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198:师兄大婚,回椿阳镇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199章 198:师兄大婚,回椿阳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9章 198:师兄大婚,回椿阳镇

  “主上是想…”赵庭章表情一愣,随之领会到了李云的意思,眼神惊悚,就像是看着怪物般。

  “主上有把握吗?”赵庭章吞咽了口唾沫,竟有点口干舌燥了。

  “让他们来便是。”

  李云没有直接回答赵庭章,只是背负双手,表情平淡,眸中的冷色其实就回答了赵庭章。

  他已经厌烦了,厌烦了这种躲躲藏藏的感觉,朝廷既然想要动他,那么便来吧,直接一网打尽全部的来犯者。

  以绝对的实力告诉这元国天下,这座华阳县是他李云的。

  流光一个大宗师就能掌控偌大的龙华城,他难道还无法掌握区区一县之地了?以现在的实力,李云有信心宗师境界内,一品之下来一个杀一个。

  何况魔神高高在上,那些魔神的伟力宛若真正的神明,在祂们大手控制下,天下大乱是必然,元国朝廷崩溃也是必然。

  既然迟早崩溃,那么自己也不必要隐藏了,掌控华阳县,覆盖周边城市,收割词条,这便是之后自己的道路。

  毕竟一大堆词条可是嗷嗷待哺等待着合成…

  “会不会太挺而走险了…”裴娘子有些担心:“毕竟朝廷势强力足,要是超出主人您的控制…我们应该如何是好?”

  “只需做,”李云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朝廷此时与流光为敌,内忧外患,他们不会将太多的重心放在我的身上,所以便一击打痛他们,我不想以后华阳县到处都是朝廷的细作。”

  “奴家明白了,”裴娘子行礼,重新坐下。

  “此事交给你了,赵庭章,”李云看向赵庭章道。

  “是,主上,”赵庭章拱手行礼,正色道:“我不会让您失望。”

  “嗯,”李云点点头,他对赵庭章的能力还是较为认可,此人虽然没有任何战力,但在权谋一术以及管理一地上,做的极好,华阳县能够维持如此惊人的秩序,赵庭章功不可没。

  “另外,还有一件事需要禀告主上,”赵庭章轻声道:“您的师兄,周松前段时间亲自来了一趟华阳县,给了您一张请帖,可惜当初您在龙华城修炼,这张请帖我为您保存着。”

  说罢,赵庭章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大红请帖。

  “师兄?”李云愣了愣,一步出现在赵庭章面前,拿过请帖看了看:“师兄这是成婚了?他不是明年成婚么。”

  赵庭章摇了摇头:“此事老朽不知,不过您师兄确实是要成婚了,就在后日,主上您要回一趟椿阳镇吗。”

  “成婚了…真快啊。”

  李云忽然有些唏嘘,时光一去不复返,转眼之间,那位帮助他颇多的师兄竟然都快要成婚了。

  那个酒量极差,又讲义气,却是一个舔狗的师兄。

  来到这方世界快要一年,不断的战斗修炼中,其实李云已经完全融入了这片世界里,比起前世的安稳,他有时又喜欢这一世,那种战斗中的热血沸腾,这是一种极为复杂别扭的情感。

  他喜欢安稳,有时却又沉迷战斗,很多时间李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这片世界里李云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亲人,他认可的亲人也就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妻子小柔,一个是帮助自己很多的周松周师兄。

  另外一个则是掏心掏肺对自己付出,却已经不知去向何处的唯一师父,孙长青。

  周松成婚,他自然是要去的,哪怕再忙也会抽空去一趟,李云将请帖收入储物空间中,说道:“准备好马车,明日出发。”

  “是,主上,”赵庭章拱手行礼。

  李云点头,便准备离开。

  “主上,老朽有一事想要知晓!”

  先前那位四方宗宗主,白发苍苍的真气境老者鼓起勇气开口。

  “什么事?”

  “老朽想问,清风师侄去往何处了?”老者凝重道。

  “清风,他另外有机缘,放心便是。”

  李云随口回答了对方,身影如梦幻泡影般炸开,消失无影无踪。

  众高层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赵庭章起身叹息,朝着众人抱了抱拳道:“诸位,多多提升自己吧,现在的我们已经难以跟上主上的步伐了,我等的作用便是为主上维持好华阳县的秩序,他剑指所向,我等便维持后方即可。”

  “内斗就不必了,你们裴娘子和四方宗两派系,继续内斗下去,无非不过自取灭亡,终究会有更强的人代替你们,诸位仔细想想罢,告辞。”

  说罢,赵庭章转身离开。

  裴娘子与那位老者对视了一眼,以冷哼不屑两声结束。

  ……

  翌日清晨,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华阳县的城门行驶而出。

  架势马车的两人,是两名白莲教的年轻弟子,同时也是白莲教最为天才的精锐弟子。

  岁数不过二十,修为便已经达到了真劲,天赋为上上,假以时日抵达真气境也不无可能。

  在华阳县中,这两人可以说风头一时无两,更是白莲教最为耀眼的两颗星星,可如今,这二人却做着马夫这样的职业。

  然而两人却并没有半点不悦之色,反而满脸的认真的做着这份工作,内心更是紧张又兴奋,以至于难以控制心跳。

  他们很清楚,为了让二人坐上这辆马车担任马夫,身后的大人物付出了多大的力气。

  这两人,一人为裴娘子一脉,一人为四方宗武人一脉,他们两人能够坐上马车担任马夫,是两个派系争斗的结果。

  两人也很珍惜,比练武时都更要郑重,因为他们很清楚,身后的大人物比起马车内的这位,连个屁都算不上。

  马车里坐的男人,可是真正的白莲教教主,华阳县的掌控人,朝廷通缉第一,杀死四名宗师的武道大能。

  若是能被随意指点一句,必定对武道大有裨益,要是被收为徒…

  两人越想越兴奋,更加认真的驾驭马车,甚至于暗中开始较劲。

  咕咚咕咚。

  车轮滚滚,马车碾压雪面,拉出两道车痕。

  马车内,精致无比,通体由散发着香味的沉香木打造,最深处设置了一张无比柔软的大床,正中则是一只空心的小火炉,散发着热气,使得马车里极为温暖,与外界的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云与小柔坐在床上,他悠哉跟个大爷般的躺在小柔白皙柔软的大腿中,小柔轻轻的剥着橘子,喂进李云的嘴里。

  小柔满脸的笑意,她很喜欢与相公一起的两人世界,平日李云都很忙没有时间陪伴自己,如今有了时间,小柔很珍惜。

  “相公,咱们大概多久到椿阳镇呀,”小柔温柔的问道。

  李云吃了口小柔的大橘子,随口道:“那马有着异兽血脉,速度很快,估计明日清晨左右就能抵达了。”

  “哦,这样啊,”小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有些好奇的放低了声音:“那两个车夫呢,看着这么年轻而且气度非凡,他们应该不是简单的车夫吧。”

  “娘子好眼力。”

  李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正色道:“这二人是我一个朋友安排过来保护我们的,这两人可都是武道高手。”

  “有相公你的武功高吗?”小柔瞪大了美眸,好奇问道。

  李云闻言,食指和大拇指虚空捏了捏:“我也就比他们高大概一点点罢了。”

  说罢,李云不想在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再说下去他就不知道怎么编了,拍了下小柔的肩膀:“睡会吧,明儿就到了。”

  “嗯嗯,”小柔听话的点头,直接躺在了床上。

  李云则坐起身来,盘腿而坐五心朝廷开始修炼,时间充足,总不能浪费时间。

  他突破宗师过后的好处还没有全部吸收完毕,每一天肉身都在缓慢而坚定的提升着,目前李云正在思考,如何突破一品宗师,使得精神力融入一招一式中,达到每一次出手都有着精神力冲击的地步。

  这一点很难,没有特定的武功指路,李云目前也只是摸到了一点边缘,想要无中生有凭借天赋融入,恐怕需要时间不少。

  心神沉入,全力修炼中,李云倒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外边两人的低声细语,这二人正较劲。

  对此李云并未理会,只是咳嗽了一声,外边两人就立即闭上了嘴,不敢再发一言。

  对于华阳县的一举一动他很清楚,白莲教两派的暗中争斗他更清楚,这两人就是白莲教两派争斗出来的结果,对于下属的这堆破事李云懒得理会也懒得出手。

  只要不拖自己的后腿便可,其他随意,收起心中思绪,李云再度沉浸于修炼之中,脑海中构思,将精神力压缩,试图融入武功技巧内。

  …

  翌日清晨。

  彭!

  一只破旧的瓶子被人重重的砸在地上,碎片飞溅炸开,恶臭的臭水从瓶子内泄露而出。

  “他娘的,什么都没有!”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强壮男人用力踩碎碎瓶子,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三人道:“将你们祖上的传承武功给我们,莫要逼我杀了你们!”

  “老夫给你们!”

  老者护着两个年轻人后退,一边说着,却是退出了房门外。

  然而整个院子已经围满了人,老者环绕周围,不说院子围满了人,更为绝望的是在强壮男人身边,骑着一枣红大马的强壮女人。

  女人红发披肩如火焰,一道刀疤从面容到胸口,仿佛将整个人劈成两半,面容极为狰狞丑陋,身披盔甲,盔甲呈现两半,包裹一左一右两边身体,显露中间的大片肌肤,最为惊人的是女人的强壮的肉身。

  宛若远古凶兽般强壮,骑在马上时如同一座小山,她双手比常人大了一圈,就是对方,使得老者身受重伤。

  老者目光瞬间暗淡下来,他身后的两个年轻男女更是脸色绝望。

  “林叔…我们走不掉了,”长相清秀,穿着淡红长裙,岁数不过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惨笑道:“逃了两天两夜,还是没有逃出来。”

  “小姐不要绝望,老夫一定会护着你们离开的,”老者沉声说道。

  “你们确实可以离开,”强壮男人扣了扣耳朵,扣出一大坨的耳屎,他随便朝着一个方向弹了出去,玩味的盯着三人道:“但先得把你们祖上的传承武功交出来,否则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

  “你们究竟是谁!”老者死死的盯着马上的红发女人:“武功如此高,我们林家似乎并没有得罪过你这号人物吧。”

  马上的红发女人闻言笑着看向老者,声音嘶哑低沉,像是被火焰灼烧了般。

  “你们林家祖上出过一品宗师,如今你们林家家却道中落,后人守不住基业,这份传承武功对于你们而言就是祸端,难道你不明白吗?”

  “而且,你们这些低贱的肉人,伺候我这样的天人,理所应当,”女人笑着,张开了双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老娘的耐心是有限的,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武功给我,放你们走。”

  轰!一股威压气息自女人为中心扩散炸开。

  众人竟感觉自己仿佛沉入了海洋之中,窒息感扑面而来。

  老者涨红着脸,几乎是咆哮着吼出声音:“老夫给你!”

  威压瞬间消失。

  女人伸出粗糙的大手,低头冷漠的俯瞰着老者:“给我。”

  呼!

  老者深吸一口气,从包袱里取出一块册子般的玉石,在众人满怀期待的眼神下走出一步。

  彭!老者忽然右手向后拍出,柔劲炸开,将两人直接拍出院子里。

  “都去死吧,一群杂碎!!”老者张开双手咆哮怒吼,本就涨红的面容滴出了血液,身体迅速膨胀,真气在身体之中疯狂涌动。

  “这老东西要自爆!”强壮男人脸色大变。

  红发女人表情微变,立即以真气包裹对方,然而下一秒,轰隆!

  地面颤动,一朵烟云升起。

  院子颤颤,房屋破碎塌陷成了废墟,血腥味充斥周围。

  彭。

  大片石块炸开,红发女人从废墟中走出,随之是强壮男人,以及十名下属。

  “这该死的老东西!居然还有这一手,他娘的杂碎!”强壮男人骂骂咧咧的道。

  红发女人吐出一口腥臭的气息,注视着院外:“无所谓,那两个小家伙跑不了多远,他们身上有我的烙印。”

  “不过…”红发女人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容:“没想到的是,这区区一个小镇子,居然能走出两位大高手。”

  “两百年前的一品宗师林辰在这里诞生,似乎最近名扬天下的魔道宗师孽火,也是在这椿阳镇里诞生的。”

  “等把那两个小家伙抓住后,我们再去以前孽火宗师的住址去看看,或许能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