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247:他是老夫这一生,为之自豪的弟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248章 247:他是老夫这一生,为之自豪的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8章 247:他是老夫这一生,为之自豪的弟

  莲花城,在温道府十二大城中,排名靠后,位于第十一城,无论是经济水平百姓的生活条件亦或者是武道实力都是较低的水平,因元国先皇所宠爱的妃子生于莲花城,喜爱莲花,所以被先皇赐名此城为莲花城。

  莲花城虽然有着莲花两字,但实际上,除去名字有这二字以外,和莲花没有半点关系。

  前两年开春,城里倒是种了许多的莲花,胡泊处在特定的时间里盛开各类五颜六色的莲花,也算是一个美景,不过现在大雪纷飞,元国一片雪白,别说莲花了,连个莲子儿都找不到一颗半点。

  砰!砰!

  热火朝天,温度极高的打铁铺内,十来个赤着精壮上身的汉子手持铁锤,大汗淋漓的锻打钢铁。

  “他娘的,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家伙,这他娘大冷天的让咱们敲打一千件兵器,拿这么多兵器给他娘陪葬啊!”身材高大,头发半百的中年人一边用铁锤锻造铁砧上的钢铁定型,一边破口大骂。

  不远处一个同伴深有体会的同样骂道:“刘哥你说的对,要一千件兵器,确实是给他娘陪葬,真该死啊!”

  “就是!”

  “大冷天的要一千件兵器,这他娘又不是兵荒马乱的世道,这不纯神经病吗!”

  铁匠铺内另外几个打铁匠附和骂道。

  唯有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汉子,对此一言不发的敲打着铁砧上的铁条,他那张普通的面颊上极为的认真,专心致志的用尽全力一丝不苟敲打铁条。

  咔吱,大门被人推开,众人立即收起大骂声。

  铁匠铺的主人是个武者,四十来岁的炼脏武人,这人修为在府城内虽然一般,但有手高超的锻造技艺,凭借着出众的技术在莲花城开了三家铁匠铺,也算颇有名气,而且脾气比较大,所以铁匠们都比较害怕对方。

  掌柜的进门后,背着双手,那张平日弯曲的面孔此时止不住的露出一丝笑意,他环绕四周后,咳嗽了声道:“各位,我知道你们最近辛苦,但这一千件兵器又不是只有你们十几个人打造,何况你们每日的工钱我也提高了三成,所以都认真点,打造完后,我再给你们放三天假。”

  “咳咳,”掌柜说完,看向不远处一丝不苟打铁的年轻人,指着他道:“这一点你们就得和张东学习,人家张东年纪轻轻就有手好技术,做事还认真,哪像你们一天天就知道偷懒。”

  “那个张东啊,今儿你的工钱多个五成,等会你去找主事的领钱。”

  张东听此,放下了铁锤,感激的对掌柜抱了抱拳:“多谢掌柜的。”

  “嗯,继续加油吧,你们都努点力,早点打完,早点领赏!”掌柜的说罢,甩了甩手,转身离去,他事情多的很,家里又纳了房小妾,平日一般都不会过来,也就是最近有了大生意才经常往来三家铁匠铺。

  掌柜的走后,铁匠铺里又开始的乒乒乓乓的敲打以及铁匠们的谩骂声。

  一直持续到午时过后,该吃食的时候,众人才放下了铁锤,准备出去吃饭。

  张东将锤子放下,用脏旧的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正准备离开。

  先前那个骂的最凶的中年刘铁匠看了眼张东,忽然嘴巴一撇,阴阳怪气的道:“哟哟,咱们铁匠铺里最努力最认真最有天赋的张小哥终于放下锤子了,咱还以为你要锤一天呢,张小哥这么努力,听说你最近还开始练武了,咱张小哥以后啊,肯定能成武者老爷的。”

  “谁说不是呢,”有人附和讥讽:“刘哥说的对,咱们张小哥以后肯定会成武者,所以现在多挣钱,不过张小哥腿有残疾,以后成武者了,怕不是连轻功都使不出吧。”

  “哈哈!”众人大声的嘲笑。

  张东沉默着,置之不闻,只是瞥了眼刘铁匠后,便一瘸一拐的向前离去。

  他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讥讽,终有一天,他会打这些人的脸。

  走出铺子,铁匠铺分三个区,刚刚是打铁的区域,走出后就是一个小院,院子外边就是贩卖铁器的地儿。

  几个食桶已经准备好,桶内的食物在冬天里,热气腾腾的冒着热气。

  铁匠铺的伙食还算不错,荤素搭配,每个人都至少有几块大肉,打铁是力气活,不吃肉是不行的。

  众人吃完饭后,都在吹牛,张东却是去找到了主事的。

  铁匠铺主事是个五十来岁,胡子两鲢鱼须的小老头,他在小屋里吃着烧鸡,嘴角咿呀着戏曲儿,见张东进屋,他头也不抬的道:“啥事儿。”

  “主事的,我想请半天假,”张东轻声道。

  “请假?”主事抬头看了眼张东,眼珠子一转:“咱们三个铁匠铺最近可是来了大活,而且你是知道东家不仅只有铁匠铺,还做着粮食生意,前两天有大客户买了很多粮食,城里几个大粮商都在全力收粮食,换言之,咱们铁匠铺和粮铺那儿,可是每个月都有业绩考核的。”

  “你请这半天假,耽搁了事儿,让咱考核不过关怎么能行。”

  说到此处,主事的又话音一转道:“这样吧,你今儿的工钱扣一半,我就放你半天假,你同意不?”

  张东沉默片刻,深深的看了眼主事,点头答应:“好。”

  他知道,自己半天扣的工钱,多半得被这个主事拿走,这些人,都是欺负自己的该死的畜生。

  “嗯,去吧,”主事的摆了摆手,一副不想继续说话的样子。

  张东转身离开。

  走出铁匠铺后,他看着街道上的积雪以及行人,吐出一口雾气,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钱袋,钱袋有着六两碎银和十来个铜钱,这是他这两年打铁的积蓄。

  紧紧捏住钱袋,张东抬起头来面容变的坚毅。

  今日,是他逆天改命的日子,那些欺负他的人,害他家破人亡的畜生,等自己练武成功后,必将让那些畜生付出代价!

  “呼!”深吸一口气,张东一瘸一拐的拿着钱袋,去一个略为精致的商铺内购买物事儿。

  等出来后,张东身上就几个铜板了,手里却提着几个袋子,这里面是他的拜师礼。

  三个月前,他遇到了一位老者,那名老者虽然平日没有个正经,但有时气势却极其恐怖,必定是个了不得的武道高手。

  阴差阳错和其结缘后,三月时间,张东天天买烧鸡和黄酒给老者,如今,他要拜师练武。

  怀揣着心中激动,张东稍微加快了脚步,本就是个瘸子,加快脚步后,显的更加滑稽。

  街边路过的百姓,都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张东无所谓,他已经习惯了。

  不过下一刻,张东却停住了脚步,他目光紧紧的看着前方一个身穿黑衣的强壮青年。

  青年男人气度非凡,身高约莫两米左右,身体健壮如同一座小山,行走在街道上与周围行人对比,高了不知多少,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这一定是武者。

  假以时日,自己也会成为这样的武道高手!

  张东暗下决心,正准备收回目光迈步离开,却发现,那个武者老爷,好像看到了自己,大步的朝着自己而来。

  ?!!张东内心大惊,连忙低下脑袋,生怕是自己惹到了这位武者老爷。

  然而,往往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通常都会发生。

  啪!

  张东身子一震,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人拍了下,拍的他差点跪倒在地。

  “你叫张东?”

  张东吞咽了口唾沫,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双平静,没有丝毫波澜的目光。

  “老,老爷,我不叫张东…”

  “不,你叫张东,”青年人露出一丝笑意,询问道:“你最近是否遇到了一个老者,身高一米六几左右,喜欢穿着身青衣,他叫孙长青。”

  张东脸色一变,连忙道:“老爷,我,我没有遇到,而且我真不叫张东。”

  “行吧,或许是我认错了,你走吧,”青年人摇了摇头,让开身子。

  张东内心松了口气,连忙加速离开此地。

  黑衣青年注视着张东的背影,表情有些许古怪,他自然就是李云了。

  昨天抵达莲花城后,便开始寻找孙老,如今在白莲教弟子们的大肆搜查下,已经有了点眉目,得到具体消息后,李云便赶了过来。

  现在看来,或许孙老真的就在这座莲花城里了。

  “主上,”不知何时,周硕出现在李云的旁边,轻声道:“刚刚那个叫做张东的在说谎。”

  “我知道,”李云点了点头,平静道:“有这个叫做张东的身份信息吗,这人有点意思,我能感觉到,他心中浓烈到极点的杀意和愤恨,这个小家伙年纪不大,杀性倒是很强。”

  周硕愣了下,这也能感觉到?

  他没有多嘴询问,掉头道:“回主上,这人的真实名字是叫做张东,莲花城人士,此人本是城内一个武馆馆主的儿子,但因为武人争斗,他家破人亡,张东运气好跑了出来,随后当了乞丐很多年,他这条断腿就是在当乞丐时被别人给寻乐子打断的,好像是几个公子哥。”

  周硕娓娓道来,两三天的时间,他就完全得到了张东的所有信息,不要小瞧白莲教弟子的能力,自从李云命令他与赵庭章购置粮食过后,赵庭章便与裴娘子达成共识,让裴娘子那一脉的女弟子先行前往莲花城站稳脚跟。

  几天的时间,以那群精通魅惑的,还有雪神恩赐之人的精英弟子带队,整个莲花城,不说被侵蚀的跟蚂蚁洞一样,但至少也成筛子了。

  “怪不得,”李云听此,笑了声。

  难怪他刚刚感知到张东这人杀性强的离谱,有这经济,也不惊讶了。

  “派几个高手,跟踪这人,他一定知道孙老的位置,而且看张东提的东西,好像是拜师礼,兴许这人想要拜师孙老?”李云摩挲着下巴,淡淡道:“此人杀性强,心思多,去查查他抱的什么想法接近孙老,若是想要利用孙老,就给宰了喂狗。”

  “是,主上,”周硕抱拳行礼,再度抬头时,已经不见李云的身影了。

  ……

  宽敞的巷子里,张东一瘸一拐的提着拜师礼在巷子中行走,不久后,他停在了一座小院门前。

  沉默了许久,他深深的呼吸了好多次,又放下拜师礼用尽全力的拍脸,调整好状态后,提起礼物,张东轻轻的拍了拍大门。

  砰砰砰。

  不久后,院内传来声苍老的声音:“进来。”

  张东又深吸一口气,借着气劲儿,推开了大门。

  走进院子里,院中打扫的很感干净,积雪已经没了,里边还种植了许多名贵专门用以在冬天季节盛开的花朵。

  边上,一个白发苍苍,身穿青衣的老人躺在椅子上,摇晃着椅子,捧着一本最近新出的元国百强武人的书籍,看的津津有味。

  老人目光晦暗,精气神比较低下,身上散发出一股子死气。

  张东进院后,恭敬的行了一礼:“孙老,张东来看您了。”

  孙长青抬头看了看张东,无奈道:“你不用每天来看我这个快死之人的。”

  张东摇头正色道:“孙老是武道高手,前辈高人,一定能过长命三百岁的。”

  “那老夫借你吉言,”孙长青笑了声,却见张东忽然跪在地上,重重朝着自己磕头。

  “孙老,我想拜师您!”张东用尽全力的磕头。

  孙长青脸上的笑容僵硬下来,他站起身来,想要拒绝,但看着张东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老夫一个将死之人,何必呢,罢了,见你这三个月以来诚心待我,老夫便收你为徒,将这身武功传下去吧,你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悟性还算不错,也能成个高手。”

  张东听此,大喜过望:“多谢孙老,不,师父!”

  “起来吧,”孙长青笑着摸了摸雪白的胡须,他的身子比起以前,佝偻了许多,皮肤也没有以前的红润,整体呈现出一种死气朽木感。

  “老夫这一生,只收了一位徒弟,收下你后,你便是第二个,你的头上还有着一位大师兄。”

  “大师兄?”张东愣了下,好奇问道:“师父,大师兄…他是什么人啊。”

  孙长青闻言,表情露出追忆之色,沉吟了许久后,他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容:“你的大师兄,是个顶厉害的人物。”

  “他是为师这一生,最不后悔收下也是我最骄傲的弟子。”

  “老夫为他自豪,有荣与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