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42:爆杀,二叠浪(4000)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42章 42:爆杀,二叠浪(400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42:爆杀,二叠浪(4000)

  第42章42:爆杀,二叠浪

  “师弟,你在说什么傻话?”

  周松一脸看傻子似的道:“若是赵师弟天赋不高,师父会这么宠爱他?”

  “那小家伙,可与咱们不同,根骨奇佳,是有炼肉的可能性的,能炼肉,便与我们这等炼骨炼皮不是一个层次了,椿阳镇的大人物,如咱们师父这类武馆馆主,也就是这个境界。”

  “你说他天赋高不高?”

  周松说罢,看了看李云几眼,沉吟片刻后安慰着他:“师弟,你也别想太多,赵涛小孩子心性而已,以后性格会变好的,至于师父,他也是之前因为大师兄的死,害怕武馆后续无人,都不容易。”

  李云笑了笑,却是没有回话。

  他知道周松是在安慰自己,不想自己产生与吴老头产生隔阂。

  但有些东西,产生了就是产生了,想要消除,可是难的很,至少目前来看,吴老头是没将自己当成弟子,他们其实严格意义来说,都是在做交易罢了,现在算清楚也好,免得以后纠缠不清。

  不过话说回来,赵涛那小子天赋被说的这么好,根骨应当比自己的要好一些,莫非是蓝色词条?

  若是蓝色词条的话…下次得用慧眸探一探赵涛。

  周松见李云眼神泛着思索,以为听进了自己的话,忙着道:

  “咱师父也难,听说年轻的时候在江湖里被人一掌打残,受了伤后带着妻子来到了椿阳镇开武馆安了家,结果没过几年安稳日子,师母生出师妹后就撒手人寰,师父一把屎一把尿的带着师妹,想要将她培养成接班人。”

  “结果师妹却不喜练武,后面寻找弟子找到大师兄,师父那个高兴啊,找到接班人了,然而没高兴多久,两年前武馆大比大师兄又被人活活打死,师父一夜见头发都白了。”

  “我知道了师兄,伱不用再说了,”李云眼见周松还要继续喋喋不休,赶忙打断了他:“我还没有小气到这种地步。”

  “不说了师兄,我先走了,”李云挥挥手,转身离开。

  “诶…”

  周松欲言又止想要挽留,但还是收回了话。

  看着李云的背影,周松摇摇头,哎了一声。

  以他对李云的了解,这次怕是真正的出现了隔阂了。

  真是

  回头看了看拳馆,周松的眼神似乎穿透了内院,眼中尽是无奈。

  街上,李云戴了顶斗笠遮蔽风雪。

  从拳馆出来,他也没什么事干,也不可能现在就去那个顺福镖局,便寻思着在街上买点东西然后再回去。

  “父老乡亲们,杨神医妙手仁心,悬壶济世,现在去仁善药铺治病买药只需一个铜板,莫要错过这个机会呀!”

  一名身穿灰色长衣的年轻人在街上卖力的吆喝着,一些想捡小便宜的百姓听此连忙围了过去。

  杨神医.仁善药铺。

  李云听到药铺二字,眸子微微眯起,想了想走向那吆喝着的年轻小厮。

  “你好,仁善药铺在哪?”

  “在”年轻人正欲开口,突然发觉自己身前像是被一座巨石遮蔽了一样,阴暗了许多,抬头见到一尊高近一米九的壮汉礼貌的看着自己,嘴里的话像是卡住了一样。

  “这,这位壮士,您身体这么强横,不必去看病吧”

  “怎么,难道我是铁做的,看不得病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年轻人连忙摇头,转身指向前方街道:“壮士,仁善药铺就在前面,右转走一走就到了。”

  “好,多谢,”李云点点头,迈步离开。

  年轻人见李云离开,顿时心里松了口气,又继续吆喝着。

  走到街道尽头,右转,李云便找到了那仁善药铺。

  药铺里,人满为患,还排着一队长龙。

  李云见到这熟悉的药铺,愣了下,这铺子,不就是之前小柔做事的药铺吗?

  杨神医,应该就是那个杨掌柜。

  杨掌柜为人确实不错,但远不至于做到这番地步,几乎免费给人看病。

  不对劲,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李云思考片刻,排进了队伍中。

  进入排队的队伍里,一看,李云更是惊诧,排队的百姓竟然全都是男的,没有一个女子小孩。

  碰了碰前方的汉子,那汉子转头见到李云,那身拳馆练功服着实耀眼,使得他原本有些不耐烦的表情瞬间尊重了起来。

  “这位兄台,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为何这排队的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子小孩,”李云轻声询问。

  汉子笑着解释道:“这是杨神医的规矩,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听说是男女之间的身体差异,杨神医正好对男子的身体极为了解,所以便先治疗我们,或许过些日子,女子小孩也能享受到一个铜板治病的福利。”

  “杨神医,可真是悬壶济世的大圣医,大好人呀!”

  这人说着,感叹道,对杨神医无比的尊崇。

  李云则没有回话,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想起今早小柔说的,男子失踪…莫非这里面有一定的联系?

  沉思着排着队伍,随着时间,队伍越来越短,直到李云前面只剩一两人。

  他走入药铺中,铺子里,那个白发苍苍的所谓杨神医坐在台后,慈眉善目的正为李云前面的汉子把脉。

  这人,不是杨掌柜。

  李云瞬间看出不对,他接触过杨掌柜,面前的杨神医绝不可能是他,而且,似乎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此人。

  细想着,很快,那白发苍苍的杨神医给汉子把脉完毕,笑着拿出一包药递给对方:“没什么大事,些许风寒而已,这药两日份,一日服两次即可。”

  “多谢神医,杨神医大恩大德,”汉子赶忙从衣服里取出一个铜板,高高兴兴的拿过药包离开了。

  杨神医将铜板收进柜中,头也不抬,和蔼的道:“下一位。”

  李云坐了下来,将粗壮的手臂放在桌上。

  “有什么问题呢?”

  “有些风寒吧大概。”

  “哦?老夫看看,”杨神医说着,看了看李云,眉毛微皱,伸出两根手指放在李云手臂上把脉,把了半晌,杨神医语气不满。

  “气血充足如火炉,身体健壮跟个熊似的,你这般身体哪里会得风寒,就算脱光了在雪地打滚都没事,小兄弟,你在寻老夫开心不成?”

  李云盯着杨神医,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是你在寻我开心。”

  “你什么意思?”杨神医眉毛紧皱。

  “装神弄鬼,你以为易容我就看不出了?”

  “雪神教的杂碎,死来!”

  砰!

  李云暴起,一把将桌子掀翻!

  硕大的桌子直直撞向杨神医,这桌子有实木打造而成,重量少说百多斤,加上李云蛮横的力量,若是撞在普通人身上,少说也得断几根骨头。

  然而这白发苍苍,似若老人的杨神医却展现出与年纪完全不符合的敏捷与力量。

  几乎是在李云瞬间暴起时,他便迅速后退,躲开桌子的第一时间碰撞拉开距离,然后白袖子里的大手一掌将桌子拍开,将右侧的药柜打翻。

  “啊!!杀人了!”

  排队的百姓们见有凶人大打出手,玩命似的赶忙跑出药铺。

  李云对此视若无睹,立即冲向杨神医,大手如同五指山,拍爆空气,重重打向杨神医的头颅。

  杨神医老脸一狞,不躲不闪,竟迎面同样一掌对了过去。

  砰!

  两只大手合在一起,惊人的巨力令杨神医宽大的衣袖直接撕裂。

  一触即分,杨神医哒哒后退三步,表情惊骇:“炼皮?”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为何要对老夫出手?”

  李云甩了甩有些疼痛的手,将斗笠掀起,随意丢在地上:“一阵子不见,不认识我了?别装了,两个月前,巷子里。”

  闻言,杨神医那张老脸愣了下,死死的看着李云:“原来是你!”

  他也不演了,大手竟然将脸皮撕下来,显露出一张沧桑的中年汉子面孔:“你这亵神之人,你也不怕下地狱?”

  “废话甚多。”

  李云眼神冰冷,懒得与其再多废话,一步迈出,欺身而上,拳如长龙,一记重拳砸向汉子的胸口。

  杨神医表情微惊,刚刚与李云对了一掌,知道对方力量何等恐怖,几乎与炼皮差不到多少了,赶忙侧身躲过。

  然而下一刻。

  便是满天的拳影,遮天蔽日,犹如浪潮般将自己覆盖。

  砰砰砰!!

  柜子木屑炸裂,草药乱飞,墙壁被打出道道凹坑。

  杨神医苦苦用拳法应对支撑,只觉自己犹如大海中的小船,被海浪打的摇摆不定,随时便会淹没。

  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明明之前,还没有这么强的!

  杨神医咬牙硬撑,在李云狂风骤雨似的攻击下,他双腿不断后退,双手扛着李云的攻击,砰!

  后背撞破墙壁,来到街道,杨神医一边硬抗,一边迅速查看周围,想要逃离。

  “永别了。”

  也就是这一刹那,李云轻声开口,他已差不多认清了自己的实力,便一拳击出,空气轰然炸响,飞落而下的白雪被强横的力量震散,犹如涟漪扩散似的。

  拳风狂猛袭来,将面前两米的白雪吹开,杨神医长发乱舞,目眦欲裂,连忙双臂挡在自己胸口,硬抗着一拳。

  砰!咔嚓。

  先是一声巨响,杨神医双脚离地,随即是骨骼的断裂声音,堂堂炼骨,此时骨头差点被打断,但杨神医却表情惊喜,他可以借着这股力量,拉开距离,然后迅速后退。

  砰!

  又是一声巨响,杨神医胸口传来剧痛。

  他脸上的欣喜之色瞬间僵住,眼底里尽是茫然。

  什么时候…

  足有两层力道,第一层打断了自己的手臂,第二层透过了自己的双臂,在胸前形成一道圆型涟漪,那层力打在自己胸口,顷刻间,杨神医身躯凹起,背后衣服炸裂出一道圆形的缺口。

  整个人如垃圾似的倒飞出三米开外,随即摔如雪地中,砸出一个凹坑。

  “你…你这是什么拳…”

  “二叠浪,再见,”李云礼貌的解释,然后一脚送其上路,又用脚狠狠的踩他脑袋,触发羞辱。

  【你触发中级羞辱】

  【你获得绿色词条——血足气壮】

  血足气壮么,尚可吧。

  李云扭了扭脖子,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

  看了看周边惶恐却又硬呆看戏的百姓,李云摇摇头,正准备离开。

  突然一道箭矢猛然射来,是自己肩膀。

  千钧一发之际,李云大手精准无误的将箭矢握住,表情漠然的看向来源。

  “衙门办事,所有人滚开!”

  “那武馆弟子,站住莫走!”

  百米开外,一队捕快迅速而来。

  为首者,手持长弓,大声怒斥。

  是官府衙门的人么…

  李云将箭矢折断,平静的等这一队捕快抵达。

  等这群人来到后,李云指着脚下尸体道:“这人是雪神教的教徒,易容为别人的模样卖药治病,我杀了他,没有奖励么?”

  为首之人,年纪约有三十,腰间配刀,长脸浓眉,闻言眉毛皱起,打量了一下尸体:“我是严飞,衙门捕头,你怎么确信他是雪神教教徒?你莫非不知,雪神教已被我等围剿殆尽了?”

  “我认识他,和他动过手,”李云摇摇头:“再者,大人可以去他那药铺搜一搜,兴许有地下室之类的东西。”

  “呵,”严飞冷笑了声,他似乎很看不惯李云,摆摆手,对着身边的五个捕快道:“你们去那药铺,仔细搜查。”

  “是。”

  五人立即前往药铺。

  没过多久,有一人面色凝重的快步走来,在严飞耳边轻声说着。

  李云耳朵微动,地下室藏了几个昏迷的男子么…

  便见严飞面色凝重起来,看着自己正色道:“此事复杂,你和我们去一趟衙门。”

  李云皱眉,他并不想去所谓衙门。

  开口道:“严捕头,既然你们已经查清了这具尸体就是雪神教的教徒,为何还要拉我去衙门?我听闻,杀死雪神教正式教徒者,奖励五两白银。”

  “教徒白衣,这人之前身着黄白衣,修为不俗,应该得奖励我十五两,让我去衙门,怕是有些不好吧?”

  严飞冷喝道:“让你去就去,这件事很重要,你若是不去,就休怪我等强制了。”

  李云闻言,看着严飞的面孔看了许久。

  最后露出一丝笑容:“好。”

  “严捕头,带路吧,不过调查完后,记得将十五两银子给我。”

  单机啊…兄弟们求求票吧,推荐晋级也失败了,好难受啊………迷茫,懵逼,扭曲,爬行,要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