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200:浑元真法,远古遗迹,一品宗师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201章 200:浑元真法,远古遗迹,一品宗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1章 200:浑元真法,远古遗迹,一品宗师

  第201章200:浑元真法,远古遗迹,一品宗师的两个要点

  “这是…”

  苍茫雪白之中,李云像是失了神般呆呆的站在雪地上,手持玉册,任由白雪洒在身躯,黑色长发轻轻飘舞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显出空洞之色。

  林家两兄妹见这位强大的魔道宗师突然呆滞原地,面面相觑,疑惑这个厉害的魔道宗师为何突然没有了动作。

  林秋秋美目微微闪烁,看着李云手中的玉册,突然上前一步。

  “你想做什么!”两名白莲教的天才弟子立即挡在李云面前,冷声道。

  林秋秋素手摸向身后被衣摆遮挡住的短刀,面上露出无害的甜美笑容:“两…”

  啪,林松抓住林秋秋的手臂,连忙朝两人道歉:“抱歉两位,她天生爱动,应是跪久了身体不适。”

  对方钻进自己被窝,也是真正有肌肤之亲的开始。

  “前辈您实力强大,而且德性根本就不是朝廷所说的那般杀戮成性,晚辈相信前辈一定是有所苦衷。”

  李云看着两人的背影,随手一弹,一大一小两丝紫金色的真元射入狂奔中的二人身后。

  除此之外,最为重要的便是玉册所记载的神秘之地——远古遗迹。

  不久后,一位身材强壮,两米左右高大宛若小山般的中年男人,背负着门板大刀,气势汹涌如猛虎下山般走了过来。

  “好的,教…大哥,”外边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差点说成教主二字,心有余悸的同时,两人转移路线。

  “不错,你家老祖挺厉害,”李云点点头,把玩着手中玉册,轻声道:“不过三十五之年龄就达到了一品宗师之境,只差一步成就大宗师,可惜还是死了。”

  浪潮拳馆?李云眼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

  “去那一趟,”李云开口,话还没说完,小柔就打断了他。

  车外白一听到李云的声音,身子微震,赶忙回答:“回教…李大哥,据消息上来看,您师兄是在浪潮拳馆中摆设婚宴。”

  “相公真厉害,”小柔嗯了声,看着窗外的飞雪,有些忧愁:“天气确实越来越冷了,先前停了雪,现在又开始下雪了,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要是以后一直如此,咱们的孩子那该怎么办啊。”

  “谅你也不敢忘,”小柔哼了声,与李云出来一趟,她好像轻松了很多,最后看了看周围,小柔主动拉起李云的手:“相公,咱们走吧。”

  “高兴?哈哈,”老者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眼泪都给笑了出来,甚至于捧腹大笑:“可别装了老家伙,咱们谁不知道谁啊,你可是难受的很。”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好似回到了一年以前。

  “我们到了,”李云轻声对着小柔说道,牵起她的小手走下马车。

  呼

  风雪呼啸,冰晶般的雪花不停的飘落,入目之处,除了一片白茫茫,便是前方那一座几乎被白雪完全遮盖的破旧小屋。

  区区真劲武人,对一位宗师强者动手,实在是天真的不像话,估计是个被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女娃。

  头发花白,身子越来越佝偻的吴宗云见到中年男人顿时眼前一亮上前招呼:“黄帮主…”

  只是玉册记载的遗迹之地,与那尊魔神有着关联?半人半兽的神像,可直接将雪神去除,雪神样貌为人形态,且极为美丽,半人半兽与祂毫无关系。

  吴宗云闻言放下茶杯,苍老的双目盯着这个自己最爱,也是害了自己前途的弟子赵涛,沉声道:“你师姐和周松两情相悦,为何不嫁?”

  李云看了看窗外,马车已经进入了镇子内。

  小柔目光怀恋的看着周围,走上前摸了摸冰冰的大床,忽的不知想到了什么娇嗔的对着李云道:“相公,还记得第一次吗?”

  同桌有一拳头肿大的苍老老者忽然大声道:“今日你女娃大婚,干嘛瘪着一张脸。”

  十多个呼吸过后,李云恢复身材,目光带着些许惊喜,上下打量着手中的玉册:“林元是你们老祖?”

  浑元精神法记载,人体最重要便是精气神三者,神之一字,是走向更强大的生命层次里必须拥有的一个东西。

  “你看,这儿是不是椿阳镇的大门?”

  那个林家男子有点小聪明,只是妹妹太傻,竟然想对自己动手。

  这两丝真元是被他稀释到了极致,注入两人身体中后,虽然不会立即死亡,但长时间下来,身体会因为两丝真元的原因而出现一系列的问题最后死亡,简而言之活不过半天。

  咕咚咕咚,马车继续行驶。

  他忽然觉得有些陌生了。

  “恭喜黄大哥!”

  挥手将屋外积累的雪堆清理干净,李云推开房门,两人小心翼翼的迈过门槛。

  原本新郎官是没有招待客人这个说法,而且婚宴地也不会是在女方家中,但周松家里除了妹妹以外父母已经去世,所以为了方便也算是妥协,还是设在了拳馆中。

  但现在,李云自觉性子善良了点,只是小小的惩罚了那两个小家伙,让他们从立即死亡到了能多活半天,很是不错。

  洞口狭窄,通过后,竟是别有洞天。

  林松苦笑道:“温道府被蛟海军部清扫,我们林家也家破人亡,唯有我和妹妹跑了出来,可惜不知何原因走漏了家传密宝的消息,因此我们才逃难到了此处,也幸运遇到了前辈您救我们一命。”

  “嗯,上个月前,在华阳县里侥幸突破,”黄洪高兴的道,真劲武人,放在一县之地也算个高手了,他梦寐以求的境界突破后,自然高兴。

  对于这四位魔神,李云所知很少,未知便意味着恐惧,李云不愿恐惧,他迟早会面对这些魔神,所以无论如何,远古遗迹有必要去一趟,或许能够了解到更深层的信息。

  “抱歉抱歉,我们绝无恶意,”林松一脸讪笑。

  “白一,我师兄于午时大婚,他们目前在何处?”李云收回目光,开口问向外面的两名白莲教弟子。

  李云看着妻子陷入回忆,他也不禁嘴角上扬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这种平静幸福的感觉,他很喜欢。

  刚刚自己学习玉册中信息时,李云可并没有完全放弃警惕,精神力释放下,方圆六十米一览无遗,这两个小家伙的心思,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

  小柔果然被这个话题吸引了,赶紧趴在李云的身上,趴在窗口看着镇子的大门,轻声细语着:“还是和一年前的一样,就是更破了些。”

  周松惊喜道:“黄大哥已经进入了真劲?”

  周松穿着一身新郎官的衣服,没有去见新娘,因为还没有到时间,此时正和岳父吴宗云一同招待着前来的客人。

  马车缓缓行驶,李云看着窗外后退的一座座低耸破旧的房屋,同时以精神力凝聚在马车外形成一个乳白色的箭头,指引着方向,突然的箭头给两个弟子吓得不轻。

  “好,听你的,”李云笑着拍了拍小柔的屁股,引得对方一阵娇嗔怒打。

  “我是越来越心善了,”李云忽的轻声感叹一句。

  不过对于李云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他的路自己已经走了出来,且即将成就一品宗师,对他而言,这门武功最重要的更是它记载的精神锻炼法——浑元精神法。

  “可周松这家伙傻…”赵涛还想开口,却被吴宗云的冷厉眼神制止。

  看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李云忽的感到一种唏嘘感,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才开始习武那段最难熬一顿吃不了一个肉菜的经历仿佛在眼中变成了一张张连串的图画闪过。

  没一会,马车穿过一道道破旧的道路,行驶到了一片宽广的雪地中停下。

  “多谢两位,”李云抱拳,牵着小柔的手走向屋子。

  林松认真说道,内心却是紧张的快要憋不住尿了,他说这些美话,只是想稳住这位被朝廷通缉的魔道宗师。

  内部无比宽敞,通天树木比比皆是,更有着无比巨大的宏伟建筑,以及许多半人半兽,栩栩如生仿若有着神智的神像。

  气氛极为凝重,空气都仿佛在这种低气压的气氛里被凝滞,周围唯有风雪的呼啸。

  除了雪神以外,李云所知元国的魔神便还剩四位,分别为血魔、山河神、兽神和水神。

  “不再待会?”

  两个白莲教的天才弟子听到这句话,面面相觑,不敢多言。

  “滚远点!撤出三丈外!”一名长相俊俏的弟子冷声呵斥,甩袖打出浓烈的劲气,形成一股气浪将林家两兄妹打出十米开外。

  话音落下,李云钻入了温暖的马车内。

  李云笑了笑,将小柔抱在怀中安慰道:“没事,大雪天的越来越冷了,环境也变差了,不过就是几个小毛贼而已,你相公很轻松就解决了。”

  说罢,李云对着外面两人道:“转道,去贫民窟。”

  房门被打开透露进的阳光略微照亮了昏暗的屋子,熟悉的灶台,熟悉的石板地面,还有那张已经结了冰霜的大床,以及李云亲手制造没有做好的一支支箭矢乱糟糟的躺在地面上。

  “是啊,确实破了很多,”李云点点头,忽然转身看向马车旁边的两名弟子,笑道:“劳烦二位在外等候片刻,我与妻子触景生情,想要进以前的家里看看。”

  与一年前没有任何区别,反而还更加的残破,街道青石砖铺设的地面已经没人清扫,积雪完全覆盖,街上的行人更是寥寥无几。

  “慢慢来便是,迟早会停的,”李云一听到小柔说到孩子,顿时头都大了,堂堂一代宗师高手,被朝廷通缉的魔道宗师,此时竟有些慌乱的赶紧转移话题。

  贫民窟距离这条街道并不远,没过多久,马车便进入了贫民窟里。

  “过阵子,得去一趟这所谓的远古遗迹,”李云睁开眸子,心中自语,他对林元所说的远古遗迹很感兴趣,根据信息记载,这处远古遗迹很有可能关系一位伟大存在。

  “罢了罢了,你们走吧,不要告诉别人我出现在了这里。”

  迈入一品宗师,最为重要有两点,一为使得精神力融入技法,招招打出都有精神力震慑,第二点则是将精神力达到范围为方圆一百二十米,达成两者,便为一品宗师。

  周松表情微变,轻轻点头,又摇头叹息。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吴宗云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润嗓,看着不远处与黄洪交谈甚欢的周松,忽然有些烦躁,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正值晌午时分,今日的浪潮拳馆极为热闹,拳馆里上上下下一片红红火火的色彩,鞭炮时不时便响起,正门处,一张大大的喜字贴在上边。

  目前李云精神力范围只有六十米左右,距离一百二十米还有着一段距离,而精神技法并未头绪,想要成就一品,大概还需要一些时间。

  玉册内记载着一门顶级武功,名为浑元真法,从炼体到一品宗师,极为完善。

  椿阳镇,浪潮拳馆。

  随着不断深入精神力量,一路上又因为玉册中记载武功浑元真法的原因,触类旁通下,李云对精神力的理解掌控越来越强,已经足以做到一些‘戏法’。

  林松听此,大喜过望:“多谢前辈,前辈大恩大德,林家永不会忘记!”

  价值极大。

  两人速度飞快,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真劲武人的极限速度被他们彻底激发出来。

  正欲开口,赵涛却听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周松我们招惹不起,他身后是谁你很清楚,纵使老夫侥幸突破真劲,可在被老夫逐出师门的那个弟子面前,一口气就能吹死我…虽说他被朝廷通缉,但…反正且等吧,等什么时候他死了,再说其他。”

  “苦衷?”李云哑然失笑:“你说的对,我确实有苦衷,都是朝廷逼我的。”

  “好,”周松见黄洪进入拳馆后,内心叹了口气,继续招待客人。

  一年前,他第一次学武就是在浪潮拳馆中学得武功,同样也是第一次被人逐出师门。

  李云拍了拍妻子的手,点点头:“行,那就回去一趟吧,左右也要不了多久的时间。”

  马车行驶进入椿阳镇后,速度开始放缓。

  “相公,咱们进镇子了!”

  “吴老头!”

  “老夫只是高兴罢了,”吴宗云平静道。

  “相公等等,”小柔浅笑道:“我想去咱们以前的家看看。”

  “是是…”吴宗云吃了个瘪,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附和。

  “相公,咱家好像比以前更破了,”小柔带着一丝怀念看着眼前的屋子,指着那座小破屋好笑道。

  差不多招待完毕后,周松和吴宗云才进了拳馆里。

  “诶,小事而已,今儿你这才是大事,”黄洪笑呵呵的道,忽然靠近周松,嘴唇微张,无声传音过去:“周兄,你邀请了李…李前辈了吗?”

  “前段时间我看到了朝廷的通缉令,这江湖里出现了一位实力强的吓人的魔道宗师,据说以一己之力杀了四个黑甲军的宗师,引的朝廷雷霆震怒,然而到了现在,朝廷也没有杀死那位魔道宗师。”

  正好,趁着小柔回忆往昔时,李云便闭上了眼睛,梳理玉册内的信息。

  “是,林元正是我林家老祖,”林松见李云恢复过来,心中又是一紧,赶忙抱拳。

  自己好歹也算救了他们,可这女娃竟然想动手,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其中记载着一门品质极佳,堪称顶尖,足以修炼到一品宗师境界的武功,以及关系到一尊伟大存在的消息。

  小柔喜悦的声音让李云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

  李云摆了摆手。

  面对一位强大且杀伐果断的魔道宗师,他还没发抖已经算心性厉害了。

  精神力大可以融合武功技法,打出一招招摧毁他人心智的强大招数,小可以用以修炼,辅助修行。

  如此精致豪华的马车进入贫民窟,就像是一颗无比闪亮的宝石落进了乞丐群里,立即就引起了贫民百姓的围观,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快在家无事的懒汉便走了出来远远围观着。

  对于椿阳镇的这些百姓而言,这样的马车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到。

  李云淡淡说道,这个玉册由一品宗师制造而成,信息全部由精神力灌输在玉册内部,玉册只是载体,正因如此,他见玉册时上面没有一个字。

  黄洪见此,瞬间就明白了,传音安慰道:“放心吧,李前辈实力强大莫测,以他的实力,朝廷拿他没有办法的,老子看这个吴宗云心思有点阴,你且放心,今日李前辈坐不了镇压了他的心思,我来压他。”

  说罢,林松抓起林秋秋的手,没有任何迟疑转身便走。

  “相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李云一进入马车,焦急等待的小柔便走上前来抓住李云的双手。

  “咱们不还得参加周师兄的婚宴吗,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去了。”

  林元便是在这所谓的远古遗迹当中,洗筋伐髓得到机缘,从一个平民百姓成为了一品宗师。

  “我怎么会忘了呢,你忘了我都不会忘,”李云讪笑道,小柔这么一说,他立即就回想起了那个晚上。

  “我可不是什么帮主,”黄洪瞥了吴宗云一眼便不再理会他,而是拍了拍周松:“周兄弟现在才是狂刀帮的帮主。”

  必须需要精神力接触,玉册内的信息才会完全被激发出来,李云以精神力接触后,已经得到了玉册内的全部信息。

  彭。

  白一玄一两人忙不迭的点头:“李大哥随意就是,不用管我们。”

  “无妨,都是兄弟,”黄洪点点头:“我先进去了。”

  这两名弟子的名字,自从成为白莲教的精英弟子过后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代号。

  白一长相颇为俊俏,是裴娘子一脉的天才,另外一人则名为玄一,一黑一白对立,是四方宗一脉扶持起来的天骄。

  李云忽然指着窗外道。

  他们不敢靠的太近,毕竟能够坐上这样的马车的主人,地位一定很高。

  “这玉册是由伱们老祖所制造,价值不错,怪不得会有人追杀你们。”

  据林元记载所言,他是在某次上山砍树准备进城换取钱财时,遭遇了大虫袭击,大虫一路追击,最后将他追到了森林的深处,逼进了一个山洞中。

  大世将启,任何有可能提升实力和了解这些强大存在的机会李云都不愿放过。

  “师父,您真要把师姐嫁给这个憨人吗?”吴宗云旁边,身穿一身灰袍的年轻人有些不甘的轻声道。

  李云乘坐的马车制造的极为精致豪华,进入椿阳镇后,立即便引起街道上百姓们注意,好奇的目光投射而来。

  若不是平坦的雪地有凸起,以及些许木墙的颜色没有被完全遮盖,甚至都会让人以为这就是一个雪坡。

  “周兄,大喜之日,今儿我可得好好灌你一通,让你入不了洞房!”黄洪哈哈大笑道,声音如钟,气势如虹不似凡人,引来了很多视线。

  李云将玉册收回储物空间后,平淡道“继续行驶。”

  “啊?”李云愣了下。

  “昨日之日不可留,再说我又不想回到那段时间,那段时间虽然幸福但可苦了,看看回忆以前吃的苦就行了,咱们都向前走,”小柔认真的教导着李云,脸蛋白里透红的像个苹果。

  吴宗云看了老者一眼,此人以前是另外一家武馆的馆主,受伤将位置传给儿子过后,一来二去与自己倒是有了一点朋友的联系。

  拳馆宽敞的院子中,设了十三张大桌子,吴宗云快步走到最前方的其中一个桌子上,而周松则先去旁边一桌,与黄洪叙旧。

  “多谢黄大哥了,”周松颇为感动,郑重抱拳。

  若是以前,按他人若犯我我必杀人的性子,这两个年轻人已经没了。

  “当初我第一次交给你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你可粗暴了,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我那时身子骨还弱,一晚上被你给折腾的不轻,”小柔翻了翻白眼,走到李云旁边,拧了拧李云的腰间软肉:“你不会忘了吧。”

  两名白莲教天才弟子没有理会他,只是一人挡在李云身边,一人走到马车前,警惕的抽出长剑。

  赵涛愣了愣,见着沉默喝茶的吴宗云,面孔渐渐露出喜悦之色,他已眼馋周松的狂刀帮很久很久了。

  “当初我就在那看啊,越看越熟悉,通缉令上画着的,不正是你昔日觉得人家天赋低,还给你惹了点小事,你觉得麻烦就把人家给逐出师门的李前辈李宗师吗!”

  咔嚓。

  茶杯被吴宗云捏碎,额头的青筋根根暴起,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