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130:流水四境,真相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31章 130:流水四境,真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章 130:流水四境,真相

  第131章130:流水四境,真相

  气劲似水,刚柔并济。

  八个大字被重点标注的写在册子上,翻开册子,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最为瞩目的八个大字。

  这八字,应该就是流水劲的总纲。

  有点意思。

  李云挥挥手,让下属离开后,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开始细细翻阅阅读这门流水劲。

  流水劲作为流水门的镇派武功,其实名不其实,这门武功在对实力的提升上,远远不足以当做镇派武功。

  不过也并不是说它没有优点,它的优点就是与其他劲气境的武学出现偏移,专注于控制劲气,不然李云也不会花费时间来流水门。

  书页翻动,全身灌注的吸收书中信息,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李云若有所悟:“是将劲气,比作为水?”

  看了大半,李云已差不多明白了流水劲这门武功了。

  就是将劲气犹如比作水般,刚柔并济。

  但,其他武人劲气淡薄,比作为水确实没什么,比作为雾都可以。

  只是自己的劲气,随意拿出一些,都是一大团,怎能比作为水,比作为球还差不多。

  可以说,自己连第一步都做不到。

  心中有些烦闷,想了想,还是面前按耐住有些急躁的心,继续翻阅。

  流水劲这门武功,第一步就能打退自己,继续看下去已经是没有必要。不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或许看完有着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二十多个呼吸左右,李云翻至最后一页。

  上面相较于之前字数稀疏的几页而言,这一页,密密麻麻的都是文字。

  李云目光微凝,仔细一个字一个字的观看,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找到了!”

  “流水劲,就是我需要的武功。”

  李云深吸一口气,目光满是喜悦之色。

  这流水劲,前后几乎可以算是两门武功,前者是给后者的阉割版本,而最后一页的武功,才是真正的流水劲。

  只是要求太难,难度太高!

  最后一页记载了创造流水劲这门武功,约莫两百年前的一位武人。

  这名武人天生气血极其强盛,与李云类似,突破劲气过后血气凝聚劲气,直接一飞冲天,有着同境武人的十五倍劲气,而在他之后十年,不断的提升,劲气更是提升至了二十五倍。

  凭借着极为恐怖的劲气总量,此人与李云一般,以蛮横之力在一府之地都闯出了名声,被江湖称为——无量气。便是以体内劲气犹如无穷无尽之称。

  然而这位无量气,在人生鼎盛时却是被一名真气高手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击败。

  自此,无量气退出江湖,隐居小村落里,与那名真气武人交手过后,他才知道真气高手的强大之处,自知天赋不足无法突破真气,这位无量气便在之后的生命里,苦心研究如何控制劲气,最后花费三十年的功夫,以身体重创一命呜呼的代价,创造出了这门流水劲。

  流水劲的阉割版本,需要很多道修炼方式,但最终的流水劲,实际很简单。

  只需要打架。

  对,仅仅只是打架,仅此而已。

  按无量气的说法,便是如他这类天生气血惊人的武人,一旦突破劲气后劲气量会膨胀至常人十倍乃至十五六倍。

  很强,但后果就是因为劲气的磅礴导致不好控制劲气,也断绝了突破真气的希望。

  因此,他苦心研究三十年,最后发现,只要按照一种特定的方式,让他人攻击自己的劲气,劲气就会不断的凝聚凝实,最后质量变高,数量变少,以此达到控制的目的。

  看起来似乎很玄乎,很不可思议。

  但李云觉得,或许自己可以尝试。

  若是不行,再寻他法即可。

  流水劲有四层境界,第一层为凝水,第二层为化水,第三层为柔水,最后一层,既是流水劲的至高境界,也是无量气的预想境界,名为刚流,按他所说,抵达刚流层次,他们这些劲气强大的武人就有了进入真气境的资格。

  而修炼流水劲,需要一种特质的丹药,名为流水丹,说是可让劲气被鞭打时,药用让其产生凝聚。

  关闭册子。

  李云心念微动,丝丝缕缕的大片劲气犹如雾气升腾一般自身体中激发而出。

  身体开始膨胀,隐约可见,劲气开始迅速凝聚,形成龙状。

  “叔叔~”

  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李云面色不变,将劲气收回,身体恢复原状,小柔正端着一碟精致的菜肴,小脸被熏的漆黑的跑了过来。

  “叔叔,你尝尝?这是我刚学会的浓汁土豆排骨。”

  “额,你怎么开始学做菜了。”

  李云神色古怪的道,自从那天小柔说想要给他生个孩子过后,小柔好像就变了,原本天天在金凤门练武,如今一天里却大半时间都在陪伴自己,小部分时间用来练武。

  这种变化,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有小柔陪伴,确实在家也舒服了些许。

  小柔夹起一块裹满了浓稠汤汁的排骨喂到李云嘴边:“你吃嘛。”

  “好好好。”

  李云张开嘴巴吃下排骨,味道不错,连骨带肉嚼碎吞进肚子里。

  小柔见此满脸喜悦:“我还在里面加了很多壮阳的药材,听说这些药材混合,可以对生孩子有很大的效果。”

  “你觉得有用吗?叔叔,感觉小腹热不热?”小柔满眼期待的盯着李云,将菜肴放在桌上,抓起李云的大手:“要是你感觉不舒服了,我准备了叔叔你最爱的衣服。”

  “咳咳!”李云差点被口水呛到。

  咋感觉自己成种马了。

  摇了摇头道:“没感觉。”

  他并没有准备生孩子,至少现在是。

  如今局面并不稳定,大雪连天的,又有雪神这些暗中的恐怖存在,他哪里有心思生孩子,至少也得等局面安稳下来再说其他。

  “好吧,”小柔有些遗憾,不过她很快就提起精神了起来:“一定是我药材放的少了,叔叔你等我会儿,晚上我做菜!”

  话落,小柔便摸了一把脸上的黑糊糊,亲了李云一口,转身跑走,看起来,她是乐在其中。

  见此,李云也就放心了,摸了摸脸,看了看手指的些许黑色,又看着小柔的背影,李云心中说是无奈,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仿佛又回到了大半年前,小柔撅起屁股,脸蛋黑糊糊的时候,那时虽然吃不饱穿不暖,但还挺温馨的。

  心中笑着,李云忽的开口:“黑一。”

  两个呼吸后,唰。

  面前出现一位半跪在地的黑衣武人,身材并不强壮,甚至可以说普通。

  “主上!”黑一半跪在地,抱拳低头。

  李云低头看着这名武人,此人是裴娘子势力中三位劲气之一,武力最为厉害,三人完全被裴娘子控制,从强到弱分别名为黑一黑二黑三。

  “从今天开始,你隐藏于夫人的周边,保护她。”

  “是,主上,”黑一没有犹豫。

  “另外,”李云拿起册子,将最后一页撕扯下来,递给黑一:“你去一趟棋圣楼,先将这张纸交给裴娘子,让她在两天内将上面的流水丹配出。”

  “去吧。”

  “是。”

  黑一接过纸张,运行轻功,两三个呼吸之间,不见了踪影。

  李云见此,吐出一口浊气,半躺在椅子上,目光恰好能够看到房檐。

  整个院子,乃至街道,已经被他改造的不成样子。

  可以说这里,便是他的大本营,高手如云,除了黑三在棋圣楼那边以外,两名劲气以及绝大部分炼脏武人都在周围。

  极其安全。

  可以说,没有他的旨意,哪怕是蚊子都飞不进来。

  “力量,权利,都是我保护家人的工具,”李云轻声自语,目光幽深。

  ………

  寂静无声,左右贴了白色封条的大门前,流水道人一身灰色道袍,目光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周围,若是此时有人在边上,可以隐隐约约闻到这位道人身上的些许血腥味。

  “这是?贫道走错了?”

  流水道人还有些疑惑,后退几步,看了看挂在大门上的牌匾,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流水门。

  “贫道没走错啊。”

  “古怪。”

  眉毛一皱,流水道人身形闪烁,进入流水门里,十个呼吸后,再度回到远处,目光有些冷意。

  “贫道出去饱餐一顿美食,流水门就被衙门的办了,倒是有些意思,最不该的是,里面的血人竟然都不见了踪影。”

  流水道人表情冰冷,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道,道长?!”

  一道惊讶的声音自右侧响起。

  流水道人转头看去,便见之间见过的那个长老骑在马上缓缓而来。

  目光微眯,身形不见踪影。

  马上的孟长老正疑惑,突然感觉自己喉咙被抓住,随即眼前一花,恢复过来时,自己已被流水道人单手抓住。

  “道,道长…”孟长老有些感觉窒息。

  流水道人松开大手,指着流水门冷声道:“告诉贫道,为何流水门成这样了,你们莫非没有上下打点关系不成?银子全进了你们口袋?”

  孟长老闻言一愣,看向大门,见到封条,脸色瞬间大变:“这…这?”

  “这是怎么回事!!”

  孟长老大惊失色。

  流水道人见此模样,眸子微眯:“你什么都不知道?”

  “老夫不知,道长,您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孟长老焦急的道。

  流水道人摇摇头,轻声道:“贫道若是知晓,我不会问你了。”

  “既然流水门已经完了,你们的价值已经烟消云散,不如为贫道做出最后一番贡献吧!”

  流水道人满脸嗜血,大手抓住孟长老头颅,声音无比的冷然。

  “恰好贫道还没有吃饱,血人跑了,就由你来当贫道的餐后甜点吧。”

  话落,用力一声,咔嚓脆响。

  头骨碎裂。

  孟长老头骨被硬生生抓碎,身体瘫软,流水道人顺势抱起尸体,缓缓走入一处无人小巷之中,不久,一声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小巷之中响起。

  十多个呼吸过后。

  流水道人缓缓走出小巷,面带微笑,轻轻一甩拂尘,拍了拍自己身上的些许灰尘。

  他的面色,似乎更好了一点。

  “炼脏武人,还算不错,可惜太老了,血气比正常炼脏武人差了些,勉勉强强吧。”

  流水道人轻声细语的点评着,说罢还很不满足的摇摇头:“可惜可惜,好不容易下山一趟,本想多多美餐一顿,恰好为我主奉上血气珍馐。现在看来,怕是不行了。”

  “流星这个家伙真是废物…也不知带着贫道女儿去了哪里。”

  “罢了,还是去看看那个老东西什么情况再说吧。”

  流水道人说罢,运行轻功,如鬼魅般闪烁,冲出无人街道,窜入人群,极致的速度只让人眼前一花,带起狂风,引起行人惊呼。

  一路上,流水道人没有丝毫的停止,也无所谓撞不撞死人。

  在华阳县里,自孙长青重伤离开后,四方宗就是华阳县的神,哪怕是衙门官府也得低上一低。

  自然而然,四方宗之人行事无所顾忌。

  半炷香左右。

  流水道人抵达断崖河。

  断崖瀑布,溅入河流。

  流水道人背负双手,站在一颗枯的如同骨骼的大树树顶,目光淡漠的看着溪流之中,那道盘腿而坐的身影。

  若是不看其面貌,其道袍飘飘,长发后扬,倒还真有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坤极…”流水道人目光有些凝重。

  坤极此人,一直以来都是四方宗的擎天巨柱,但这人心思狠毒毒辣,将四方宗视为己有,疯狂的压迫门人以提升自己的力量。整个四方宗,除了少数几个顽固的老东西以外,其他人都想让坤极去死。

  包括流水。

  此次下山,便是宗主为了以防万一。

  心念微动,流水道人抖出一颗早已准备好的石头,石头顿时飞射而出,精准砸入坤极面前水面,溅起大片水花。

  与此同时,流水道人身躯紧绷,准备随时离开。

  然而坤极并没有反应,依旧盘腿而坐,脸色静谧。

  “这老家伙,莫非是死了?前段时间还那么的凶。”

  流水道人眉毛皱起,沉思片刻,还是飞跃而下,靠近坤极。

  别人害怕坤极,他可不怕,自己早已经不是当初了。

  就算敌不过坤极,至少逃跑,流水道人很有信心。

  脚尖落地踩在雪地上。

  呼呼!

  忽然一阵狂风吹拂而过。

  吹动的一处树林白雪飞扬。

  流水道人皱眉看去,目光却是突然收缩。

  “这是?!”

  还有一更,兄弟们来点月票吧,好单机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