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折辱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43章 43:折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43:折辱

  第43章43:折辱

  “姓名。”

  “李云。”

  “哪里人?”

  “元国华阳县椿阳镇人。”

  戒律审讯室内,李云坐在椅子上,表情平淡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坐在他对面的是严飞,衙门捕头,准确来说,是椿阳镇里唯一的一名捕头。

  记忆中这人性格刚直,嫉恶如仇,是椿阳镇出了名的‘刽子手’。

  死在其下的恶人不计其数。

  严飞似乎在用笔记录着信息,过了几秒后,抬头用那双细长的眸子看着李云,上下打量,继而开口问道:“你是浪潮拳馆的弟子?”

  “是,”李云点头,椿阳镇里,白色练功服夹杂一点如海洋的蓝,唯有浪潮拳馆。

  “内院弟子?”

  “没错。”

  “呵,隐藏的很深嘛,椿阳镇里入了境的武人本捕头都一清二楚,叫李云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也不知藏这么深,是想干些何等龌龊勾当,”严飞冷笑了声,得知李云乃拳馆内院弟子后,他的态度更为恶劣。

  李云内心深吸一口气,强忍心里的一丝恼火。

  “严捕头,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事的话,我便先走了。”

  “是有一事,”严飞呵呵的笑了声,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道:“你杀的那人我们已经查出来了,雪神教里,黄白衣的是炼骨执事。”

  “我有一事不明,你是如何知晓那杨神医是雪神教的人,就连我等衙门都没有查出来,伱一个练武的拳馆弟子,又是如何发现的?”

  严飞语气里满是质疑,甚至说完,还似笑非笑的道:“该不会,你其实也是雪神教的人,只是因为某一方快要暴露,所以来了一招金蝉脱壳?毕竟,陌生的炼骨武人,很少见的,呵呵。”

  “呼…”

  李云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已经是一片冷漠冰冷,他再也忍不了了。

  “严捕头,事情的经过来源我已经和你说的很完整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针对与我?甚至,雪神教的人是我杀的,杀死雪神教成员,有功官府,赏白银是你们自己说的吧?

  现在你们衙门不仅不奖励我,反而将我关进这儿审讯,这就是你严捕头的行事风格?

  分不清好坏,凭自己喜好办案,若真是这样,恐怕严捕头嫉恶如仇,办案如神的这个名头,有些虚假了,毕竟,谁也不知大名鼎鼎的严捕头办的上百案子,有多少凭你喜好的冤假错案。”

  严飞听此,笑容僵硬了下来,冷哼一声:“牙尖嘴利,随意侮辱朝廷官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他便挥手示意想让人将李云押住。

  “我是吴宗云新收下的入院弟子,严捕头,你随意处置我,问过我师父没有?”李云淡淡的扯出吴宗云的虎皮。

  严飞笑了笑,摆摆手让人退后。

  “那便这样吧。”

  说罢,严飞便起身离开。

  李云道:“严捕头,既然我什么事都没有犯,那我可以走了吧?那十五两白银,是否也该给我了。”

  严飞闻言,转头对着李云露出一张笑容:“小兄弟,你的嫌疑还没洗清呢?等酉时末再走吧,至于银子?抱歉,你杀的人并不是雪神教教徒,只是一个畏罪潜逃的犯人罢了。”

  说罢,严飞直接离开。

  咔吱…

  铁门轻轻关上。

  李云坐在椅子上,阴森的环境里,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不知道为何严飞会对自己抱有恶意。

  或许人对人的恶意,有时候第一次见面时便会产生。

  但这事儿,他记住了,无论是什么原因。

  “呼,”吐出一口浊气,李云闭上眸子,既然得酉时才放人,这鬼地方什么都没有,便闭目养神等候时间抵达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李云听到一声咔吱声时,他眸子猛然睁开,一名年轻捕快将铁门打开,轻声道:“时间到了,可以走了。”

  “嗯,”李云点头,起身迈步走出。

  离开衙门时,外面已经快要黑了下来。

  也不知,小柔会不会惊慌,毕竟平日这个点,自己早就回到家了。

  李云心想着,走出大门,而这时,熟悉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叔叔!”

  “李师弟!”

  李云愣了下,循声看去,衙门大门外,小柔与周松两人竟站在一颗大树下对着自己招手,似乎是早已等候于此。

  小跑过去,李云奇怪道:“你们怎么在这。”

  周松笑呵呵的开口:“我听说有人在街上当街杀人,还穿着我们拳馆的衣服,便赶了过来,没想到真是师弟你。”

  “我太担心叔叔了,到处寻找你,后面也是与周师兄一样,觉得叔叔你在衙门就过来了,”小柔轻声道。

  “原来如此,”李云轻轻点头,心中升起一丝暖意,他牵起小柔的手,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还挺不错。

  周松这个单身舔狗一头黑线,当作没看到,好奇道:“不过师弟,你这是犯了什么事儿?”

  “边走边说,此事,说来话长。”

  李云叹了口气,一边走着,一边告诉两人事情经过。

  闻言,周松眉毛皱起:“竟是雪神教的人,他们居然还没被清扫干净。”

  “当发现一只老鼠时,其实已经出现了更多的老鼠,”李云冷笑一声:“我看那严捕头,抓不过来,不过是一个名不符实的家伙。”

  “严飞吗?”周松冷哼一声:“也怪不得师弟你被他整。”

  “怎么?师兄也被他整过?”

  “那倒没有,但椿阳镇三大武馆的弟子都很厌恶此人,这严飞,很看不惯我等武馆弟子,准确而言,是所有帮派拳馆里的武人,”周松冷笑道。

  “按他的话说,就是咱们这种武馆弟子都是不稳定的因素,对朝廷没有一点好处的蛀虫,是应该去死的。”

  “你说他好笑不好笑?也就是这小子背后有个大人物撑着,不然,他早就横尸街头了。”

  “原来如此,那我这十五两白银,只能当喂狗了,”李云闻言,拍了拍手。

  “哎,没办法,不说这个了。”

  周松摇摇头,转移起了话题:“话说师弟你小子真是金屋藏娇,我是知道你有个婆娘,但没想到你婆娘这么漂亮,你这家伙,真是够不害臊的。”

  “哈哈,师兄羡慕?不如去找吴师姐。”

  “你…”周松顿时哑口无言。

  与周松说着,很快就到了分岔路口,两人告别后,李云和小柔回了家。

  大晚上的,小柔重新热过饭,吃完后便上了床。

  因为被严飞整了一手,内心多少有些不舒服,然后小柔在床上又化身魅魔勾引李云。

  本就有想释放的心态下,竟一直比斗了一个晚上。

  清晨起床时,小柔满脸茫然,眼睛里充斥着坏掉的神色。

  大抵类似于,我怎么了,我是谁,我在哪。

  李云则是精神饱满,荒唐到凌晨,仅仅睡了两个时辰,也并未让李云出现精神不佳的状态。

  小柔想要下床伺候李云穿衣。

  李云忙将起按在床上,自己起来穿衣服。

  “瞅瞅你这恍惚失神的样子,小柔你还是睡着吧,我自己来就行,”李云站着穿衣,看着小柔还恍惚的模样,哈哈笑道。

  小柔看着天花板幽幽开口:“倒是妾身的不自量力,自讨苦吃了,见叔叔心情不好想要让叔叔开心点,没成想叔叔却如此不怜惜,这时还竟嘲讽妾身的不是…”

  “停停停。”

  李云满头黑线,一脸无语。

  “你这小魅魔,睡你的觉,学什么林妹妹,”李云拍了拍小柔的屁股,穿好衣服后,转身离开,并贴心的将房门关好。

  阳光洒在李云脸上,些许风雪倒是不碍事了。

  舒适了伸了个懒腰,打了套拳热热身,感觉到又有所进步,便收了架势离开院子,然后去街上的早餐铺子里吃了两碗馄饨以及几个肉包,花了十来个铜板,八成饱。

  因为大雪变小了许多,百姓们安下心来,觉得冬天快要过去,所以生活渐渐走入正轨,早餐铺子也开了,而且先前腾飞的物价,如今也跌了很多。

  吃饱喝足,李云问了几个路人,一路行到顺福镖局。

  今儿他该报到,亮个相,吴老头给他找好了路子,虽然心中有些无奈,但还是得去,人在江湖,无论前世还是现在,总是身不由己。

  顺福镖局在椿阳镇里也是大名鼎鼎了,主要就是椿阳镇里就这么一个镖局,接的主要就是镇里到县上的镖。

  如今镖局总镖头皆镖局主人是一位接近炼肉层次的高手,心狠手辣,也有头脑,在他的领导下,顺福镖局越办越好,听周师兄说,这镖局似乎有向发展到华阳县上去。

  心中想着,李云迈步走进镖局中,镖局里有两护卫把守,见李云闯入,立即拦住他:“这位兄台,你是有镖可押?”

  “不是,”李云摇头,淡淡道:“我叫李云,浪潮拳馆内院弟子,奉馆主之命来此任命镖头,你们镖局主人应该知道。”

  “原来是李镖头!”

  两人神色立即认真起来,显然他们得了命令。

  其中一人恭敬道:“李镖头,请随我来,去见总镖头。”

  “嗯,”李云点头,跟着这人走入镖局之中。

  一入镖局,镖局中院子极大,里面拜访着各种锻炼器材,此时正有许多镖师在院中练武,打磨力气。

  看了几眼,收回目光。

  紧接着,被带入一间屋子中。

  走进屋子,李云看向桌后,埋头正处理事物的一位中年壮汉,壮汉身材魁梧,坐着就如同巨石般,大冬天的,仅穿着短打,露出两只粗大手臂。

  这人,应当就是镖局总镖头。

  “总镖头,李镖头来了,”那人轻声开口。

  “嗯?”

  壮汉放下笔,抬头看向李云,那是一双无比锋锐的眸子,如刀一般的视线上下打量着李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