信息资料摆上了各家势力掌舵人的桌前。

  仅仅二十年纪,便有了劲气实力,这番天赋,简直可以说是骇人听闻。

  因此,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一堆势力的人找上门来,想要将李云招揽进各自势力之中。

  各个三流二流门派上前送礼混面熟,一流势力的紫霄剑派、金凤门、铁石门一一派人上前招揽,甚至连血刀门都厚着脸皮跑了过来。

  一个大早,李云可以说是烦不胜烦,好不容易将各个势力代表搪塞送走。

  王家的人又带着一堆礼品笑容满面而来,李云见此,毕竟与王家关系尚可,炼脏丹也是从他们那儿获得,虽然心中有些烦,但刚和其他势力的人喝完茶,不可能就将王家的人打发走。

  所以便开门迎接几人。

  “李兄弟,厉害啊!”王景成笑容满面,脸都快笑开了花,他只与长老两人过来,两人手里都拿着大包小包的,就像是逢年过节串门的亲朋好友。

  “厉害个什么,让各位看笑了,请进。”

  李云摇摇头,侧身让二人进入院子里。

  三人走进院中,坐下,王景成感叹道:“早知李兄弟非池中之物,但竟没想到,李兄弟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的实力,想那刘兴震在华阳县中成名三十多年,享有疯刀之名,竟被李兄弟打了重伤遁逃。”

  “二十岁的劲气,真是吓人,昨天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还有些不信呢。”

  王景成感慨着道。

  边上的张老神色也有些复杂。

  二十之龄,这般的天才妖孽,真是恐怖,二十入劲气,恐怕也只有府城那些大势力精心从小培养的天骄才可相比了。

  他原以为李云这个传人,要比孙长青当年弱的多,毕竟绝大部分情况里,一代不如一代才是事实,可没想到,是远远超过。

  李云只是沉默着。

  摇摇头:“还是弱了,没有将刘兴震那个疯子杀死。”

  说着,他自嘲的笑了笑,指着空荡荡的院子:“王老哥你看,为了防止刘兴震那个老疯子暗杀,我将家中妻子和下人都送远,这又有什么好骄傲的。”

  “这…”王景成看了看周围,哑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便将手上包装好的物事放在了桌上:“李兄弟,你受了些伤,我和张老从家中拿了些上好的药材和丹药,或许对你有帮助。”

  “多谢两位,”李云见此,抱拳。

  “小事一桩罢了,咱们什么关系,”王景成摆摆手,哈哈笑着。

  李云摇摇头,突然开口:“王大哥的情报渠道应该很多吧。”

  王景成颔首,颇有自傲的笑道:“尚可,尚可,我王家并没有成型的情报势力,只不过毕竟家里开了很多酒楼酒馆,手下人一多,加上一些客人喝醉了喜欢吹牛,所以一般而言,华阳县大部分的小道消息,只要我想,便会很快知道。”

  “这样么。”

  李云蹙眉,思索片刻后道:“那么还请王大哥帮忙,寻一下刘兴震的踪迹。”

  王景成听此,神色一正,一口答应下来:“行,此事交给我便是。”

  “一有刘兴震的消息,我立即派人告诉你。”

  “多谢。”

  “那么…”李云看向张老,嘴唇抖动想要开口,但眼神变化之际,还是收了这个心思,闭口不言。

  张老看出李云对自己欲言又止,蹙眉问道:“李小兄弟,有何事问老朽么?”

  “是有一件事,不知张老修为如何?”

  “炼脏,”张老没有隐瞒,直接开口。

  炼脏么…

  李云听此,眼中闪过一抹遗憾。

  边上的王景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笑着接话道:“李兄弟你可莫要小瞧了张老,张老在十多年前好歹生出过气感,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突破,但凭借着出神入化的武功还有一些招数,也是可以对劲气武人有着威胁的。”

  “呵呵。”

  张老闻言,笑着摆手:“老爷真是笑话老朽了,炼脏再强,又如何能够与劲气武人争锋?不过顶天有个十多招的力量罢了,再者说,老朽当初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获得的气感,更别说突破了,真要突破,什么都不知,也是死路一条。”

  说罢,他看向李云,好奇道:“李小兄弟,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李云摇摇头。

  张老无奈:“好吧。”

  “咳咳,”王景成在边上喝了口茶,极有眼色见李云皱眉似乎是在思索问题,便起身抱拳道:“李兄弟,我们拜访的也差不多了,便先行离开一步,有事可随时找我,义不容辞。”

  “好,我送你们,”李云点点头,将二人送至门外,直至彻底离开过后。

  彭。

  重重关上院门。

  似是用力有些大了,李云忽的感觉胸口有些刺痛。

  扒开黑衣衣领,胸口,白色的绷带出现了些许红润血迹,伤口崩了。

  伸手抹了一下绷带,李云抬手看着食指上的血液,眼中闪过阴翳冷色。

  胸膛上有三道刀痕,都是刘兴震用刀砍出。

  那老东西刀法并不花里胡哨,直来直往大开大合,唯一的一个强点也是极强点便是快,突破的速度加快,差点险些让李云丧了命。

  最深的一道刀痕,距离心口,入了将近一寸,若不是自己骨骼强横,自己此时已经是极重伤势,那还能站在活蹦乱跳。

  如此惊险的一战,让李云更是觉得名声名气,对他而言都是负担。

  比起所谓的名气,李云更想拥有实力。

  与刘兴震一战,李云深刻的意识到了何为劲气,也知晓了为何孙老告知他,在未突破劲气时不可与劲气武人争斗。

  回想先前,刘兴震双手之间的白色气雾,以及某种让力量聚集一个点的手段,此时想想,都仿佛还有些心悸。

  那玩意儿,应该便是所谓的劲气,真劲?

  确实很强,刀也很快。

  自己,还不够强啊。

  李云深呼吸一口,撕开衣领,将绷带拆开,随手拿起桌上的药,在深深的血痕上洒了过后,重新扎上绷带。

  他刚刚询问张老,便是想从其口中得到如何突破劲气,但得知对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获得的气感,李云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目前而言,如何突破劲气境,依旧是个问题,信息量太少。

  这让李云开始思考,是否加入一个势力,得知突破劲气的诀窍。

  但…

  李云对加入势力并没有太感兴趣,自己武功不缺,又为何要加入势力,寄居他人之下呢。

  华阳县的三个一流势力他看不上,顶尖势力血刀门李云绝不可能加入,若真要加入,李云或许可能会选择同为顶尖势力的四方宗,不过听说四方宗的道士规矩很多,所以这个念头刚升起便被打灭。

  不过此事还是需要解决的,他早晚会突破劲气,届时还是需要想法子,目前来看,有关如何突破劲气境的诀窍资料等,似乎被各大势力所把控。

  让王家帮忙,估计也毫无用处。

  难难难。

  李云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却是突然脑海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的棋圣楼。

  现在自己刚刚突破炼脏,尚有进步空间,不如多获取词条,提升战力。

  一边获取词条,一边寻找如何突破劲气境的诀窍信息似乎也还不错。

  正当他想着,理清之后的路线时。

  突兀李云察觉到身后传来一缕缕微风。

  李云猛然转身,右拳随着身体转动,全力爆发,摆拳打出,彭!

  空气爆炸,飞雪溃散。

  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面带笑容,轻松的躲过这一拳。

  “李小友,伤势未愈,最好还是莫要用力太大,否则伤口会崩的。”

  李云面色冷漠:“阁下是。”

  这道士实力很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院子里。

  要么劲气境武人,要么轻功高到了一个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四方宗。”

  “流星道人。”

  中年道士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来历,说着,摸了摸胡须:“来山下没多久,便听闻县里出现一个年轻高手,说是天赋都快比肩清风了,贫道便特地来此看看,久闻不如一见,李小友倒确实一表人才,精气神充足。”

  李云瞳孔微缩,抱拳:“原来是四方宗的高功。”

  “只是阁下不问便进入我家中,似乎有些过分了。”

  “我辈修道者,从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在意,也是因为他人不错,”流星道人淡淡道。

  眸子肆无忌惮,上下打量着李云。

  目光视线极具侵略性。

  不像是看着一个人,倒像是看着一个物品。

  “你很不错,”几个呼吸后,流星道人点点头,一甩手中拂尘:“我意收你为徒,可愿拜我门下?”

  流星道人平静的注视着李云。

  今天状态很不对…更不动了。

  我等下再写写,争取再写三千,可能有点晚,没办法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