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159:强悍的黑山阵,黑甲军强大的秘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60章 159:强悍的黑山阵,黑甲军强大的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0章 159:强悍的黑山阵,黑甲军强大的秘

  一片苍茫银白雪地间,冷风呼啸,飞雪飘洒。

  以地面为砧板,以寒风为刀,切割着众人的身躯。

  本是极冷的天气,此刻间众人却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寒冷,反而是感到了令人心悸的炽热。

  街道之中,那道黑色的身影张开双手,仿佛世界的中心,又仿若一颗黑红色的小型烈阳,黑红色的真气就像是大团灼烧污秽的净世火焰,随着双手张开而扩散,将周边的空气扭曲,白雪融化。

  十度,二十度,三十度,四十度,五十度……

  温度以恐怖的姿态自黑色身影中迅速攀升,以李云为中心,方圆百米雪面飞快融化,周边距离最近的空间,就像是被炽热的温度所扭曲,好似连空间都无法承受这高温。

  哒。

  李云静静的听着,待听到宗师提升至大宗师时目光微动:“这黑山阵,我能不能学会。”

  张言瞳孔一缩,浑身汗毛倒竖,身体本能的便想抬臂抵挡。

  这紫眸,其真正的名字为慈爱之目。

  张言身躯膨胀三分,体内暴增的力量使得面红耳赤,乃至双眼布满血丝。

  “那是能让你绝望的力量!”

  黑甲胸口处,猛的闪烁一道光芒,随之身后一众黑甲士兵身躯微震,像是连锁反应般,随着张言的咆哮,这些士兵们脸色一个接一个的煞白。

  “直说。”

  左手呈剑指,张言连忙点胸,几下吐出一大口恶臭的血液。

  咔嚓,咔嚓。

  这般气势,这等浑厚磅礴的真气。

  这是陈华峰在给自己传音。

  “将这些黑甲士兵洗脑,”李云指挥道。

  李云皱眉:“为什么。”

  他画着妆容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李云,咬牙切齿的道:“你的实力,估计一些真气境武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放在温道府也能在一个一流宗门里当长老了,为何来到这个小地方,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听到,便永远不要听了。”

  面前这个人,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实力,必然有着其他企图。

  一掌之下,张言右手直接废掉。

  “另外,你们校尉陈华峰,实力有多强?”李云紧接着问道。

  花了这么多的银两,结果到头来,屁用没有。

  “派几个轻功高超,隐匿手段极强的人,包围黑甲军驻地,查探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刚刚那一掌,除了没有使用叠浪以外,差不多就是这个状态下的全力了。

  “你似乎并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李云看了一眼张言,又看了看身后那一队已经瘫软在地没有反抗之力的黑甲士兵,用力拍了拍张言的面孔,啪啪作响。

  因此,能让陈华峰这位宗师,赶紧离开才是最好。

  “为何,你的真气拥有这么多种特性…”张言极为不理解的轻声道。

  “做到这三步,才有可能练就黑山阵,而这仅仅只是我知道的,恐怕练就黑山阵,还需要更多的条件,外人想要偷学,绝无任何可能。”

  李云瞳孔一缩:“他不过一个校尉,怎么会是宗师?黑甲军实力强到这种地步了?”

  李云看了他一眼,平静道:“别想了,这条街已经被覆盖,周遭更是设立了一种阵法,禁止所有声音传达出去。”

  声音极大,传达很远。

  是他小看了黑甲军这些人的贪婪。

  砰砰,张言轻轻敲响房门。

  张言见此,陡然之间仰天大声咆哮:“大人,救我!!!”

  效果,他刚刚见到了。

  不假思索开口道:“我们黑甲军三大军部使用的阵法,是国师和两位阵法大家研究数年而成,名为黑山阵。”

  “黑山阵又有百山阵,千山阵以及万山阵,极限下,可链接一万黑甲士兵,将力量融合于主将一人,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目前便有蛟海军部一位大将统领万人,从宗师提升至大宗师的事例。”

  他大声咆哮着,有了死亡的准备,张言没有一点畏惧。

  “你的意思,这个华阳县里,我和陈华峰只能活一个?”李云吐出一口浊气。

  “说说,这黑甲军的大阵究竟是什么东西,”李云问道,他对黑甲军这个大阵极为好奇,甚至心里有些炽热。

  他打量着张言,又看向其身后一众脸色煞白的黑甲士兵,张言胸口处,有着一圈圆形的白色发光纹路,而身后的黑甲士兵,黑甲胸口位置有着光斑亮点。

  李云深吸一口气,战意昂然:“以我华阳县全部的力量,加上我,想必能够与宗师一较高下。”

  练武将近一年,李云已经抵达真气圆满的境界,因此,也从书上或者其余人的口中听过关于宗师的强大之处。

  “总是觉得自己所向披靡,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那种自信的样子,让我好笑。”

  李云看着张言这队黑甲军迅速离去的背影,头也不回的道:“说吧。”

  要是一个区区校尉就有宗师级别的实力,他现在就要做好放弃华阳县的准备,不如找个安稳的地方等大世开启再说。

  张言走进屋子里,陈华峰依旧一身黑色重甲,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的把玩着手中的黄金玉镯。

  “你这种人,不能信,要杀要剐随意就是,等我死了,校尉大人不会放过你的,你永远不知道,陈大人的实力有多么恐怖!”张言狰狞的道。

  他到底还是不想与一位宗师起冲突。

  唰!

  一只洁白如玉,包裹着炽热的黑红真气的手掌拍爆空气,重重拍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张言目光随之凝重的紧紧盯着李云。

  咔吱。

  “是,主人,”张言抱拳行礼,带人离开。

  ‘速来见我。’

  “看着我,”李云道。

  已经属于武道金字塔前端的存在。

  绝顶真气境武人,放在温道府那种地方也算个人物,这种人物,一般很少出现江湖与人争斗,绝大部分都会潜心思考自身武道并融合整理出绝技,或者搜寻真元丹的药材,为突破宗师做准备。

  话落,李云抬头。

  “宗师有多强?”

  所耗费的人力财力,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的,这是倾尽一个国家的力量才得以完成。

  “这就是黑甲军的阵法?”李云蹙眉,俯身弯腰,想了想,还是蹲了下来,仔细的端详张言胸口黑甲,根本不在意对方。

  李云蹙眉:“正常一点。”

  李云看向张言,平静道:“带人回去吧,告诉张言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呆在他身侧,一有情况立即告诉我。”

  毅力精神和修为只要不超出使用者太多,就会被控制。

  张言彻底绝望,实力的巨大差距,让他毫无任何办法。

  “宗师,不可辱么…”李云轻声呢喃着这句话,站起身来,收敛一身黑红色真气:“我也足以虐杀真气武人,你认为,我与陈华峰交战的话,胜率有几成。”

  裴娘子担忧道:“主人,陈华峰乃宗师强者,要是真如张言所说的那样必有一战,我们应该如何做?”

  “不能,”张言摇头:“没有一点可能。”

  这周围,已经布满了白莲教的高层武人。

  张言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话,开口道:“回大人,属下带人查了华阳县的四方宗血刀门以及乾坤门,其中并没有什么问题,相反三个门派还有心想要被朝廷收服。”

  黄金与玉镯在手心之中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清脆。

  唰。

  “做好准备吧,直面一位技法大成,可开宗立派的宗师武人。”

  可这张言,却挡住了,仅仅只是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

  一步缓缓踏出,清脆的脚步声在街道响起,李云接近着这队完全呆滞的黑甲军,带着淡淡的笑意。

  “说罢,查到了些什么?”陈华峰淡淡道。

  他目前,虽说能够轻而易举的打死同境武人,但与宗师抗衡,确实没有半点底气。

  “是,主人。”

  李云也能感受得出,张言心存死志。

  他走南闯北这么久,见过的最厉害的真气境武人也就是拥有三种特性,而面前这个乾坤门门主,他能感受到的便至少其中,燃烧火毒,穿透以及阴毒。

  黑甲军驻地。

  “你哪怕给他再多,他也不会收手,直到榨干你的最后的价值,我们已去了两座县城,那两座县城里,所有的江湖门派,全部覆灭,没有一个存活下来。”

  仿若平地惊雷。

  闻言,张言脸色瞬间煞白。

  “宗师?”

  “黑山阵为黑甲军最为重要的机密,我所知道的朝廷为了黑甲军所有人练就黑山阵,花费海量黄金,为黑甲军打造黑甲,”张言指着胸口的黑甲:“练就黑山阵,首先就需要这种内部有着特殊小型阵法的黑色重甲。”

  “大人,”张言拱手。

  “是,主人,”张言闻言,赶紧起身,解释道:“对不起主人,我虽为男儿身,却是女儿心…”

  唰。

  “很强,”张言目露担忧:“宗师的强大之处,在于他的技法,以及更强大的真元,是远远超越真气境的存在,任何一位宗师,哪怕最弱,也能虐杀真气境武人。”

  他虽然不清楚自己如今的实力究竟在哪个层次。

  ……

  “是吗?”陈华峰起身笑了笑:“那他还真是个好人啊…”

  黑山阵虽强,但条件太多,光是张言说的三个条件就难以做到。

  想到此处,李云忽然说道:“你回去之后,告知陈华峰一切正常,我再让人给些银两,陈华峰应该就会离开华阳县吧。”

  眼下,张言便被李云所彻底控制。

  这个乾坤门门主,如此强悍的力量,绝对是真气境的高手,乃至是那种极强距离宗师只差一步之遥的绝顶真气境。

  李云听此,眉头紧紧皱起。

  “是,”张言没有半点犹豫,连忙道:“这圆环,是百夫长以上的军官才可使用,我是校尉大人的副尉,地位高于百夫长,所以可使用圆环启动大阵,链接其余士兵提升自己。”

  “如何做?”李云转身,看着裴娘子,那张俊俏的面孔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华阳县只会有一个主人,那个人只会是我李云。”

  陡然间,他深吸一口气,动用所有力量以及加持的力量,准备全力爆发。

  技法通神,自成体系,拳可破山!

  就当李云如此想着时。

  宗师强者,在整个元国已然不弱。

  李云隐隐可见,似乎张言胸口这道白色的发光纹路,是链接这些人的某种奇特能力。

  “蛟海军阵,启!”千钧一发,张言咆哮大吼。

  “滚!!”

  陈华峰语气冰冷的道。

  这样的发展,简直太有戏剧性了。

  “裴娘子,苏绛雪,”李云忽然开口。

  “主…”裴娘子轻启红唇,欲言又止。

  “能受我一掌,不错,”李云没有回答张言,反而有些出乎意料,惊讶的看着他。

  “这…”张言欲言又止。

  这样的效果,堪称骇人听闻。

  硬受了神通紫眸一目,此时的张言,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狰狞杀意,倒像是个小女人一样,乖乖的坐在地上,尊敬又带着无比狂热的崇拜,紧紧盯着李云。

  “并不是,黑甲军虽强,但还没到校尉就是宗师的地步,不然宗师不就是大白菜?这怎么可能。”

  张言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三丈的黑衣人影,开口声音竟是有些嘶哑:“你…”

  这双眸子,仿若世间最为美丽的物品,深深的将张言吸引,不自觉的沉迷,沉入,好似灵魂都要被掏空。

  “直面一位武道之大成的宗师啊…无论怎么严阵以待,都不为过。”

  “不挣扎一下么,我还想试试传闻中的黑甲军,到底是凭什么有这般的名气。”

  意为慈爱众生,爱众生,则众生爱己,是一种极为诡异的神通。

  张言心中一沉,迟疑一会儿后道:“一切正常,且与资料上所说的一样。”

  然而预想的攻击没有抵达,李云恍若瞬移般出现在张言的面前,面容有些无奈:“如此孱弱的你,怎敢威胁我。”

  布满肌肉的手掌拍去,与李云的手掌对碰。

  浅水养不出蛟龙。

  整条手臂,通体赤红,手臂血管炸裂,穿透的劲气将内部摧毁。

  “其次,还需要每一个士兵不时吞服一种黑色丹药维持,最后还需要练一门精神类的武功。”

  彭。

  “原来如此,”李云听此,心中松了口气。

  张言不自觉的被紫光勾引,最后和李云的视线对视。

  “你这胸前的发光圆环,就是启动黑甲军大阵的特定之物?”李云直接打断张言,淡淡道。

  雪神那个女人用手段把词条安在他的面版过后,李云也不再需要裴娘子的帮助摧动神通,自己便可以摧动这神通。

  除去无法对同等水平的雪神恩赐之人使用意外,这道神通,对这些普通人和武人就是降维打击。

  李云说罢,转身看向雾云山脉的位置,眸子闪烁些许波澜。

  哪怕四方宗的所谓四方大阵,极限五六百人之下,也就提升一两成的力量,和这黑甲军的阵法相比,提鞋都不配。

  毒性自真气进入体内,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极为不适的感觉。

  若是可以得到黑甲军的阵法,对自己的实力必然会有一个巨大提升。

  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两个绝色女人出现在李云面前。

  与宗师这种人物交战,李云没有半点把握。

  “怎,怎么可能,”张言涂抹了胭脂的嘴唇此时却毫无血色的颤动,胭脂被汗水抿化,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废的不成模样的手臂。

  目前,他知晓黑甲军如此强大有着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层出不穷的宗师,极其庞大的高层战力,第二个便是名声极大的黑甲军大阵。

  “是么,”听此,李云眉头紧蹙,打消了心里的那点想法。

  一双眸子充斥深邃无比的紫色,紫色的光芒几乎透过眸子。

  李云见此,只是点了下对方穴道,真气涌入其体内,将其封锁,无法用力。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个呼吸,直到张言彻底瘫倒在地,浑身大汗淋漓过后,李云才收回眸子,浓郁的紫光收敛。

  但相较于传闻中的宗师,恐怕还是差了不少。

  轰隆!

  “最多三成!”

  陈华峰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一阵劲风扑面而来,房门自动打开。

  不过三十人,使用大阵后,便能让区区一个透劲实力的张言力量大增,可硬抗他常态下的一巴掌。

  刹那间,面前景物仿佛天旋地转,濒临破碎。

  听此,李云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隐晦不定:“我明白了。”

  陈华峰淡淡道:“那个李云你觉得如何。”

  忽然面色一青。

  张言面容凝重,声音低沉:“宗师。”

  张言等人回到大院过后,吞服丹药恢复小半伤势,还未等他继续疗伤下去,一道熟悉的沉闷声音便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再者,就这些连宗师都没有的门派,也配被朝廷收容?垃圾就该有垃圾的觉悟,泯灭于历史,变为我的战绩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张言脸色有些难看,重新穿上重甲,深呼吸几次,压下内心的一些惶恐过后,迈步离开屋子,随即抵达主屋面前。

  张言右手自手背乃至肩膀处的黑甲军臂甲,通通碎裂炸开,掌心中,更是滋滋作响,血肉被烤焦的肉香味传来。

  “李某只是一个喜欢平静生活的普通人,控制华阳县也是不得已为之,本来你们来就来吧,演一场戏,给你们点钱,之后一走了之对你我都好。”

  “元国更有一句话,宗师不可辱!”

  超过三十吨的骇人力道加上七种真气特性的附和,恐怖的力量将张言膨胀至两米一左右的身躯双腿直接拍入地面半丈。

  “是,”两女轻轻点头,立即上前运行神通,约莫一炷香后,两女脸色有些惨白的回到李云身后,三十名黑甲士兵,已全部蛊惑。

  “强大宗师,一怒之下,甚至可一己之力屠杀普通上万人军队。”

  按理而言,像这种真劲透劲的武人,一巴掌就得被拍死。

  毕竟,有关宗师的记载,都太吓人了。

  李云淡淡开口,看着张言胸口黑甲依旧发亮的光环,突然道:“你们黑甲军的大阵,究竟是什么东西,说了,饶你一命。”

  他所用的阵法,乃四方宗的一种小型迷幻阵,极为实用。

  “可偏偏,你们这些人总是喜欢找死。”

  “他的目的,是回到军部后,在军主展现宗师实力,以他五十岁的年纪抵达宗师,只要受到军主青睐,便会一飞冲天,地位更上一层。”

  大汗淋漓,将黑甲都淋湿的出现光泽。

  张言点头,他被紫眸注视,已经被洗脑完全,百分百忠心于李云。

  叹了口气,幽幽道:“可惜,骗不了你,罢了。”

  李云平静道:“我不喜欢重复。”

  炽热的温度扑面,张言额头处的刘海瞬间扭曲燃烧,骇人的掌风使得张言画着浓妆的面孔扭曲,身体的本能在疯狂告诉他,这一掌落下,必死。

  张言道:“只是陈华峰在校尉中算是特例,他本就是绝顶的真气武人,更是领悟绝技,距离宗师也就一步距离,半月前获得真元丹后,便抵达宗师境,整个黑甲军里,唯有属下知道此事。”

  地面猛然炸出大坑,一股狂风扑面而至。

  张言却是摇头,打破了李云的幻想:“不会。”

  “主人,陈华峰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华阳县的任何一个宗门门派,”他半跪在地,凝重道:“一是军规要求,扫荡江湖门派或者收容江湖门派,二则是陈华峰这个人,极其贪婪,是一个喂不饱的家伙。”

  以二者为中心,方圆数十米咔嚓脆响,青石板砖碎裂出现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密密麻麻,蔓延极远。

  “是,主人,”裴娘子拱手行礼。

  “想被收容?呵,”陈华峰冷笑一声:“真是有意思,这些门派,享受了不知道多久,如今知道危险来临就想要逃,哪有这么容易,账迟早会清算。”

  “没错,”张言沉声道:“陈华峰此人,贪婪自傲,名单上的门派被全部覆灭是必然。”

  宗师者,武道之大成,堪称技法于某道无敌,可开辟门派,传下自身绝技是为宗师。

  张言听此,拿出与往常一样的姿态,捂嘴轻笑:“大人说的对。”

  下一刹,猛然出现在张言面前。

  陈华峰如同猛虎般的眸子盯着张言,大手按住他的脑袋,微笑道:“我亲爱的副尉,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