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135:真气奥秘,武道真功!断绝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36章 135:真气奥秘,武道真功!断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6章 135:真气奥秘,武道真功!断绝

  第136章135:真气奥秘,武道真功!断绝希望?

  裴娘子娇躯一紧,正欲开口。

  李云侧身看向这位青年道人,礼貌笑道:“这位小道长有礼了,我们只是不小心上的山,准备这就离开。”

  “不小心?”年轻道人愣了下,目光深深的上下打量着李云,最后甩袖转身:“既然如此,便速速下山吧,四方宗是不允许外人进山的,若是你们被执法弟子抓住,少不了一顿质问,离开吧。”

  话音落下,年轻道人便直接离开了。

  李云见此,收回目光,心中松了口气。

  差点,差一点他就没有绷住。

  否则的话,又得动手再杀一个人了。

  “这个道士还挺好的,”裴娘子在边上,摸了摸身后斜背包裹着黑布的银雪枪,轻声细语的道:“只是奴家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她皱眉思索着,思索着脑海中的信息,这些日子她满脑子都是李云,睡觉也在想李云,有关其他人的样子,已经快忘的差不多了。

  裴娘子忽然灵光一闪,想了起来:“那个道人,好像是一龙二麒中的那条龙,四方宗宗主亲传,未来的四方宗宗主,清风。”

  “一龙二麒?”李云摇摇头:“也就那样,下山吧。”

  他的实力,早已不是这些年轻一辈的所谓一龙二麒能够碰瓷的了。

  超越同境武人的身体素质叠加三十倍的劲气数量,已经让他在劲气境,真劲透劲之中无敌。

  目前整个华阳县内,除了如王正豪坤极这种没有交过手的真气武人让他有所顾虑以外,其余人,不过尔尔。

  “是,主人,”裴娘子轻轻点头,跟在李云身后,快速下山。

  也就在李云等人下山过后。

  刚刚的地方,原本已经离开的年轻道人去而复返,负手,目光幽幽的看着那两道极速消失的背影。

  “这二人,果然有问题,”清风轻声自语,却是没有动手让人留下那两个人。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清风露出一抹笑意,刚刚那一男一女,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是那个黑衣犹如公子哥的男人。

  那样的感觉,仿佛让清风认为自己面对着了一片汪洋。

  “年轻一辈里,竟出现了这么一个高手,有些意思了,也好。如此,才能使贫道的无敌之心达到极致,”清风喃喃自语着,那双如星般的眼睛里,尽是无敌的自信。

  “希望待贫道下山剑试天下,能给贫道些许的压力吧。”

  “毕竟,贫道无敌太久了…”

  “哎。”

  一声轻轻的叹息,清风身影如飞雪,悠扬飘去。

  来至后山,山顶。

  一木屋,两亩种了血花草的田。

  流华站在田地之间,幸勤劳作,将一株株已经成熟的血花草扒起,放进背篓之中。

  谁又能想到,华阳县最强势力,堂堂四方宗的宗主,居住环境仅仅只是如此,连一些小有资产的百姓都不如。

  “师尊。”

  清风踏入田地之中,低声道。

  流华见到弟子,点点头,随之拿起一株血花草,目光满是惊讶:“清风,你看看,这些血花草究竟多么神奇。”

  “能够在冰天雪地里种植成功,且产量极高,每个部分都能吞吃,这种造物,莫不成是道尊赐予天下百姓的,当真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清风看了看脚下的一株血红入鲜血的血花草,俊俏的面孔露出笑容:“元国的那些人,也不是什么草包,研究出来血花草,不知能救下多少百姓的姓名。”

  “元国?”流华摇摇头,随意将手中血花草丢在地上,继而目光如炬的盯着清风:“徒儿,你准备好了吗?”

  “我道门如意劲,极难学成,你只差一步便能练就如意劲,但这个过程却不知需要多久时间,这是在消耗你的天赋,所以为师决定。”

  流华停顿片刻,目光灼灼:“为师以道门秘法,助你练就如意劲!”

  清风轻声道:“道门秘法,应该会让师尊你本源受损吧。”

  流华听此,为徒儿关心自己略感欣慰。

  摇摇头道:“为师天赋就在这儿,控制不了劲气凝聚升华为真气,透劲便是为师的终点,受不受损,为师已经看开了。重要的是你,我需要你尽快成就如意劲,如此,之后才有抗衡坤极的可能性。”

  “所以,坐下吧,为师助你一臂之力。”

  “不用了,”清风伸手,手心朝天五指张开:“如意劲,徒儿已经练成。”

  手心之中,一道如针般粗细的劲气在清风的手掌之中旋绕。

  这道如针劲气,随着清风心念变化,时而便粗时而针细,这是劲气凝聚到极致的形态,亦是控制力达到极致的状态。

  “这!!”

  流华面露震惊,绕是他练武几十年的心性,此时也惊骇到了极点。

  道门如意劲…

  “你攻击我试试,”流华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双手劲气涌动,包裹两只手臂。

  “是。”

  清风一步踏出,出现在流华面前,只是食指一点流华手臂,便收手后退。

  姿态轻松。

  约莫两个呼吸后。

  “嘶,”流华倒吸一口凉气,后知后觉的抬起右手手臂,眸子猛然缩小。

  右手手臂包裹的浓郁劲气里,一道如针细小的口子,势如破竹的破开了他的劲气防御,皮肤的一点血珠,极为刺眼。

  流华放下手臂,沉默片刻,目光里满是震惊:“徒儿,你…你这等天赋,你修炼如意劲多久了。”

  “两年。”

  “两年…只是两年么。”

  流华愣了愣,心中升起一抹失败感,但随之,喜悦冲上了心头:“两年时间,练出如意劲,你的天赋远超了我的想象,假以时日,真气…甚至真气之上的宗师境,你也有望窥探一二!”

  “道尊佑我四方宗啊。”

  清风面带微笑,没有言语,只是看着流华兴奋着。

  半晌,流华才将内心的兴奋压了下去。

  清风见此,便轻声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师尊可允许我下山了么。”

  流华脸上的笑容消失,沉声道:

  “山下情况不明,坤极不知如何状况,王正豪更是随时爆发,还有那个县令,也虎视眈眈着我四方宗。封山之下,为的就是保存实力,你若是下山出了点事…”

  “不会的,”清风打断了流华的话语。

  俊俏的面孔上显露出自信的笑意:“师尊莫非认为,以我现在实力,普通真劲透劲能伤害我?就算面对真气强者,我也有信心逃离。”

  “师尊,让我下山吧。”

  “我无敌太久,年轻一辈中已经没有让我感受到压力的人了,我需要一点压力,成就无敌之心,带着这种心意,一举破开真气,突破宗师。”

  清风轻声的说着,言语之中,充斥着无敌的自信。

  流华看着负手而笑的清风,目光有些呆愣,许久,他下定了决心:“既然你有把握,为师也束缚不了你了,下山去吧,希望下次看到你,为师看到的是一位真气强者。”

  “会的,”清风点头,低声道:“如意劲已成,真气…”

  “一点契机便可。”

  “希望山下的武人们,能给贫道压力,让我莫要失望。”

  ……

  元国历125年,七月中旬。

  冷雪飘飘,天地间一片白色苍茫。

  百姓们早已习惯了这个天气,虽季节一成不变,但有血花草能吃饱,便无所谓了。

  李家府邸中。

  送走了过来客套的王家几人过后,李云便继续回到内院里,练习着劲气控制。

  距离那次上山控制黑莲苏绛雪,已经过了五日时间。

  下山过后,李云便开始着手于控制劲气的计划进行。

  然而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效果甚微。

  不得已,李云只能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流水劲上,因为这门武功,是唯一对他有效果的武功。

  只是第二层化水境,实在太过玄乎,李云根骨强,但悟性只能说一般,着实领悟不出无量气所说的水。

  因此,李云的实力再次陷入了一个瓶颈阶段。

  轰隆!!

  一声巨响轰鸣。

  面前积雪被数道灰色的劲气银龙重重砸开,自中间分开出两道无比高大的雪幕,雪花夹杂泥土,扬起数十米高,噼里啪啦的重新落在地上。

  这声巨响,响彻整个府邸,府中下人早已见怪不怪了,这几天以来,时不时的巨响让他们早就习惯。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李云看着不远处飞速旋绕的九道灰色的劲气银龙,心中极为烦躁。

  五天时间,除去第一层凝水彻底改造劲气,使得劲气再度凝聚变为灰色,劲气总量消去小半过后,便没有了任何进展,控制力的提升,极为细微。

  目前他的控制力,极限只能操控两道劲气银龙。

  完全无法发挥出一身的真正实力。

  在他的预想中,自己的力量并不是用劲气变为龙形态攻击他人。

  肉身对抗,以磅礴劲气注入敌人体内,或者注入银雪枪使出撼山,才是他想象之中的完全实力。

  可惜,目前受到了禁锢,这样的感觉,已经越来越让李云心烦了。

  “叔叔,”小柔穿着一身丝绸长裙行来,肩上披着白狐大衣,拿起一杯茶水,轻声道:“喝一口吧,你已经练武练了一个上午了。”

  “不是你说的吗,武道修行要渐行渐近,劳逸结合。”

  听着小柔的劝解,李云摇摇头,接过茶杯喝了口冷茶,茶水透心凉,仿佛将他有些焦躁的心也冷了下去:“是我着相了。”

  “也怪我,晚上的时候不能让叔叔尽兴,”小柔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忧愁:“原本以为我还能和叔叔你斗个旗鼓相当,原来以前都是叔叔你让着我,也怪不得,我怀不了孩子。”

  她摸了摸没有丝毫起伏的肚子,表情有些难过。

  李云见此,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前两天,他试过裴娘子所说的气血虚弱的办法,奈何…小柔根本无法让他的气血有虚弱的状态,倒是他差点让小柔下不来床。

  自己的气血过于惊人,正常人,哪能让自己出现气血虚弱的状态。

  “叔叔,”小柔灵光一闪,忽然开口:“要不你再去找几个姑娘吧。”

  “什么?”李云愣了下。

  “我说叔叔你可以再去找几个姑娘,找三四个五六个漂亮的,性格温柔的姑娘,”小柔拿过李云的茶杯,笑嘻嘻的拍着李云健硕的胸膛。

  “叔叔,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我考虑吧,你身体太强,我是吃不消的,而且虽然我不清楚叔叔现在有多厉害,但纳妾肯定是有资格的。”

  “所以叔叔,去找几个姑娘吧,你不行的话,我可以帮你找,”小柔笑嘻嘻的道。

  李云沉默了,摸了摸小柔的脑袋:“此事,我心中有数。”

  “哼哼,你最好有数,找几个姑娘,我也好有个伴,”小柔哼了哼,拍了拍李云的屁股,转身一跳一跳的离开院子。

  “我去研究新菜式了,叔叔你记得休息,莫要一直练武哟。”

  “…”

  李云看着小柔轻快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

  忽的看向自己的右手。

  那只右手,并不粗大,反而有些细皮嫩肉,可就是这么一只手,用力可扭断钢铁,权势可令华阳县动荡。

  但仅仅如此,够么。

  这点力量,可够在华阳县里真正的保护自己和家人,乃至在那些未知的存在手中,保存下来吗?

  答案显而易见。

  李云眼皮微垂。

  不久后,拿起银雪枪,消失不见。

  半炷香过后,李云出现在棋圣楼顶层。

  熟悉的宽敞房间里,裴娘子依旧如往常一样,犹如烂泥似的瘫软在床上,穿着轻薄的纱裙,显露大片春色。

  “你过的倒是挺不错,”李云淡淡道。

  突然的声音,让裴娘子瘫软着的身体本能一紧,然而看到面前那身熟悉的黑衣过后,裴娘子就放松下来,放下准备遮挡的手,甚至还似若无事的张开了双腿。

  她趴在床上,柔柔弱弱的道:“主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奴家,奴家平日最喜欢躺着了,又没人和我玩,奴家只能躺着啊。”

  “少诱惑我,”李云摆了摆手,将银雪长枪放好,端来一个椅子坐下后,淡淡道:“你知道,如何突破透劲吗?”

  裴娘子见李云认真起来,也没有再开玩笑了,坐起身正色的道:“当控制力达到一个阶段,能够透过劲气防御攻击他人,便是透劲。”

  “主人想要成就透劲?”

  “是,”李云颔首,又摇头:“流水劲的进展太慢,只能换个方式了,但如你这样说,透劲也需要劲气的控制力,我似乎无法突破透劲了。”

  “…”裴娘子沉默了一下,几个呼吸后开口道:“奴家只是自己觉得,还请主人莫要生气。”

  “你说。”

  “或许,主人走错路了,”裴娘子认真道:“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劲气只有两个境界,一个真劲,一个真气,透劲这个层次并没有质的提升,因为各种原因,它才被那些强者们放在了二者之间。”

  “但…成就透劲,只是一种方式突破真气而已,实际上,真劲也可以不用成为透劲,成就真气强者。”

  “主人你的劲气量巨大,流水劲无用,以您的控制力突破透劲没有任何可能性,何不疯狂提升劲气总量,再以流水劲第一层压缩,如此达到极致,恐怕比真气也不弱了。”

  听此,李云算是明白了真劲与透劲的区别,没有质的变化,只是手段技巧的强弱。

  想了想接着问道:“那么真气境了,究竟又有多强?又如何突破?”

  “以真功突破,劲气凝聚极致而生之能量,便是真气,”裴娘子目中带着浓烈的向往:“真气武人,已是强者,跨越了一个阶层,莫说放在华阳县,哪怕是在温道府里,也是高手。”

  “真气高手,一丝真气,足以相当于一个真劲武人的小半劲气量,是天与地的差距。”

  “而想要突破真气,毅力天赋真功,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也需要一定的控制劲气的能力,否则突破中途,若是没有把控好,劲气就会直接爆炸,身死道消。”

  “我明白了,”李云打断了裴娘子,轻声道:“也就是说,以我当前的控制力,没可能突破真气。”

  “…这…”

  裴娘子叹了口气:“但主人继续修行下去,以主人的天赋,也未尝不可能与真气高手比肩。”

  “呵,”李云摇头轻笑,他自然听得出,裴娘子是在安慰自己:“所以真功又是何物?”

  “普通功法之上,真气武人所修,是为真功,”裴娘子轻声道:“整个华阳县,根据情报,只有四方宗,血刀门拥有真功,或许莲花身上也拥有。”

  “原来如此…”

  李云点点头,算是理清楚了之后的道路。

  但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庞大的劲气总量带给他远超现阶段的强大实力,让他足以虐杀任何真劲透劲,但同时,因为控制力的不足,也让他失去了突破真气,成为真正高手的希望。

  还真是,祸福相依呵。

  闭上眸子,不在言语。

  似是察觉李云心情不好,裴娘子也不敢说话,只是乖乖的坐在床上,小手紧紧抓着裙子。

  半晌。

  李云睁开眼,目光如炬,无比坚定的道:“派人,让苏绛雪下山来此。”

  “主人,您是要?”裴娘子闻言,有些奇怪。

  “莫要多问,照做便是,”李云食指轻叩桌面,淡淡道。

  “是,主人,奴家这就去,”裴娘子仿佛明白了什么,眼中的兴奋一闪而逝,立即冲了出去。

  没过多久,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裴娘子便带着苏绛雪来到棋圣楼,

  五日不见,苏绛雪脸上的红肿已经尽数消失,穿着一身黑色裙子,批着雪白毛皮,那张高冷如冰的漂亮面孔,此时却融化了一切寒冰,见到李云瞬间,便露出甜甜的笑容,直接跑到李云面前,趴在地上抱住他的腿,像是只小猫般。

  “主人~”

  “雪儿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主人了,好想念你。”

  苏绛雪柔柔的道。

  “呸,狐媚子,”裴娘子见此,冷哼一声,只是坐在床上,稍微扯了扯衣服。

  李云笑着摸了摸苏绛雪的脑袋。

  苏绛雪这个女人,身材没有裴娘子好,面容也没有裴娘子那般来的绝美,但也算的上是绝色,唯一能够超越裴娘子的,就是她高高在上的气质。

  这般气质,一下却变成如同小猫任主任逗弄,反差感很大,也最能极其男人心中的火焰。

  “让你下山,我有一件事需要你,还要裴娘子你们帮忙。”

  李云笑着开口。

  “主人请说,我们一定会用尽全力,”裴娘子立即开口。

  苏绛雪也赶紧道:“是的呢。”

  “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李云看向裴娘子:“你之前说过,想要练成流水劲第二层,可以让我的气血虚弱再尝试,或许有些奇效。”

  裴娘子听此,美眸猛的瞪大,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李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那张神圣的脸蛋儿变的妩媚了起来,俏脸红润,白皙的双腿摩挲着,呼吸变的急促。

  “主,主人,您是想…”

  “嗯,如你所想。”

  李云站起身,弯腰将苏绛雪公主抱抱起,然后丢在床上。

  “想要成就真气,我必须提升控制力,整个华阳县,只有流水劲对我有些用处,所以…希望你们用尽全力,能让我感觉到气血有所消耗。”

  话落,李云拉上窗帘,房间陡然漆黑下来。

  彭的一声闷响,随之,是一声声令人瞎想的声音。

  这一道道声音,一直持续了许久。

  知道黑夜到来,日上三竿。

  翌日,满屋子的气味。

  李云盘腿而坐,床上,裴娘子与苏绛雪雪白的肌肤带着红润,已然没有了昔日的不对付,此时情同姐妹般抱在一起,呼吸微弱睡着觉。

  这两个女人,也算是梦想成真了,一天一夜的比武下来,两人已经快要晕厥过去。

  此时李云则盘腿坐在床尾处,面色有些些许煞白,这是气血虚弱的状态。

  两女练过魅功,且还有元阴,实力极强,一天一夜下,竟是让李云出现了气血虚弱的状态。

  而就是这般状态,让李云感受到了一丝契机。

  原本庞大,且因流水劲凝聚质量更强的原因的劲气,此时,竟出现了一些散乱的形态。

  突破契机到了!

  明天开学了,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