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153:大婚,雪神初显!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54章 153:大婚,雪神初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153:大婚,雪神初显!

  元国历125年,九月初一,秋。

  忌:下葬,行船。

  宜:婚嫁。

  铛

  一声清脆的铜锣敲响,随之便是敲锣打鼓之音联绵不绝,喜庆热闹,大片红色如一抹红布,从宽敞的街道行流而去。

  数十匹系着红花的乌黑大马行在前后,将一座大轿夹在中间,大马之后,亦是跟着大堆强壮武人,以及乐队舞狮,热闹无比。

  华阳县,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听到动静,在家待着的百姓们全部跑出来看热闹,站在街道两侧,好奇又羡慕。

  “好大的排场啊,这是哪家富家公子大婚了,这排场可真不得了,几十匹大马,怕不是那三家豪门家族哦,”有一年轻人踮着脚,看着队伍,惊讶的说着,满眼羡慕。

  “嘿。”

  “年轻人眼界还是浅,”旁边的一名佩刀中年摇了摇头,浑身风尘气息,似是一名走南闯北的刀客,刀客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这排场,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富家公子能够办的出来的。”

  “你且看,先说那几十匹马,毛发透亮乌黑,品质上佳,这类马,一般都是军中马匹,再看那前方领头的一群骑马之人,一个个人高马大,气息绵长,皆为武人,且至少都是炼脏高手。”

  “其中甚至夹杂着劲气高手也说不定,这样的排场,能是随便一个富家豪门能够做得到的?”

  “龟龟…”闻言,年轻人舌头都快惊掉了:“那可真是了不得,快通天了都。”

  “那个在轿子旁的新郎更了不得,”刀客眯着眼,看着不远处轿子边上,骑马的身穿喜庆红衣的新郎。

  “这番气度,还有那种隐隐的压迫,也不知是哪家的高手。”

  “哦,那位啊,”年轻人看了过去,见到新郎过后,恍然大悟,遥遥朝其拱手行了一礼,恭敬道:“原来新郎是这位大善人,大叔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这位新郎叫做李云,是一个武功高手,而且还是一个大善人!”

  “创立了乾坤门,而且经常行善事,只要根骨够,无论什么身份都可加入,且完全不要钱,更是每天都会在乾坤门外边设立粥铺,供给穷人,不知救了多少百姓,这位大善人,居然冷不丁的成婚了。”

  “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真是有福气。”

  年轻人感叹到,满眼的艳羡。

  噼里啪啦!

  鞭炮沿途炸响。

  大轿队伍缓缓离去,行入李家府邸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李家府邸里,极为的热闹,大笑聊天,喝酒助兴,喜庆的很。

  最后又有几十个下人走了出来,摆设桌椅,放下菜肴,摆了足足一整条街,敲锣打鼓的笑着道:“我家老爷今儿大婚,高兴,与诸位同乐,同样邀请百姓们吃食,四荤五素,长长久久。各位快来坐席呀,过时不候咯!”

  听到这儿,看着热闹的百姓们立即急匆匆的赶紧一拥而上,抢占座位。

  看着一桌子还有热气的荤素菜肴,真是食指大动,大快朵颐,更有百姓竖起大拇指:“乾坤门的门主真是个大好人,我刚刚在外面偷偷看了看,新娘子虽然有盖头看不清模样,但一看就极美,气质温柔,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李门主人品又好,妥妥的善人圣人,还不忘我等百姓穷困,与咱们同乐。”

  “吃了这么久的血花草,整个人都快成羊了,各位快些吃,莫要辜负了李门主,最后咱们在一起庆祝,愿李门主与新娘子长长久久!”

  一名年轻人笑着起身,拿起酒杯。

  顿时众人附和起来。

  “祝李门主和新娘子长长久久!白头偕老!”

  “早生贵子,送入洞房,哈哈!”

  一声声大笑,府邸外院中。

  众人们与一身新郎官服饰的李云喝着酒,喝完一壶又一壶过后,化作李云忘年交身份的赵庭章忽然道:“时辰差不多了,新娘子估计等的急了,这天色都差不多暗了下来,新郎官可别喝了,快快去找新娘子吧。”

  “赵大人说的没错,”听此,一桌子上,小柔的师傅铁凤心连忙放下酒杯,对着李云道:“你快去吧,别喝了。”

  这桌子人,要么坐着的是李云心腹,要么就是小柔的师父和亲密朋友,更坐着大老远从椿阳镇上来的师兄周松。

  李云笑了笑,一口喝尽酒水,将杯子放在桌上,对着众人抱了抱拳:“那么容李某失礼了,告辞,诸位吃好喝好。”

  “去吧去吧,”赵庭章点点头。

  李云便转身离去。

  赵庭章便开始招呼起众人继续吃喝。

  众人也很给面儿,一县之县令,那就是县太爷,谁不敢给面。

  同时,也对这位乾坤门李门主的人脉有了更深的认识,连县令都是好朋友,真是了不得。

  离开外院,走进内院里。

  内院空无一人。

  李云面色有些红润,眼神更有了一点迷离。

  他喝了不知多少酒,更强制让身体吸收酒精,就是为了这点酒意。

  此时,他并没有让自己醒酒,反而就保持这个熏熏的样子,只是洗了把脸,擦了擦,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进的主屋里。

  宽敞的屋子,早已被翠儿布置好,大片的红色,一个个大大的喜字更是贴在门口窗户里,香熏环绕,李云更是有些感觉迷离了。

  床上,坐着新娘子,似是听到动静了,新娘子有些紧张。

  李云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贴近新娘子,将其头上的盖头揭开。

  “唔…”一声有些紧张的声音响起。

  盖头被掀起,小柔有些羞涩,隐约的烛光下,化了妆容的小柔美极了,幼态的面孔点上了许多的成熟,像是一个即将被采摘的小少妇。

  她倒是有些紧张,抿着嘴不敢看李云。

  李云见此笑了笑,一把将其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拍了拍小柔的屁股:“怎的,老夫老妻了还紧张?”

  “这不是第一次成婚嘛…当然紧张了,”小柔轻轻哼了一声,抱着李云:“叔叔,今天我好高兴。”

  “哪儿高兴了?”

  “嗯…反正就是很高兴嘛,”小柔嘟了嘟嘴。

  “高兴就好,”李云笑呵呵的道,话音一转:“另外,你这小娘皮,还叫叔叔?该改口了吧。”

  小柔听此,风娇百媚的笑吟吟道:“相公~”

  说着,她站起身来,拉起裙摆,露出一小截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腿,轻声道:“那相公,洞房花烛,应该休息了,你看,我穿了你最喜欢的袜子。”

  “好的娘子,”李云哈哈一笑,抱起小柔,往床上一丢,自己也摔了上去。

  劲风扩散,吹灭了烛光。

  洞房花烛值千金,夫妻一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许久后,摇动的床停止,李云怀抱大汗淋漓,已经陷入沉睡的小柔,抱着自己妻子,看着妻子的那张柔弱的面孔,笑着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紧紧抱着小柔的身子,仿若抱住了世界。

  满足的真实感,让李云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渐渐睡着。

  滴答,滴答。

  一滴滴水珠落入淡蓝色的湖面,掀起朵朵扩散开来的涟漪。

  水珠滴落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极为清晰,寒风凛冽,似乎透过了窗户打在了李云的身上,那冰冷的冷风,让李云都打了个寒潮,猛然惊醒。

  入眼处,一片雪白。

  大片大片的苍茫白雪,群山也穿了一层白衣,将整片地带包围。

  中心,是一片无比巨大的胡泊,湖水淡蓝,散发着隐隐的气体。

  湖中又有一小片地带,一颗大树拔起数十米高,绿茵茵的大树,是整片白色世界里唯一的生机。

  李云见到这一幕,眉头紧锁。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在家抱着小柔睡觉,为何突然出现在这儿了。

  古怪。

  此地,又是什么地方?

  李云紧皱着眉头,脸色异常难看,他环首四周,随即突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脸上的剧痛让他清晰认知,自己好像并不是在做梦。

  蹲下身子,手掌刺入雪面,舀其大把的白雪,感受着手上的实物和真实的冰冷,李云将雪花散去,脸色越来越凝重。

  “很真实…此地究竟是梦境,还是自己被人所设计了,突然被传到于此?”

  李云凝声喃喃自语,无论是哪个消息,对他而言都不利。

  这代表自己被人给盯上了,可究竟是什么存在,能够在自己毫无任何察觉的状态下,将他带到这儿?

  宗师估计没有这等实力,难道是大宗师?或者之上,乃至…

  呼…

  一声轻轻的女人叹息,如清风温柔。

  李云收起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脸色微变,猛然看向声音来源,瞳孔为之一缩。

  淡蓝色的胡泊中间,那片小岛的树下,一位身穿着白裙的女人坐在树下,怀中抱着一只无比神气的雪鹰。

  女人身穿白裙,身材完全笼罩长裙之下,面孔更是被一层如星空的面纱遮住,只露出了一双清澈如水仿若晶石,可看透世间人心,经历了万千岁月的美眸。

  仿若仙子。

  李云忽然有了这个念头,但他很快感觉不对,将这种感觉驱散,并连连深呼吸,体内烘炉万象真气运行,温度的提升让他渐渐的脱离了古怪的状态。

  他却是不敢再看那名女子。

  心中对女子的来历,有所猜测。

  抱拳行礼,恭敬的道:“可是伟大的雪神?”

  “雪神见李云,不知所为何事。”

  李云低着头,身躯无比紧绷。

  低头,根本不敢抬头看向那女子。

  那名女子,哪怕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看他,更没有用出一点诱惑的能力,都足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俘获。

  全身上下,仿若自然最为完美之物,令人心生向往,可人类,有如此完美?

  答案显而易见。

  滴答,滴答。

  女子没有开口回答,李云也不敢抬头,只是听着一滴滴水滴落入胡泊中的声音。

  呼的,又是一声轻叹,像是母亲在叹息孩子的不作为。

  李云不知为何,不受控制的抬起头,仿佛是身体的本能,想要让他看到声音的主人。

  他终究是抬头看向了白衣女人。

  女人也抬眸对视而来。

  如星河,如湖水琉璃的美眸,满是慈爱之色。

  女人看着李云半晌,美眸中的慈爱越来越浓烈,最后轻轻颔首,仿佛认可了李云一般,伸手舀起一碗湖水,朝着李云坡去。

  淡蓝色的湖水化作蓝色光芒,注入李云的体内。

  紧接着,女人收回慈爱的目光,下一刻。

  “叽!”

  女人怀中的雪鹰忽然大声开口。

  李云目中一花,仿若天旋地转,面前白色的苍茫世界开始犹如漩涡一般旋转,扭曲,最后消失。

  唰!!

  李云猛然坐起身来,浑身大汗淋漓,目中的血丝将双眼密布的猩红,仿若从地狱爬出的厉鬼。

  “梦境,幻境么…不…”

  李云喃喃自语,只觉精神疲惫,眉心更是刺痛,他伸出有些冰冷的右手,指甲缝隙里,还有着点点雪花渣子。

  这雪花渣子,是刚刚李云插入雪地,舀出雪花时的残留,也就是说这是真实的。

  真实的甚至不像话…

  那不是幻境,而是自己,确实被转入了其他的地方里,这样的力量,绝不可能是人类能够拥有的。

  “唔…”似是李云动静有些大,小柔翻了翻身,抱住李云,睁开眸子看了看外面,轻声道:“夫君,天色还早呢,怎么了。”

  “做了个噩梦,没事的,你睡吧。”

  李云强笑一声,拍了拍小柔的屁屁。

  小柔见此,也就不多说了,昨夜实在累,用了毕生所学和九牛二虎之力,差点把自己给折腾晕厥。

  此时翻个身,很快就继续进入了睡眠之中。

  李云看了眼窗外,外边刚刚有着白色,估摸着不过六点左右。

  但现在想睡也睡不着,经历了刚刚的事件,李云浑身再无任何的睡意。

  想了想,李云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穿好衣服,走出了屋子。

  屋外,天气阴沉无光。

  冰冷雪花夹杂着淡淡红色落入地面,给苍白的雪地,却是增添了一点红。

  李云抬头看着天空,沉默良久过后,摇摇头:“罢了,相较于那种存在,我只不过是一个大号的蚂蚁,武人与普通人,没有区别。想太多也无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强大自己才是真理。”

  “只是…雪神在临走时,似乎给了我一些东西,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李云摸了摸身体,全方面内视,却也没有看出个什么不对劲。

  心情很是阴翳。

  不过李云却是忽然想到,自己拥有面版,面版可深层次的反映自己的状态,那些词条便相当于自己的天赋,或者身体状态。

  或许打开面版,能够看出一些不对劲。

  想此,李云没有犹豫,心念一动,打开面版。

  见到面版中的一道词条状态过后,李云瞳孔为之一缩。

  “怎会这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