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108:所谓的生命危险,让人恐惧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09章 108:所谓的生命危险,让人恐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9章 108:所谓的生命危险,让人恐惧

  第109章108:所谓的生命危险,让人恐惧的真相

  嗡…

  长剑发出不堪重负的嗡鸣之音,因极快的速度冲刺却骤然停止,导致剑尖一小截出现极速左右小幅度颤动。

  李云两根食指,就像是铁钳子般,牢牢的夹住周向南的长剑,长剑剑尖,距离自己的肩膀只差一寸,可这一寸,看似很近,却犹如天地之间的距离,难以跨越。

  周向南表情微变,想要用力前刺,发现李云丝毫未动,瞬间明悟二者之间的力量差距,立即用力向后爆退,想要借助后退的力量拔出长剑。

  砰。

  李云松开两根手指。

  周向南力量用的太大,更没预料到李云会突然松开,以至于重心微微失衡后退几步,背部靠在墙壁。

  “力量不错,可再大的力量没有技巧,也不过莽夫,再来!”

  周向南大喝一声,长衣飘动间,一步踏出缩短二者距离,手腕转动,顷刻间,手中的长剑犹如孔雀开屏,划出一圈银白。

  长剑划完,猛然横斩而出。

  李云半退一步,躲过这一剑。

  周向南眼眸亮光闪烁,抓住机会立即乘胜追击,手中长剑极速前刺,一个呼吸间,刺出数十剑。

  密集的剑光冷风扑面,李云运行踏云无影的步法,小范围在空间里挪移。

  嗤…

  肩膀衣服刺出一道缺口。

  “好剑法,”李云赞叹一句。

  “拿起你的枪!”周向南大吼一声,脸色有些难看,这剑刺完,收剑朝后一甩,长剑飞起,然后垂直落下恰好插入剑鞘之中。

  收剑,大步冲入,一肘撞向李云胸口。

  李云表情不变,抬腿膝撞顶了上去,巨大的力量将这一肘顶的失去架势。

  周向南脸色大变。

  呼!

  正想变招,却是感觉头发向右飞扬,李云一个巴掌拍来,惊人的掌风吹动的他心神大惊,连忙收手双臂侧挡。

  砰!

  大掌呼在了周向南的双臂上,巨大的力量传导而出,周向南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全力奔跑的巨象撞到了一样,整个人重心顿时失衡,向侧方连连后退五六步。

  他神色有些恍惚,双臂此时全是麻木,这是什么非人的力量?

  深吸一口气,周向南不服输,再次冲向李云:“我不信!”

  李云看着头铁的周向南,甩手就是一掌击出。

  砰!

  拳掌相撞。

  周向南顿时如破布袋般倒飞出,撞倒桌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茫然。

  李云看了看周向南懵圈的神情,又往他身上插了一刀:“剑法不错,拳法一般,力量更是小的可怜。你我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用剑吧,至少你不会输的太惨。”

  他的实力早就超越了炼脏这个层次,甚至足以重伤压下资深的劲气武人刘兴震,就算不用银雪枪,光凭身体素质哪怕只是赤手空拳,也足以打败这些持兵器的炼脏武人,因为相差实在太大。

  “用剑?伱在羞辱我?”周向南闻言愣了下。

  【你触发中级羞辱】

  【你获得绿色词条——步法精通】

  嗯?居然这都能触发羞辱获得词条。

  李云有些惊讶,看向脸色铁青的周向南,沉吟片刻道:“没有羞辱你,我只是陈述事实,用剑吧,至少让我看看紫霄剑派的花样。”

  “你!”周向南俊俏的面孔瞬间通红一片,但他还是没有怒气冲天拔剑相向,反而极为不服的再次冲向李云。

  “还来?”

  李云双目眯起,决定给周向南一个难忘的回忆。

  二者距离不过半丈时,周向南突然脚步挪移,极为巧妙的绕至李云左侧,步法鬼魅,让李云都微微一惊。

  啪!一声爆炸响动。

  李云甩拳打去,落空,拳风将棋盘吹出半米远。

  周向南险之又险的躲过这一拳后,贴身以李云为中心,环绕至李云背后,见如此轻松,心中大喜,嘴里冷声道。

  “你太自负了!”

  “哦?是么?”

  李云淡淡一笑,身形闪动间,周向南猛然瞳孔放大,面前的李云竟已不见了踪影!

  啪!

  一只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沉重的力量,就好像自己背了一座山一样。

  周向南侧头看去,原本在自己面前的李云,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背后。

  “步法有些意思,但也仅仅只是有意思,”李云笑眯眯的道:“你刚刚那步法叫什么。”

  “九罡步。”

  周向南脸色难看的回应一句,拍开李云的手掌:“我输了。”

  【你触发低级羞辱】

  【获得绿色词条——身形矫健】

  李云见又获得一道绿色词条,心情都变好了一些,闻言摆摆手,破天荒的安慰对方:“不是你的问题,是你不应该寻我做对手,其实你剑法不错,我赤手空拳状态想要拿下你,还是得用个三四招。”

  三四招…

  周向南懵了下,见李云无比认真的表情,一向骄傲的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力。

  这样的感觉,好像遇到了清风那个该死的道士一样…

  “罢了,”周向南摇摇头,散去内心的不爽,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燕儿,语气有些凝重的道:“李云,我是来救你的,有些事,我需要和你单独谈谈。”

  救我?

  李云想了想,对着三人挥挥手,让燕儿三人离开过后,李云伸手指向椅子道:“坐吧。”

  “嗯。”

  两人相对而坐,李云为其倒了杯茶,目光毫无波澜,犹如平静的湖面,淡淡的注视着周向南的面孔,试图看透对方的心思。

  哒…哒…

  屈指轻叩桌面,两下过后,李云开口道:“你我素不相识,我们似乎从未见过面,也并没有什么交情,关系不过是两个陌生人罢了。若不是我出了名,你根本就不会认识我,所以谈何救命?”

  李云不相信一个陌生人,会没有任何原因帮助他,天上掉馅饼掉好处这种事,只会是陷阱。

  “不一样。”

  周向南摇摇头:“你杀了刘子贵,还重伤了他那个爹,光这一点,我就应该救你。”

  “刘子贵?”李云手指微动:“你在说什么?”

  “刘子贵不是你杀的么,不然为何刘兴震发了疯的杀你,之前刘兴震发疯杀人,可从来没有那样的疯狂,所以我猜,多半刘子贵是你杀的。”

  周向南喝了口茶,轻轻道:“就当刘子贵不是你杀的吧。”

  “总之我很讨厌刘子贵这个人,他杀了我的朋友,当初比武时,刘子贵明明能够放过他,可刘子贵还是痛下杀手。”

  说到此,周向南眼中杀意浓郁,呼吸重了起来:“我早就想杀了刘子贵,还有他那个放纵他的爹,我想为我朋友报仇,可我做不到!”

  “换句话说,你帮我完成了我的执念,然后,我也来帮你了。”

  周向南诚恳的看向李云。

  “你的那个朋友,是当初的一龙二麒之一的那位散人?”李云并没有相信对方,只是反问道。

  “是,”周向南点点头。

  “我还是不理解。”

  “我不需要你的理解,我只需要无愧于自己的心,与我的君子剑就行了,”周向南轻笑一声道:“总之,你确实是有着生命危险,轻则心智损伤,重则死亡,若是不信,你摇头我立马就走。”

  “哪里的危险?”李云问道。

  周向南将茶水一饮而尽,起身:“多说无益,我说再多你也不会相信我,不过随我去一个地方后,你就知道你处于一个什么境地了。”

  “去哪?”

  “紫霄剑派!”周向南笑道:“去么?”

  “希望你没有欺骗我,”李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周向南,起身拿起银雪长枪:“带路。”

  “哼,欺骗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去了,一切你都会知道。”

  周向南冷哼一声,很烦李云不相信自己人品的感觉,背负双手,大步迈出房间,李云也紧随跟上。

  “李公子,您去哪里?”房间外的燕儿见李云离开,连忙问道。

  李云停住脚步,看了眼燕儿,随口道:“和朋友出去一趟。”

  话落,不再多看燕儿一眼,与周向南一同离开棋圣楼。

  燕儿看着两道身影消失不见,可爱俏丽的面容满是阴翳冷色:“两个冷冰冰的冰块!”

  “你们两个给李棋士的房间清扫一下!”她指使两个棋童。

  “是。”

  两个棋童连忙点头,别看燕儿同样是棋童,但她的身份地位可不一般,几乎只在楼主之下。

  燕儿则靠在墙上,越想越气。

  走上顶楼,冲进了裴娘子的房间之中。

  此时,裴娘子还躺在大床上,懒惰的像一只大白猫,蜷缩着诱人的身子,正捧着一本古书,脸颊微红的端详研究。

  “别看黄书了!”燕儿见裴娘子无心无肺的样子,心中烦闷,小手将裴娘子手里的古书没收。

  “诶!这可是珍藏版。”

  裴娘子惊呼一声,看着燕儿气鼓鼓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玩味道:“你受了气,别撒在我身上啊,怎么,还是没有将我们的李棋士斩于马下?”

  “砍不动!那家伙和紫霄剑派的周向南一样,像是对女色无感,老娘这几天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让李云有感觉,太离谱了!我都怀疑我练的魅功对他无用!”燕儿银牙紧咬。

  “你说错了,周向南不同,他是小时候因那个老女人的原因,产生了对女子的恐惧,而李云据我所知,他是有妻室的,目前是金凤门门主的亲传弟子,所以李云与周向南不同,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裴娘子摇摇头,否定了燕儿的猜测。

  轻笑一声,屈指轻弹了下燕儿的额头:“不是我们的魅功对他没用,是你的功夫还没到家呀,明白了吗,傻燕儿。”

  “不管了!”燕儿拍手打了下裴娘子的手,神色阴冷:“我最后孤注一掷,要是还不行,这个家伙我不要了,裴娘子,你去给他拿下,以你的功力,全力施展下,我不信他受得了!”

  “不了吧,我不喜欢他,”裴娘子闻言摇摇头。

  “裴娘子,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燕儿突然开口,语气认真起来:“你是圣女,而三大圣女中,除了你以外,另外二位都已经控制了各方势力的高层,抽取的色欲,已经开始超越你了,继续长久下去,你觉得你还会有现在的地位吗?莲花会放弃你,神明也会放弃你。”

  “裴娘子,你不能继续任性下去了!”

  燕儿声音冷了下来:“总之不管如何,这次我要是再失败,裴娘子你必须出马,将李云控制。”

  “李云这人虽然性格不怎么好,但天赋极强,甚至堪比四方宗的那个清风,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是不抓住…”

  “嗯,我知道了,莫说了,”裴娘子挥挥手,翻了个身继续躺着,任凭燕儿在后边唠叨,她也没有回话,只是紧紧抿着嘴唇,美目复杂,眉头紧锁着陷入沉思。

  ……

  “喝!”

  “哈!”

  “刺剑!手先放松,你做错了!”

  冷风吹拂,广场之上,一众紫霄剑派弟子正在练剑,一名中年汉子单手持剑,脸色严肃的教导着弟子剑法。

  周向南作为紫霄剑派宗主之子,地位非凡,很轻易的就将李云带入了门派内,他领着头,边上跟着李云。

  他见着李云在打量着不远处的弟子练剑,随口道:“莫看了,这些东西只是表面上罢了。”

  “什么意思?”

  “跟我来。”

  周向南摇摇头,带着李云走过宽敞的广场,又走过了几道小路,最后来到紫霄剑派的一片建筑区域。

  小院接连,一座接着一座,彼此相隔五六丈。

  “这里是紫霄剑派的中高层居住的地方,发现了什么吗?”周向南停下脚步,笑容冰冷。

  李云皱眉,四处观看,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只是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女子娇喘之音。

  约莫是一对男女白日那啥罢了。

  “听到了吗?这个声音。”

  周向南眼神复杂。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李云反问道,他并没有感觉出有什么问题,大白天那啥,他又不是没有做过,这不是夫妻之间极为正常的生理需求?

  “呵呵,你跟我走,多听听便知道了。”

  周向南摇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朝前行走。

  李云跟上去,静心凝神,耳朵微动,以便接收更多的声音。

  到了他这等境界,身体素质强的不像话,五感也极强,此时静心凝神专注听觉下,顿时大片的声音涌入耳中。

  那些密密麻麻的淫乱声音,只是一想便让人气血躁动的碰撞以及女子喘息,让李云神色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难看。

  “听到了吗?”

  周向南张开双手,指着一个个院子,表情平淡声音却极其冷漠:“这就是现在的紫霄剑派,外表金玉其外,实则败絮其中。”

  “中高层,已经腐败的不成样子。”

  “在这里的每一个执事,乃至长老,全都成了女人的囊中之物,沉迷于此不可自拔,沦为走狗。”

  “包括…”

  “我的父亲。”

  还在写第二更中,加班加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