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230:大宗师齐聚,各有心思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231章 230:大宗师齐聚,各有心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1章 230:大宗师齐聚,各有心思

  轰隆!璀璨狰狞的闪电撕碎了天穹,轰鸣的雷霆咆哮伴随着狂风骤雨而落,漫无边际的无量湖中,好似海水倒灌,浪潮铺天盖地的砸落,一道道海龙卷自下而上,犹如龙卷风般直冲数百上千米。

  唰唰唰!!

  数道流光划过阴冷黑暗的天色。

  这类情况,数不胜数。

  神晶洞窟内,张求剑与另外三人死死的注视着镜面上的变化,这镜面是勾联了无量湖大阵,起到了一个监视的作用,近乎包裹了三分之一无量湖。

  他们能够清晰的看到无量湖的惊人巨变,如毁天灭日的场景,浪潮上百米,海龙水卷倒灌勾连天地,每一道浪潮,便裹挟数十万吨的力量,凝聚于一点,足以轻松拍碎任何一位放弃防御手段的宗师武人。

  这就是天地之威,危险而又令人憧憬。

  数道流光在镜面中闪烁,抵达无量湖,这类情况,还有许多道,每道流光都至少达到了音速层次,这代表每道流光的主人都有着宗师层面的战力。

  “九人抵达了,”陈正风轻声细语,呼吸急促的道:“我们何时动手,开启大阵!”

  他等待这么多年,终于只差最后一步,便能获取果实!

  “我知道你急,但你先别急,”张求剑沉声道:“覆海大阵彻底启动后,足以笼罩无量湖的三分之一,但现在还不到时候,大阵开启,为了以免水神解封后那些家伙打扰我等镇杀水神,所以必须等所有人抵达无量湖后再开启,关门打狗,一劳永逸。”

  听此,三人稍微冷静了一点,张求剑在四个人之中修为最高,活的也最长,目前俨然是众人的主心骨,完全掌握计划方向。

  “张大哥说的对,”胸前磅礴的朱红表示赞同,然而她忽的惊呼一声,指向镜面:“又来人了,速度好快!这是大宗师?!”

  众人心神一凝,连忙看去,果然镜面之中一抹白色流光以远超其余人的速度极速冲入无量湖中,极致的速度将海面拉出一道上千米的深深沟渠,身影撞破一道数十米巨浪后,消失不见。

  这样的速度…张求剑表情凝重,这速度很快,哪怕他巅峰时期都难以达到这样的速度。

  “此人是谁,”张求剑凝声问道,陈正风是这个时代的人,应该认识对方,此人速度太快,在大宗师层次里也属于顶尖,甚至接近绝巅大宗师,放在他那个时代里,哪怕只凭借这样的速度都能成为一方顶级霸主。

  陈正风摇了摇头,速度太快,他根本不看清。

  “似乎是有人在追逐他,”身材佝偻的血妖忽然道,白色流光飞过后,身后还有数道流光追逐:“起码有着四位大宗师。”

  “老家伙,大鱼已经进来了,何时启动大阵?”血妖看向张求剑。

  张求剑眸子眯起:“不急,不急,再等等…大阵启动,最好将所有暗地里的家伙全部包裹,才是利益最大化。”

  听此,三人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窥探镜面内的场景。

  他们看到了一个灰袍老道人踩踏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上,手拿拂尘,忽然老道人看向众人,隔空相望,目光凝视瞬间,张求剑表情不变立即转移视角。

  “这老道人好生敏锐,是谁?!”

  “元国国师,道门门主师弟通命!”陈正风脸色难看:“这个老东西竟然也来了。”

  “无妨,入了这覆海大阵,结局都是死,”张求剑平静说道,眸光闪过一抹深沉的冷意。

  他为了这一刻,付出了一生的积蓄甚至用处了来自魔神的秘宝打造出覆海大阵,今日来此者,一个都跑不掉!

  都将,成为养分。

  ……

  “有人在窥探我们,”百米高的浪潮上,灰袍老道甩动拂尘,收回了目光,他修炼道门秘法,灵魂强大到足以窥探他人命数,所以一踏入无量湖的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这不正常?”

  白仙儿站在国师旁边,毫不在意的道,她赤着一双玉足,白皙修长的双腿踏于海浪上,美丽的宛若海中女神。

  “奴家长的如此漂亮,看我的人自然很多啦,”白仙儿笑着说道,美眸环绕四周,流露丝丝惊叹之色:“无量湖当真巨大,快有小半个大海的面积了,上百米高的海浪比比皆是,真是壮观。”

  “湖中海底便是封印水神的中心地带,以整个无量湖为锁,方圆上百里大地为囚笼,好大的手笔,”国师双眸变为纯白之色,俯瞰着湖底,在他眼中,隐隐能够看到湖底的场景,数千米深渊下,那密集的蓝色锁链。

  看了几眼,国师便收回了目光,继续看下去,他的双眼都会炸掉。

  “人越来越多了,十六名宗师,还有一两个大宗师…真热闹啊。”

  “别废话了,通知了李云没有?”

  “国师放心,奴家早就通知了,他应该在赶来的路上,”白仙儿笑着道。

  国师蹙眉:“让他快点,以他的速度,不应该现在都还没抵达。”

  “好的呢,”白仙儿点点头,取出一只玉佩轻声对着它呢喃,催促。

  轰隆!一道无比庞大的闪电撕裂了天穹,蜿蜒曲折的闪电从天至地,炸入无量湖中,掀起大片水花。

  无量湖的中心,漩涡越来越庞大,被牵引的湖水越来越多,犹如深渊般。

  嗤!!!湖面拉出数道深长的沟渠,两道裹挟惊人威压的流光冲来。

  国师见此,拂尘一扬,拂尘如长鞭般横斩而去,凝聚极致的真元化作刀芒,将湖面撕裂出一道横向的数百米沟渠。

  “道友还请留步,莫要上前了,”国师漠然道。

  两道身影停了下来,露出面容,气息如山沉重,一人面容如同天上谪仙,白衣飘飘,一人面容中年,胡茬布满半张脸颊,背负了一把巨大的大刀。

  “呵,果然是你,道门的老家伙,你不好好的呆在朝廷里,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中年男人冷笑道。

  国师看了两人一眼,眉目微垂:“孟道友,王道友,近来可好。”

  “被你们黑甲军疯狂攻打,火龙重山蛟海三大军部跟疯狗一样,你猜老子过的好不好?”王辰吐了口唾沫,表情冰冷。

  “贫道没有想到,王道友也会来此,我还以为,只有孟道友会来此,”国师悠悠道,纵使流光来了两个大宗师,他也并不在意。

  大宗师三境,神空乱心绝巅,王辰属于乱心大宗师,算是这当世顶尖。

  实力强大,但比起孟求仙还是差了一筹。

  他真正在意的,还是王辰边上的白衣青年。

  孟求仙踏水而立,脚下的湖水像是在欢迎他一样,无比欣喜,甚至缠绕而上形成了一柄完全由水凝聚而成的尖锐长枪。

  嗡!长枪嗡鸣,孟求仙长枪指向国师和白仙儿,淡漠道:“滚出去,离开无量湖。”

  “好俊的男子,你就是有白龙仙之称呼的孟求仙?”白仙儿好奇的上下打量他,舔了舔红唇,眸子变得有些粉色:“可是哥哥,很对不起,我们是不会离开无量湖的,传说中的魔神即将解封出世,这样的大戏,我们要是走了,岂不是这辈子都会在懊悔中度过。”

  孟求仙平静道:“不走,那就死。”

  孟求仙屹立于湖面上,死字落下刹那,脚下的湖面开始如同热水般沸腾,方圆数百米升腾出大片水龙卷,他本是水神行走,天赋异禀又有远古真龙的些许血脉,可行云布雨,在大海中就是水的宠儿。

  他心念一动,水就会跟随心念而动,这里,是他的主场。

  国师平静的道:“孟道友,你并不是绝巅宗师,光凭你们二人纵使能够杀死我们,你们也必然受伤,孟道友可知此地已聚集了最少十六位宗师,其中还隐藏了两名大宗师,你难道自信能凭借受伤之躯,还能杀死另外两名大宗师?”

  “何况孟道友,你当真要做水神的狗?”

  孟求仙眸子眯起:“本仙为水神行走。”

  “仙是逍遥自在之人,你是水神行走,虽然得到了机缘,但又何尝不是被困住了自由,孟道友认为,困住了自由的仙人,还是仙人么?”国师反问道。

  孟求仙没有回话,王辰则拿下背后大刀大骂:“去你娘的老梆子,果真牙尖嘴利!”

  “是与不是,孟道友你自己清楚,”国师露出一丝笑容:“孟道友,水神破封就是祂的死期,你应该知晓贫道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不如趁此机会,与我们合作,得魔神精华,更上一层楼?”

  孟求仙没有回答他,只是忽然扭转腰腹,猛然旋转身形,手中长枪横斩右侧。

  轰隆!湖面炸裂大片水花,无形枪芒切割湖水,形成一道数十米枪芒斩向数百米开外的一座湖上礁石。

  彭!碎石炸裂。

  两道身影大笑着出现在四人面前。

  “通命老道,白龙仙,好久不见啊!”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开怀大笑的走到一侧。

  二人一个衣衫褴褛,穿着破烂,一头油发高高顶起,像是带了顶锥帽,一个又穿着火红如烈阳的长袍,浑身毛发皆为红色,只是双眸呈现了泛白色,没有任何神光。

  “狂云掌,极阳道,你们两个居然还没有死,”孟求仙眸子一寒:“两个四百多岁的老东西不在家里等死,跑出来是想被本仙一枪砍掉脑袋么。”

  “呵呵,白龙仙孟道友还是这么仙气飘飘,”身穿火红长袍的红发老人摸了摸胡子笑道。

  “瞎说,”旁边的锥帽老人翻了个白眼:“极阳老家伙你个死瞎子,怎能看得出孟道友仙气飘飘,又瞎又傻。”

  “感觉,自然是感觉了,呵呵,”红发老人笑呵呵的道,脾气极好。

  红发老人说罢,又摇头晃脑的似是在寻找某人,最后他对着一处没有一人的地方抱拳笑道:“通命老朋友,好久没见了,近来可好?”

  海浪上的国师拂尘搭在另一只手上,淡淡道:“近来还算不错,两位,你们果然没有死,不过你们藏哪里去了,贫道之前令黑甲军三部几乎掀翻了武林也没有找到二位。”

  这两个老人,都是大宗师,而且实力极其强悍,放在乱心这个层面上也是属于一流。

  两人都是武林散修,昔日国师创立黑甲军后,命令三部寻找着两个江湖名宿,奈何翻遍了武林也没有找到这两个人。

  这两个老家伙,看似和蔼,实际心狠手辣,手上至少沾染了数万条生命,锥帽老人名字为老云,一手狂云掌翻天覆地,另外一人极阳道,修炼极致的阳属性武功,阳气充足的如同太阳,四百多岁的年龄,已经快要达到了大宗师的极限。

  锥帽老人笑呵呵的道:“和极阳道友去江国玩了玩,那边比元国环境还要恶劣,元国一片大雪,那儿万里大旱,哦对了,通命道友要不再算算老夫的命,看看老夫还能活多久?”

  “杀了水神,延寿数百年也可能。”

  国师说罢,看向孟求仙:“孟道友,依贫道之言,不如咱们都坐下歇息吧,水神能否破开封印,都还是一个问题。”

  孟求仙吐出一口浊气,身形挺拔,没有回答。

  只是用水凝聚而成一座莲花台,他盘腿而坐,表明了赞同。

  此时场上六名大宗师,分割三派,贸然动手,不利。

  谁都不是傻子,他孟求仙虽然自信,但也没有自信到自负的这种地步。

  六人都没有动手,气氛却依旧严肃,他们在等待,等待水神的破封。

  国师突然道:“孟道友可知,武安侯也在这儿?”

  “武安侯是谁?”

  “李云,”国师微笑道。

  孟求仙双目冷光一闪,站起身来:“他在何处。”

  “或许快到了,”国师笑眯眯的轻声道。

  而此时,无量湖外。

  国师口中的武安侯,此时正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慢悠悠的而来。

  李云骑在马上,看了看阴沉的天穹,哪怕相隔还有一段距离,他也能闻到浓浓的腥臭味道,这是无量湖中生灵大量死亡的血液的味道。

  忽然他胸口一暖,李云拿出玉佩,懒得听,直接将其捏碎。

  白仙儿催促了半天,他也听了半天,现在已经没半点耐心了,所以直接捏碎这破玩意儿。

  一路赶来,李云不知感受到了多少道至少宗师境的气息往无量湖汇聚。

  这让他又是欣喜又是惊讶,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宗师汇聚于一个地方,这些人都是高质量鱼儿啊。

  砰!平地炸雷。

  远处雪面崩开,传来一阵打斗之声。

  李云看了几眼,正欲离去,忽然疑了声。

  他看到了个熟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