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201:三大宗师伏杀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202章 201:三大宗师伏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2章 201:三大宗师伏杀

  “老东西,今天是我女儿的大喜之日,老夫很高兴,我警告你住嘴,否则待会老夫不高兴了,你绝对不会想尝尝我拳头的滋味。”

  吴宗云将手中的茶杯捏成齑粉,苍老的双目阴冷的盯着老者。

  老者毫不在意的摇头,继续嘲讽笑道:“吴老头,怎么真话还不能说了,威胁我了?都老家伙了,真动手可小心身子骨废掉,哈哈哈。”

  “陈老头,你今天不是来喝我女儿的喜酒的,”吴宗云神色渐渐阴沉下来。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今天还真是来喝喜酒的。”

  陈老头捻了颗花生米,老脸笑的跟朵皱起的菊花般:“不过老吴,坐这桌的都是老朋友了,你就跟咱们几个老朋友说说,后悔不?”

  他挤眉弄眼的说道,另外三个老家伙听此也玩笑似得附和,连连问吴宗云后不后悔。

  吴宗云脸都快绿了。

  “哼,”吴宗云冷哼道,手背血管都爆突起来:“老夫怎么会后悔,你们只知那个李云天赋高超,可你们又怎么能知道,此人心性极差,完全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纵使他天赋再强又如何,一个白眼狼迟早会反噬你,让你死不瞑目!”

  “我吴宗云,着重心性而不注重天赋,若你们收了他,你们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若老夫所说为假,这个姓李的又为何会对抗朝廷,做出这种诛灭九族的大逆不道的事情?”

  “嗤,”陈老头没忍住笑了出来,见着吴宗云阴沉的面容,他摆摆手:“得了,这些话你骗骗自己就可以了,骗咱们就不厚道了。”

  “若李宗师是你教出来的,你早就离开这个小镇子去享受生活了。”

  “那也得有命享受,”吴宗云冷笑道:“现如今李云被朝廷通缉,指不定在哪个地方躲藏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我应该庆幸和他断绝了师徒关系,否则老夫也得逃命。”

  “嘿,吴老头你嘴是真的硬,”陈老头笑了两声,自觉无趣不再和吴宗云这个嘴硬的家伙说下去。

  一个以一己之力杀死四个宗师的宗师强者,被这老家伙说的如此一文不值,也不知是嫉妒还是嘴硬,他心里清楚的很。

  能教导出一个宗师徒弟,那可真是他们这些没有了前途的老武人的梦想,自从李云被通缉的消息传遍元国天下武林后,陈老头这些见过李云的老武师是捶胸顿足,恨不得回到以前给吴宗云两巴掌取而代之。

  教导出宗师,那真是能够吹一辈子的事儿,可称名师。

  一个宗师,被吴宗云给逐出了师门,这事儿他能笑一辈子。

  “哼!”吴宗云也不想再多说,冷着脸看着高台上。

  陈老头端起花生米,目光幽深的看着台上,一边吃着花生米,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坐在最边缘的一桌。

  恰好,坐于最边缘一桌上的三个强壮武人也将目光投射而来,四道目光短暂接触一瞬又迅速分离。

  “什么时候动手?”其中一个短发精悍的中年男人嘴唇微动,传音另外两个同伴。

  另外二人都为中年,身材强壮,一人背剑一人背刀。

  两人对视一下,持剑男人沉默的看着高台上传音道:“且再等等,等时间到后新娘子与周松拜堂时再动手,陈老头说过,周松这家伙极为喜爱那个吴灵,我们抓住了吴灵过后,无论周松有什么底牌也会乖乖的听我们的话。”

  “好!”“好!”

  两人轻轻点头,背刀中年眼中闪过一抹贪欲,轻声传音:“朝廷通缉李云这个魔道宗师,他必然头大如牛不会出现在这儿,听闻李云虽然心狠手辣但对朋友亲人很好,我等抓住他的师兄卖给朝廷,一定能赚波大的。”

  “此事过后,我便准备退出江湖了。”

  “我也一样,”短发男人点点头,忽然精神一凝:“注意,要开始了!”

  众人立即目光看向高台之上。

  铺设红地毯的高台上,一个穿着花衣的妇女笑吟吟的扶着婀娜多姿的新娘子走到台前,看了看下方的亲朋好友们,花衣妇女咳嗽了声笑吟吟道:“欢迎各位来参加这场婚宴,现在时辰已到,还请吴老爷子上台吧。”

  吴宗云闻言,拍了拍长褂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着众人点了点头,两三步飞跃到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请新郎官!”花衣妇女高声道。

  周松站起身来,与黄洪等人抱了抱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走到了台上,牵起新娘子的手。

  也就是此时,短发男人猛然起身:“动手!”

  “动什么手?”

  一只完美无瑕,犹如白玉般打造的手掌轻轻按在了短发男人的肩膀上,看似如同女人般的手却蕴含着宛若一座山峰的恐怖力量,彭的一声,刚刚站起身的短发男人瞬间被按了回去。

  任凭他脸色涨红如何发力也难以站起身来。

  另外二人立即看向动手之人,瞳孔猛缩,他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旁边竟然有个人。

  此人身穿一身黑色劲衣,长发随意扎起在身后,面如冠玉,双目冷冽,嘴唇微薄,像貌俊俏又给人一种冰冷无法接近之感。

  两人表情微愣,这人…给了他们一种熟悉感,好似自己从哪里见过般。

  “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李云松开手,随意坐在三人中间,平静的问道,只是精神力凝聚于方圆一丈,巨大的压力压的三人难以动弹,哪怕只是精神力。

  “我…我…”短发中年咬着牙,正欲开口。

  李云却摇了摇头:“罢了,不用再废话了,好走不送。”

  话落,李云屈指一弹,一道极为微弱,仿佛一道细线般的紫金色窜出,空气瞬间扭曲,温度迅速攀升。

  手持长刀的中年见到这一丝紫金色,瞳孔放大,整个人头皮发麻,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李宗师饶!”

  他刚开口,紫金色的细线便窜进了他的肉身,然后透过穿过另外两人的心口。

  啪,三人像是睡了过去般躺在了桌上。

  李云杀了三人后,坐在椅子上,顺手倒了杯茶自饮自酌,还招呼着不远处小柔和白一三人过来,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不过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一个透劲武人两个真劲武人,连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心脏就被真元洞穿当场死亡,速度之快并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不对。

  但除了陈老头,他一直关注着三人,突然见到一个黑衣青年出现,只是弹了弹手指,三个同伴高手便直接躺在了桌子上,陈老头瞬间目眦欲裂,头皮发麻。

  修炼几十年武功的直觉本能让他猛的跳起身来,朝着院门外全力狂奔。

  刚跑出两步,一股无形的气压骤然降临,超过上千斤的重压使得已经苍老,力量十不存一的陈老头僵硬在地。

  他连炼脏都没有达到,又太年老,纵使比普通人身体好但气血衰弱下来到这个地步后,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听一声咔嚓的骨骼脆响,陈老头七窍流血。

  这奇怪的一幕,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然而下一刻,陈老头却是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表情僵硬的朝着众人行了一礼,语气嘶哑而冰冷的道:“各位抱歉,我身体有些不适,先行回去了。”

  说完,陈老头自顾自的走出院门,一直走出五十米后,陈老头重重倒地,浑身柔软宛若烂泥,身体骨骼早已尽碎。

  “咳咳,一拜天地!”花衣妇女连忙大声开口,掌控局势。

  新郎官与新娘子便立即开始拜天地,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放在了这对新人的身上。

  只是台上的周松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便用余光看着台下。

  “二拜高堂!”花衣妇女的声音盖过了所有嘈杂,周松吐出一口浊气,与吴灵一起拜了吴宗云。

  吴宗云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目光阴沉又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这对新人,看了周松几个呼吸,内心沉沉叹气,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弟子,一是为人太老实,二是也离开了师门,若不是因为那个人的原因,他一定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不过事已至此,日后再说吧。

  “起来吧,”吴宗云叹声道。

  两人站起身来过后,花衣妇女又道:“夫妻对拜!”

  周松与新娘子对拜后,花衣妇女抬手笑道:“送入洞房。”

  这对新人走下台后,进了后院里,又是一阵玩味的笑声。

  李云坐在椅子上,抿着茶水,嘴角上扬淡淡笑着看着这一幕。

  时间过的很快,师兄也成婚了,他这个当师弟的以前受师兄这么多恩惠,如今人家大婚,也得送个礼。

  大手翻动,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李云随手甩出,小盒子被一股柔劲包裹,精准无比的化作一抹光芒,丢进了内院婚房中。

  “相公,你不去见见周松师兄吗?”小柔轻声说道,她看了看四周,有点疑惑,因为好像所有人都无视了这里一样。

  “不用了,我身份比较敏感,见了他会有麻烦的,反正礼已经送到,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李云笑着拍了拍小柔的手,他用精神力将方圆两丈完全笼罩,达成犹如隐身的效果,这也这是为何这些人看不到他们。

  李云的身份确实太过敏感,杀了流光宗师又杀了朝廷黑甲军的宗师,堪称胆大包天,若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这场婚宴里,离开过后必然会给周松带来巨大的麻烦。

  刚刚那几个想要动手的家伙,应该就是重赏之下的勇夫。

  李云虽然不怕这些麻烦,但身边人还是挡不住的,所以李云在那贺礼里,不仅放了高深的武功,还放了一些足以杀死真气武人的底牌。

  不过李云还是决定不见周松,也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到来,顶了天让周师兄知道自己来过就可以了。

  过阵子,应该让周师兄来华阳县,要不了多久大世开启,届时混乱的局面,哪怕是李云也没有信心保护到周松,毕竟鞭长莫及。

  “走吧,”李云起身,牵起妻子的手离开武馆。

  四人走出院子后,上了马车,李云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小柔你先等一会,我处理件事。”

  “好,”小柔轻轻点头,没有多问自己男人要去做什么。

  李云笑了笑,亲了一口妻子,身影消失不见。

  浪潮拳馆内,送入新人进洞房过后,吴宗云怎么都感觉不舒服,而且总感觉今天这场婚宴出现了好多奇怪的事儿。

  冥冥之中,他的直觉告诉他很不对劲。

  下了台后,吴宗云已经没有了吃饭的心思,而是叫来徒弟赵涛找了处偏僻的地方喝酒。

  啪嗒,他打开瓶塞,喝了口酒水,沉声道:“老夫总觉得有些怪。”

  赵涛闻言,满不在乎的道:“师父你想多了,比起想这个,倒不如咱们想想过阵子怎么从周松的手里吧狂刀帮抢过来。”

  “你怎总是想这些,”吴宗云横了他一眼。

  赵涛饶了饶头,虽然在笑,但眼里都是冰冷之色:“我实力进展太慢了,需要资源,不然这辈子都难以突破炼脏。”

  “…”吴宗云沉默了,叹息道:“怨为师,让你与李云战斗。”

  “师父我不怨你,我只怪那个李云,”赵涛冷声道:“他不顾一点同门之谊,当众比武把我打废,导致我现在修为难以进展,他现在被朝廷通缉,有因就有果,也怪不得我趁这个机会夺了他师兄的狂刀帮了。”

  “届时,找个机会借刀杀人把周松杀了,我看那李云怎么办!他不是宗师吗?宗师又不是仙人,我就不信他还能够复活周松,哈哈,届时他一定很愤怒!”赵涛大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面孔都变了形。

  吴宗云只是叹息着,内心很是痛苦,赵涛废了其实他也有一定的原因,要不是当初他给赵涛用了很多药,赵涛也不会废的这么严重。

  “放心吧,李云不会回来了,”吴宗云轻轻拍了拍赵涛的肩膀:“元国屹立天下近两百年,区区一个李云,不过翻手就能灭,届时他给周松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是吗?”

  一道清冷平静的声音忽然响起。

  吴宗云表情大变,猛然站起身来:“谁!”

  “自然是我了,我来看你们来了,”李云静静的站在吴宗云的旁边,玩味的看着呆滞茫然的两个人。

  “你…你怎么还活着?!”吴宗云汗毛倒竖,如坠冰窟,惊骇的犹如看到了怪物。

  而赵涛更是被直接吓的呆滞在原地,面前的黑衣人影,在他眼中宛若一座无比伟岸的山峰,光是站在面前,就让他呼吸急促。

  “我为什么不能活着?你们莫非以为,朝廷通缉了我,我就必死无疑么?”李云哑然失笑:“你们聊天我听着挺有趣的。”

  “赵涛,”李云转头看向呆滞的赵涛,上下打量道:“一年了,你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

  “李…李师兄…”赵涛连忙拱手行礼,脸上的笑容僵硬的不成样子。

  “李…李宗师,”吴宗云深吸一口气,强制压下身子颤抖的本能,盯着李云沉声道:“你是想干什么。”

  说到宗师二字,吴宗云苍老的眼眸有些恍惚,一年以前,面前这个人还是一个椿阳镇随处见得的贫困猎户,一年后,这个猎户却成为了武道宗师,更是名传天下,成为了他难以触摸的大人物。

  一切都好似梦幻般。

  “为师兄解决一些老鼠而已,”李云笑着道,伸手拍在赵涛的肩膀,只是手臂微动,便是无数的咔嚓脆响。

  赵涛瞬间骨骼破碎,变成烂泥般的尸体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

  “你…”吴宗云面容大变,正想开口大叫,却发现周围人对他们这里视若无睹,他瞬间绝望,直接瘫软在地:“李云,你随便吧,忘你看在以前我教导你的份上,留我女儿一命。”

  “你罪不至死。”

  李云看着吴宗云的眼睛,瞳孔好似变为了两团漩涡。

  伸出食指,轻点吴宗云的眉心,李云轻声道:“忘却吧。”

  啪嗒。

  吴宗云瞳孔迷茫,一抹流光闪烁而过,整个人只觉天旋地转,倒在了地上。

  李云用精神力将吴宗云的灵魂修改了一番,使得他潜意识里不敢再出现对周松不利的任何想法。

  精神力越练下去,就像是那些上古传说中的真正仙神般。

  很多离谱的事,都能够渐渐的做到。

  做完此事过后,李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有些疲惫,强制修改他人的灵魂记忆,对目前的他来说还是有些超出了掌控范畴,不过还是勉强完成了。

  揉了揉太阳穴,李云看向后院,心中祝福了一番后,身形消失,再次回到了马车里。

  温暖的车厢里,小柔见李云突然出现,早已习惯,连忙给他倒了杯温茶。

  “怎么了,我看你有些疲惫。”

  “谢谢娘子,我没什么事儿,”李云笑着喝了口茶水,坐下后对着外面两人道:“回县吧。”

  “好的。”

  外面两名弟子回答,只听扬鞭声响起,马儿叫了声,马车开始行驶。

  ……

  风雪呼啸,苍茫雪地里,大片鹅毛大雪如同一层层雪幕般从空中洒落而下,犹如阴霾,使得世界白茫茫一片,难以看清。

  冷风吹动黑色的长发,随之是一声充斥着佛性的呢喃声。

  “阿弥陀佛…便是此地了。”

  一处数百米高的山峰上,慧能身穿百布衣,手持由金和某种坚硬物质打造的九环禅杖,微垂双目轻声呢喃佛号,柔和的视线穿透雪幕,注视着下方。

  他的身躯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一种厚重感油然而生,宛若威严的佛像,面容慈祥悲悯。

  “慧能大师,你确定是此地?”旁边,一身青衣,手持长剑的王烟有些不信的说道,此地一片雪白,要不是他们实力高强,恐怕都会迷路。

  “贫僧的消息渠道不会出错,”慧能浅笑着道:“李云此人虽然杀戮成性,但他却极为重视身边亲人,贫僧本是想去华阳县将他妻子抓走,可惜却走了空,但李云还有一师兄名为周松,今日是周松大婚,以李云的性子,华阳县他不在,便很大可能去参加了周松的婚礼。”

  “而这条路,是椿阳镇回华阳县的必经之路,我等三人在此地等候伏击,必然可成事。”

  慧能轻声说道,言语中极为自信。

  “老夫信你一次,”程孟沉声说道,目光隐隐泛着红色:“待会捉住了李云,一定要让老夫亲手解决了他。”

  “程大哥,孟大人要求活捉李云,”王烟微微蹙眉:“这人是雪神行走,活捉他比杀死他利益更大。”

  程孟听此,瞬间死死盯向王烟,一股骇人气息爆发,将周遭风雪震的炸开,脚下山崖出现密集裂痕,程孟冰冷的道:“你要阻老夫的道?”

  “…”王烟被程孟布满血丝的目光看的心中不适,这人,当真是疯了,一品宗师都是这样的偏执狂疯子?

  与一个疯子争执,毫无必要,王烟内心如此想到,摇了摇头妩媚道:“程大哥说笑了,妾身只会帮你的。”

  “哼,希望如此!”程孟收回气息。

  慧能对二人的争执不闻不问,他只是左手持九环禅杖,右手转动佛珠,微垂双目念诵往生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

  慧能突然停住念诵,猛然睁开双眼,死死盯着山脚位置:“来了!”

  另外二人立即看过去,果然,一辆马车已穿过了雪幕,在山下已不慢的速度行驶。

  程孟双眼瞬间猩红,面容狰狞:“来了,终于来了…破坏了老夫的规矩,阻道之仇,必杀你!”

  彭!

  肉身力量轰然炸开,山崖震动,积累的大雪随着震动而从数百米的山崖处掉落,程孟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毫无迟疑的跳下山崖,破开空气,疯狂加速,从三百米的高空上,朝着马车坠落而下。

  “李云!!老夫要你死!!!”

  程孟面容狰狞的咆哮,双手重拍作掌而落,身体在半空途中已然变化为三米。

  “绝二——神武真身。”

  “绝一——龙象合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