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266:妻子的行踪,极北之地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267章 266:妻子的行踪,极北之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7章 266:妻子的行踪,极北之地

  这道苍老温和的声音,好似一缕柔软的春风,让李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上百年前孙老的话语,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子迷茫的神采,心中突然升起的暴虐情绪也在此刻消失。

  李云回过神来,看向旁边的老妇人,露出一丝笑容:“老人家,我确实是回来投靠亲戚的。”

  老妇人约莫六十来岁的年纪,一头花白发丝,满脸沟渠皱纹,脊背被生活的重压压的弯曲,但精神头很不错,神采奕奕的,走路也不需拐杖。

  “世道不容易啊,”老妇人闻言,轻轻拍了拍后背使得自己的脊梁稍微挺直一点,她苍老的眼睛眯着,上下打量着李云,似乎只有这样才看的清楚点。

  “圣皇统治天下,一片祥和,这么多年里也没有战乱发生,上次灾荒已经是三十年前了,这些年来生活虽然过的苦,但也勉强能够支撑下去,后生,我看你这个样子,家中应该小有家资吧。”

  “怎滴跑龙武城来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李云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未多说。

  老妇人听此,了然的叹了口气,她眯着眼睛看了李云好一会儿,叹息道:“你一个人也可怜,龙武城地方大,你一人在城里也没个安脚的地方,要是不介意的话,老太婆家里有两间空房,可以暂且休息休息。”

  李云想了想,暗中动用本体的权能,以力量凝聚出一块银元宝,他假装在兜里掏了掏,然后递给老妇人:“多谢老人家了,一点意思还请收下。”

  华阳县已经更改为龙武城,一百六十四年下来,很多事物在时间下更替,这里原本是他的大本营,如今却变为了这个模样,关于妻子等人的消息,或许在别处已经很难寻了,只能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寻找踪迹。

  李云相信,妻子他们一定会给自己留下很多的信息。

  “不用了,”老妇人却摆摆手拒绝,叹气道:“老太婆用不着这么多钱,你给我我也没什么用,后生自己收着吧。”

  “多谢,”李云也不强行,见此便收起了银子。

  老妇人笑了笑,弯腰拍了拍裤脚上的泥土,重新背上菜篓子,道了声跟着老太婆,然后便慢悠悠的走进了城里。

  走进城中,阔别一百多年,如今重新回到这片地方,李云环绕着周围,既感觉着熟悉又觉得陌生。

  一百多年里,华阳县更为龙武城,建筑变多了,但街道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宽窄,格局差不多。

  沿途,李云还看到了他以前经常吃的那家早餐店,掌柜是个中年,也不知是第几代。

  “老人家可知,此地以前叫做华阳县?”李云突然询问。

  “知道啊,老太婆祖祖辈辈都在这儿生活,算是个本地人了,”老妇人走在前边,想也没想的回答,语气还有些唏嘘。

  “我听我娘那一代人说,龙武城一百多年前还叫做华阳县,当初还正是乱世,但华阳县却一片祥和,更是被外人称为桃花源,发展的极好呢,如今过了这么多年,华阳县变成了龙武城,但却没有百年以前的华阳县繁华平静了。”

  “不过知道这事儿的人已经很少了,后生以前是华阳县的?”老妇人问道,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的点点头:“也是,当年出了点事,好多人都走了,兴许你祖宗就是那时候离开的。”

  出了点事?

  李云眉毛一皱,正欲询问。

  老妇人却站在一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到家了,小伙子进来吧。”

  李云跟着走了进去,院子是个二进二出的大院子,也怪不得老妇人不要他的银子,就这院子也值不少钱。

  “老人家,当初是出了什么事儿?”

  “你不知道吗?”老妇人将菜篓放下,一脸疑惑的看着李云。

  “年代太久了。”

  “也怪不得,”老妇人叹息:“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平静的华阳县突然就崩溃了,而且圣皇派大军前来,总之华阳县一下子就崩了。”

  她似乎不愿多说。

  李云眉头紧皱,心中烦躁,有些想动用搜魂类的手段直接获取对方的记忆,但想了想还是作罢,灵魂太过神秘,他现在还没有本体的力量,要是强行搜魂或许会产生副作用。

  “后生,这院子就老太婆和我孙子两个人住,院子里的空房间还有很多,你随便找个房间住着就行,老太婆先去做饭了,你自己收拾罢,”老妇人背起菜篓,便准备往伙房走去。

  李云见此,转身离开寻了个空房间,这个老妇人应该知道些东西,李云准备先学习一下如何精准操控灵魂,等会儿直接查看对方的记忆。

  所消耗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房间内只有基础的家具,宽敞的屋子显得很空,而且很多地方都有了灰尘,李云随意挥动衣袖,冷风扫过房间带走所有灰尘。

  盘腿坐在硬木床上,李云开始沟通本体力量,冥想学习。

  …

  老妇人佝偻着身子,将从城外摘的野菜洗干净切好后,看了眼挂在伙房上老旧的钟,抹了抹手上的水,赶忙小跑出伙房,来到后院的一个房间中。

  房间有着许多桌子,桌子上安置了很多灵牌,仔细数来,至少有着数十块。

  老妇人目光充斥着尊敬跪在蒲团上,熟练的点燃三柱香拜了下去。

  咔吱…

  关紧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身穿锦衣,面白如纸,身子瘦小的年轻人满脸谄媚笑容的朝着外边不断行礼弯腰,一边行礼一边道:“大哥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安排好。”

  “就一会,就一会儿。”

  年轻人说着,外边的人哼了声,一脚给他屁股踹了过去,踹的他哎哟一声,连滚带爬的进了屋子里。

  老妇人看也不看年轻人。

  年轻人揉了揉屁股,先是龇牙咧嘴的坐在地上小声叨叨,随即缓过来见老妇人满脸诚心的烧香,他猛的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祖母,痛哭流涕的道:“姥姥,姥姥,别烧香拜佛了,您救我一命吧,再不帮我,我会被他们打死的,咱家香火也就没了。”

  老妇人没有搭理,只是恭恭敬敬的将香插在香炉里,垂目平静道:“裴远,你又去赌了。”

  “我…我不甘心!”裴远深吸一口气,双目发红:“姥姥你信我,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不会去赌了!”

  “差多少。”

  裴远表情大喜,赶忙道:“三千两白银!”

  “没钱,”老妇人摇头拒绝,苍老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澜:“家中还剩十两碎银子和一百二十个铜板,你想要就拿去吧,这么多年里,家资都被你败差不多了,败完就败完吧。”

  裴远咬牙道:“姥姥,我们还有这座院子,我听人说了,咱们这院子人家拿四千两买!咱卖了吧,还能有一千两,足够过下半辈子了。”

  “不可能。”

  老妇人平静的拒绝,语气毋庸置疑:“这是祖宗的地儿,祖训让我守在这儿,我不可能卖了这房子,卖了,老太婆没有脸下去面对祖宗。”

  “那我怎么办?姥姥,你要看着你孙儿被人打死吗?我签了卖身契,还不了钱,他们就把我卖给异兽当零嘴!”裴远一下子站起身来,祈求道:“姥姥,帮我,你也不想让咱家的香火断了吧,以后您去了,我还得继续帮您和祖宗。”

  老妇人闻言,看了这个不成器的孙子一眼,目光微动随即熄灭。

  死气沉沉的说道:“那你还是去死吧,我裴家没你这样不成器的畜生,大不了等你死了,老太婆去收养个孩子,他会帮我继续守下去的。”

  “姥姥!”裴远气急,面目狰狞的咆哮,他指着灵牌发生的道:“您守这个破地方几十年了,爹娘也在守,他们死了你又守,祖祖辈辈守了一百多年,你们守到了什么吗?祖训说的等待那位尊上,他恐怕早就死了,我们能不能不要继续当狗下去了!”

  “…”老妇人没有回答,只是闭上双目,继续念诵着某种经文。

  砰!关闭的大门又被踹开。

  两个身体强壮的大汉走了进来,为首一个身穿白衣,打扮的像是书生的中年汉子扫了眼老妇人,然后一脚将裴远踹在了地上:“没用的东西!”

  裴远吃痛,被一脚踹飞三米开外。

  白衣汉子收回脚,俯瞰着老妇人,阴狠道:“老太婆,别给脸不要脸,我们拿钱买你这破屋子,已经很给你面了,不要让我们撕破脸皮。”

  “神朝衙门还没有昏庸,房产是我的,你可以撕破脸皮,我会报官,”老妇人看也不看对方,淡淡道。

  “官算个什么,百年前如此,百年后依旧如此,好笑!你这老东西给脸不要脸,”白衣汉子冷声道:“周围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我现在动手杀了你,再栽赃给你的孙儿,谁又会知道?房契磨个十多年,我还不信我们黄龙帮吃不下!”

  说罢,白衣汉子目中闪过杀意,一巴掌拍向老妇人的头顶,风声呼啸,明显是个练武之人。

  砰!

  血液飞溅,如同西瓜爆炸般。

  白衣汉子整个人维持着掌落姿势,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下一秒轰然爆炸,血液又在瞬间被焚烧为乌有。

  李云缓缓走进屋子里,看了眼被吓傻的几人。

  “一百多年过去,华阳县怎么出了个黄龙帮?”

  叹了口气,李云屈指一弹,空气挤压发出爆炸般的响声,肉眼可见的空气弹将两个壮汉轰的炸开。

  解决三只蝼蚁后,李云走到老妇人身旁,看了看桌上的灵牌,到中间的灵牌时,他目光停顿片刻,语气复杂的道:“你是裴娘子的后人?”

  老妇人平静如同死水的表情惊愕一瞬,她正欲开口。

  “我叫李云,一百六十四年前,是白莲教教主,告诉我一切。”

  李云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复杂的道。

  彭!

  老妇人猛的朝着李云磕头:“白莲教白莲脉第七代弟子,裴青见过教主!”

  第七代…李云眼神复杂:“裴娘子,死了吗。”

  裴青抬起头来,看了看主桌上的灵牌,语气变的低下:“祖母她,四十年前因为武道未突破宗师,再加上年轻时受到暗伤太多,寿终正寝,我们这一脉,也只是跟祖母姓而已,我爷爷是被祖母捡到的,从那时起,祖母就告诉我们,我们这一脉的任务就是等待您回归。”

  “四十年前就去世了啊…”李云叹了口气,回想起很久之前裴娘子的面容,他身为神火强者,能够清晰无比的回忆起裴娘子的所有,逝者如斯夫,一百多年过去,这些熟人终究抵不过岁月侵蚀。

  “我一直认为您只是一个传说,没有想到,教主您居然真的存在!”裴青六十岁的年纪,此时面容却无比的狂热。

  只有她知道,这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是华阳县的传说,被整个长生神朝压在历史长河中的神话。

  一百多年前,天下的最强武人之一,华阳县之主,二十年纪成就大宗师,更是与长生帝交战不落下风,远远超越古之霸王,是他们白莲教所有弟子心目中的神。

  “教主,这是祖母留给您的。”

  裴青站起身来,突然扭动主上的香炉,机关扭动,桌面掏出一个凹槽,其中有着一个小盒子。

  李云拿过盒子,点点头:“多谢。”

  说罢,他现在心中紧张急切,没有心思继续和对方交谈,直接消失在了此地,回到了房间中。

  将木盒放在桌上,一百多年下来,这只木盒已经有了被时间侵蚀的迹象,很是古老。

  李云看着木盒,叹息一声,将木盒打开。

  盒子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只有一张牛皮纸。

  上面写着娟秀的字迹,这是裴娘子的留言。

  时隔一百多年,看着上面的字迹,李云神色有些恍惚,明明对他而言不过一眨眼,却突然就过去了一百多年。

  【主上,自您突然消失离开,奴家带领着白莲教白莲一脉弟子坚守华阳县已经一百年时间了,我能够察觉的出来,我快死了。当您看到这张牛皮纸时,奴家或许已经不在】

  【奴家相信你绝不会死去!在您突然离开的两年后,魔神们再次复苏,长生帝更是带领着十万军队攻打华阳县,我们抵挡失败了】

  【长生帝早已破开了人体极限,一路横扫,我们一败涂地,周硕带着夫人和公子离开了华阳县,据这些年来他们传来的信,他们应该去往了极北之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