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145:收服清风,李某比之霸王如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46章 145:收服清风,李某比之霸王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6章 145:收服清风,李某比之霸王如

  接下来的两日时间,李云过的极为充实。

  按照原本计划,暗里在乾坤门中化身某位喜欢抓弄弟子的长老,专门在夜黑风高之时逮着弟子比试,每每比试过后,还要狠狠羞辱一番,事后甚至会丢下一门武功或者一颗丹药以示鼓励。

  乾坤门的弟子们,可以说是又爱又恨。

  恨的是那位不知名的长老总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或者睡觉时揪出来打一顿,打完还要言语羞辱,让人气的头晕脑胀,爱的又是那位长老羞辱完人还会给点好处。

  短短两日时间,几乎就有三十多名弟子遭受了毒手。

  李云也获得了三十五道词条,且质量都还算不错,一道蓝色的悟性词条,二十多道绿色词条,白色词条少之又少。

  继续下去,词条可以说源源不断。

  乾坤门的内门之中,李云站在五层高楼之上,负手而立,目光温和的看着外门广场上一个个刻苦练武的韭菜们。

  身后,一道如乞丐般,没有任何形象可言的身影陡然出现。

  清风状若疯魔,满脸的笑容:“李兄,比武的时候到了。”

  “这么快。”

  李云闻言,转身看向不远处,模样似疯似癫的清风,已经习惯了,早已见惯。

  “你的伤,恐怕会影响一些,”李云看向清风有些瘸的右腿,淡淡的说道,他的这条腿是在前日时,这家伙强烈要求李云多用点力,被李云不小心给打断。

  “这又有何影响可言?”清风摇摇头,眼眸紧紧的盯着李云,像是看到了绝世美女般,口干舌燥,满眼渴望:“这两日与李兄二十次比武以来,贫道收获良多,贫道隐隐有所感觉,马上又会有一次新的进步。”

  “相比于武道的进步,区区小伤又算的了什么?”

  “…”李云哑口无言,目光有些无奈了。

  他已算努力练武,但对比清风这种武痴武疯子而言,差的还是太多。

  两天时间,这疯子前前后后找他一共比试了二十场,屡败屡战,哪怕次次都被羞辱,也并未打击到他,反而越挫越勇。

  这武痴更是在两日以来,迅速进步。

  蓝紫色词条武学奇才,确实恐怖。

  “也罢,”李云摇摇头,卷起袖子:“这次想让我用几分力?”

  “十分!”清风死死的盯着李云:“贫道要感受最极致的压迫,乃至于死亡,在极致的压力下,突破自身。”

  李云眉毛微微蹙起:“十分?我若是控制不住,你会死的。”

  他很是真诚的说道。

  “哈哈哈!”

  清风大笑几声:“你不明白,多说无益,吃我一掌!”

  话落,清风身形鬼魅,十多米的距离,犹如瞬移出现至李云面前,像是演练了无数次般,双手作掌狂风骤雨似的疯狂进攻,满天的掌影铺天盖地联绵不绝,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心口,胸口,下体,头颅,脖颈。

  招招致命,没有任何保留。

  如意劲更是激发分化,每一掌都有着如同细密锋锐的劲气。

  “这是贫道昨日与李兄你比武失败,突然领悟到的又一招,脱身翻天掌无影掌如意劲,兼顾极速以及如意劲锋利。”

  “名为——翻天无影如意掌!!”

  清风极速挥掌,面容彻底因兴奋而癫狂:“感受吧,极致的速度,极致的锋利,足以破掉…”

  彭!

  一声巨响,狂猛的白色劲气以及巨大到足以摧毁钢铁的骇人力量将清风说的话硬生生拍了回去。

  满天的掌印以及所谓的如意劲只是抵挡一个呼吸,便在如海浪的力量下溃散炸开。

  清风如炮弹倒飞而出,将墙壁砸破,整个人跌出楼阁外。

  彭。

  半空中,清风左脚用力一踏右脚,稳住身形,更是借力重新飞进阁楼之中:“接下你第一招了,再来!”

  清风哈哈大笑着,嘴角流淌着血液,再次进攻李云。

  李云也有些惊讶,两日以来,这是清风唯一一次抗下他一招的一次。

  不过也只是有些惊讶罢了,再次一掌拍去,没有任何花哨,只是速度加力量,再加上一层厚厚的劲气屏障。

  轻而易举的将清风拍飞,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重重的摔进雪地之中。

  李云身形无影,一跃而下,鬼魅般的出现在清风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雪地之中,四肢张开,如同怀抱苍穹,面带满足笑容的清风。

  “真是弱啊,”李云随口道句。

  触发低级羞辱,获得道普通的白色词条。

  看了一下,没有爆出蓝紫色,李云便收回心思。

  俯瞰着清风这个打不死的小强,李云忽然赞叹道:“你这个性子,以后要是不死,或许真有可能成就宗师。”

  这已是极好的评价。

  元国武道江湖之中,真气境已经属于高手,放在县城能当一地之霸,放在府城也能有不弱地位。而真元宗师境,又是另一个天地,宗师强者,因为领悟了自身绝技,已经可以做到开宗立派。

  放眼偌大元国里,宗师高手已经极强,大宗师之下最为强的高手,换言之,属于一流。

  “宗师?”清风摇头,目光带着火焰:“贫道之所愿,是大宗师!是道主。”

  “或许吧,祝你成功。”

  李云没有多费口舌嘲讽清风这个不可能完成的梦想,他背负双手,目光幽幽莫名,仿若深渊。

  “清风。”

  “嗯?”清风从幻想时间里回过神来,挣扎坐起身来,笑着道:“贫道感觉自己还有一战之力,李兄尚且等待片刻,贫道与你再战。”

  “不,”李云摇摇头,目光灼灼:“我想问你,你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武道巅峰,”清风没有任何的犹豫道。

  “为了这个目标,你会付出一切吗?”

  李云轻声开口。

  “自然。”

  清风深吸一口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目光无比的明亮:“贫道这一生,就是因为武道而生,当十多年前,贫道第一次接触到武功,那充满神秘美妙的道路,便彻底的吸引了我,那时,贫道便知,我这一生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为了武道的巅峰,贫道能够付出一切,乃至我的生命!只要能让贫道看到,或者感受到,武道真正的巅峰!”

  “李兄,你知道吗?武道道路,越走便越会觉得自己无知,这条路,就像是一条充满着迷雾,看不清终点,但却让贫道无比着迷。”

  清风喃喃自语的说着:“若是此生贫道能够感觉到真正的武道巅峰伟力,无论付出何物,皆可。”

  李云目光平静的盯着像是痴了般的清风,忽然伸手道:“或许,我可以让你见证到武道的巅峰。”

  “你?武道的巅峰?”清风愣了愣。

  哑然失笑:“李兄莫要玩弄我了,贫道知晓你实力非凡,更是天之骄子,但放眼武道数千年,真正抵达巅峰的又有谁?最强不过是掀翻神朝,被誉为一人一国的霸王那批神话,但那批人,终究死亡,沉没于时光的河水之下,他们并没有接触到巅峰。”

  “连霸王这些堪称妖孽的人,也如流水般消逝,非贫道打击你,这是不可能的事。”

  “霸王一生如何?”李云没有发怒,淡淡的道。

  “波澜壮阔。”

  “十岁练武,十五岁真气,二十岁迈入宗师,三十五岁大宗师,四十岁一人一国,掀翻神朝,神力之恨天地无把,”清风正色的说道。

  “那如果我告诉你,李某接触武道不过一年呢?”李云轻声的开口。

  “一年不到?”

  清风懵了。

  古怪的看着李云:“李兄,莫要打趣贫道。”

  “你认为我有打趣你的必要吗?”李云露出一抹笑意,语气铿锵有力。

  清风愣在原地:“你…你莫非真的只是接触武道不到一年?”

  “不到一年的时间,打死坤极…开什么玩笑?”清风喃喃自语,表情像是看着鬼一般。

  他隐隐感觉的出来,李云并没有骗他,但这个事实实在是太过恐怖。

  若是真的,那么面前这个黑衣青年,可以说是武道上下数千年乃至万年以来,最为璀璨的那颗星星。

  一年不到从没有练过武功的普通人,成为打死真气境中佼佼者的坤极,什么霸王?什么武道神话,通通无法比较!

  “你想见证武道的巅峰,李某可以给你机会。”

  李云张开双手,露出柔和的笑意:“李某允许你,跟随在我身后,见证真正的武道的神话诞生。”

  清风此人,他已认可。

  这种拥有着目标,且可以为了目标奋不顾身不顾一切的人,某个时候,足以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种人才,不应该只割了词条就埋没。

  “武道的,神话?”

  清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黑衣青年,仿若晃眼之间,看到了一颗太阳,无比璀璨的太阳。

  太阳向他发出了耀眼的火光。

  清风情不自禁的,拥抱这耀眼的火光。

  ………

  寒风似刀,飞雪如盐,百姓犹如鱼肉。

  天气一如既往的阴沉,死寂般的灰蒙蒙与满世界的白色相得益彰。

  如巨剑屹立直冲云霄的山峰间。

  后山山顶之处,流华身穿一身粗布麻衣,背手而立,看着脚下千丈悬崖。

  冷风吹拂,将其发丝吹的狂乱。

  身后的心腹长老站在流华后边,轻声的说道:“宗主,坤极已死,如今华阳县白莲教势大,我们的线人传来消息,据说血刀门和衙门,已经通通被白莲教控制,整个华阳县,已是白莲教囊中之物。”

  “而白莲教幕后之人,据说就是杀死坤极的那位孙长青的传人,李云。”

  “踏云无影,银龙飞枪…”

  流华轻声细语的说着,眉目微垂叹息道:“一代人终究逝去,但贫道没有想到,会逝去的这么快,孙长青的传人也会如此妖孽。”

  “另外,此地消息传给上宗道门没有,坤极已死,四方宗的大阵,贫道也不确信究竟能否拦住李云。”

  “已经令人带信,连夜离开华阳县了,”长老抱拳道:“只是我这心,总是不宁。”

  “传出去了便可,道门的力量远超你我想象,届时待道门前辈来源,所谓李云,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更何况,道门已经为元国国教,只需要撑这段时间,往后日子便是一片明亮。”

  流华似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一抹笑容。

  “另外,派人找到了贫道那不肖弟子清风没有,”流华收起笑容,语气有些沉重。

  “没有。”

  长老摇了摇头:“甚至没有一点消息,整个华阳县里里外外被白莲教控制的极为彻底,我们的线人早就叛变,甚至于,我们此时已经不敢让弟子下山了。”

  “那便封锁山门,以待道门来援吧,”流华冷声道,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块如凝脂的玉佩:“若不是玉佩未碎,贫道都以为清风死了。”

  “早知华阳县会有如此的巨变,贫道就不会让清风下山,如今华阳县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清风的性子又古怪,贫道真是害怕他出点事…”

  “清风…”长老闻言,眉毛微微皱起,沉吟片刻还是忍不住道:“宗主,清风这个弟子,生性薄凉,我觉得,不如放弃。”

  “你不明白,”流华摇了摇头,目光火热:“贫道昔日付出大代价,杀了他一家人,让他彻底归心四方宗,是因为如何?是因为他的悟性,他的悟性,是贫道见过最强之人,哪怕放在道门,估计也属于上上等层次,而且,他学会了如意劲,更是即将领悟烘炉万象真功的奥秘。”

  “一旦待他领悟成功,我四方宗将会立即拥有一名绝世的真气强者,甚至可比肩宗师,直接跻身道门强宗,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也要想尽办法找回清风,你可明白?”

  长老闻言,呼吸一滞。

  烘炉万象真功…

  若真被清风领悟成功,那么正如流华所言,四方宗将会彻底大兴。

  毕竟烘炉万象真功,可是放眼整个天下,也是属于绝顶的真功功法。

  若不是实在太难修炼,道门也不会将这门真功下放至道门下的各大所属宗门。

  而一旦能够修炼成功的道人,无论什么身份地位,一经发现,将会直接飞升进入道门祖地,被预选为真传乃至道子。

  烘炉万象真功,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位顶尖真气强者,更是代表着能让人一飞冲天的地位。

  正当二人思索幻想之际。

  铛!!

  忽的一声重重轰鸣。

  铛铛铛铛铛!

  随即,是连续五声钟鸣,一共六声。

  巨大的钟鸣声传遍了整个四方宗。

  二人脸色大变,流华更是散去了平淡的面容,满脸骇然:“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长老茫然的道。

  “立即去组织所有长老执事弟子,准备结阵!”流华咆哮对着长老大吼出声。

  四方宗里,钟鸣声是极为巨大的事情。

  而一旦超过五声,便代表着宗门有着灭顶危机。

  上次敲响,已是数十年前的事情。

  “是,宗主,”长老被吼的回过神来,没再犹豫,连忙运行轻功,逃窜似的冲下山去,组织人手。

  “究竟是什么人。”

  “白莲教,还是李云?”

  流华咬牙切齿,双目充满杀机:“无论是谁,来犯贫道四方宗,必将让你付出巨大代价!”

  话落,流华大手朝不远处的棚屋临空一抓,唰!飞剑破空。

  银光闪烁,一把犹如流水般的长剑被流华抓入手中。

  随之,流华持剑快速下山。

  待抵达目的地时,山脚处,大片的四方宗弟子以及长老执事齐聚,形成四方阵型,各自为营。

  流华没有多想,立即落入阵中,居于中心之位。

  刹那间,落入中心之位,流华立即感受到四面八方源源不断传来一道道力量灌输入体内,使得流华的实力迅速攀升。

  一身劲气,更是隐隐凝聚,化为真气的形态,气势凶猛,顷刻之间,流华短暂的变为真气高手。

  战力大幅度提升,心有底气下,流华吐出一口浊气,目光这才看向前方来人。

  然而,他的目光却是一愣。

  前方,只有五个人。

  三名绝色的女子居于挺拔如山的黑衣青年身后,而最让流华惊讶甚至呆滞在地的是黑衣青年旁边的那浑身污垢的乞丐。

  “清…清风?”流华试探的问道。

  便见乞丐轻轻点头:“是我,师父。”

  “你怎的和这些人混迹在一起了?滚过来!”流华大声呵斥道,目光随之看向清风旁边的黑衣青年。

  “一身黑衣,气势不凡,你应该就是白莲教教主,击杀我宗太上长老的那位李云吧。”

  “见过道长,”李云露出一抹笑容,远远的双手抱拳,礼貌道:“正是李某。”

  “果真是你。”

  流华神色一冷,见清风依旧并未动弹,大声骂道:“清风,你这不肖弟子,还不速速滚回来。”

  清风摇了摇头,正色的道:“师父,加入伟大的白莲教吧。”

  “什么?”

  流华冰冷的神色愣住了,足足愣了两个呼吸,疑惑的看向清风:“你在说什么?”

  “我说,师父,带领四方宗加入伟大的白莲教吧。”

  清风露出一抹笑容,张开双手,诚恳道:“教主,才是真正的武道天才,唯有加入白莲教,我们才会见到武道的巅峰。”

  “放肆!”流华厉声大骂:“我看你是下山被洗了脑,身在哪里都不知道了,你的根是四方宗,不是白莲教,你要判出白莲教不成?”

  “弟子只是在给师父你一个机会罢了。”

  清风淡淡的道:“昔日您杀我父母,但却传我武功,引领我走上武道,此乃恩情,我从未怪罪于您,因为与我而言,那对父母对我并不好。”

  “所以,加入白莲教吧,不要错过了这巨大的机缘,否则您会后悔终生。”

  “荒唐!”

  流华目光闪烁,却是甩袖骂道:“为师何曾杀过你的父母,你的父母是因意外而死,与贫道有何关系,倒是你这不肖弟子,贫道最后给你机会,回到我的身边,不要逼贫道将你们全部斩杀。”

  清风听此,依旧并未动弹,只是目光带着浓浓遗憾看了看流华,摇头叹息,后退至李云身后。

  虽并未开口,但动作已经告诉了流华他的选择。

  流华见此,内心愤怒的几乎犹如火山爆发,双目充血。

  猛然看向李云:“贫道倒想知道,你给他灌了什么蒙汗药!”

  “他只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罢了,仅此而已,”李云带着淡淡的笑意,缓缓上前,并未在意流华越来越强大的气势。

  “流华道长,李某不愿再造杀孽,此次上山,只是为了两件事。”

  他停顿片刻,伸出两根手指。

  “一,借阅四方宗的烘炉万象真功,二,收服四方宗。”

  ……

  场面沉默一瞬。

  流华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浓烈。

  手中长剑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中杀意,锋锐的银光闪烁。

  “你在和贫道开玩笑吗?”流华沉声着说道,眸子如刀锐利,死死的盯着李云。

  “还是说,你以为你真的无敌与华阳县了?”

  “现在,贫道才是最强!”

  流华大声咆哮道,手中长剑直指天穹:“四方大阵,青龙玄武朱雀白虎,诸弟子听令,皆聚吾身!”

  咆哮的吼声环绕整个四方宗。

  最后的身字回音旋绕三次,缓缓消失。

  流华保持着长剑直指天穹的姿态,就像是一尊雕像,保持了数个呼吸。

  他面上的自信嚣张渐渐收敛,转变为疑惑,怀疑。

  “疑惑于为何没有力量加持吗?”

  李云接过裴娘子拿过来的银雪枪,像是看着一个小丑似的玩味笑道。

  流华猛然看向李云:“你在捣鬼?!”

  “不。”

  李云摇了摇头,指着流华周边的弟子们,笑着说道:“李某并没有做什么,只是你的门人们,比你聪明,做了最好的选择。”

  流华闻言,立即看向周边弟子,瞳孔猛缩。

  一众弟子,上至长老,下至弟子,数百人的大阵,此时竟然有了四百多人离开大阵,没有了这些人的支持,使得大阵无法启动完全,让流华的力量短暂的在真气境。

  “你们在干什么!”

  流华咆哮的吼道。

  “李某说过,他们只是做了最好的选择。”

  李云突然出现在流华面前,食指点向流华的心口,嘲讽笑道:“而你,竟妄想以蝼蚁之身遮挡住烈阳的光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