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80:爆杀程金铜,碾压!(求订阅!!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81章 80:爆杀程金铜,碾压!(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章 80:爆杀程金铜,碾压!(求订阅!!

  第81章80:爆杀程金铜,碾压!(求订阅!!

  孙长青声音冷漠,语气充斥不屑,眸中尽是蔑视,浑然无视了面前这个高大的黑甲男人。

  区区小辈。

  程金铜却是不生气,语气依旧平淡:“我才入黑甲军,确实入孙老所说,我只是个小人物罢了,若是孙老巅峰时期,恐怕我军也得总兵长那般的人物才可与孙老地位媲美。”

  “可是,如今的孙老,还是几年前,乃至十年前的那位大名鼎鼎的踏云无影,银龙飞枪吗?”

  此言诛心。

  场面又是寂静,李云神色微冷,正欲开口,孙长青却是制止住了他,苍老的面孔突然笑了声。

  “我虽老矣,但还能耍动大枪。”

  “不如,你试试?”

  “得罪了!”程金铜听此,眸子精光一闪,没有再说一句废话,突然出手。

  五米距离,对于炼肉炼脏的武人而言,与一米半米的距离相差不大。

  程金铜陡然爆发下,纵使他速度不快,但也几乎眨眼出现程金铜面前,双拳并握,如泰山砸落而下。

  呼!劲风呼啸,吹动椅上孙长青花白长发。

  然而,唰!

  程金铜瞳孔一缩,不见了!

  原本还坐在椅子上的孙长青就像是消失了般,瞬间无影无踪。

  程金铜后背汗毛倒竖,拳虽落空,但立即借着下落的力量继而横扫。

  彭。

  孙长青手掌拍在程金铜后背背甲,一股力道制止住了程金铜转身:“你输了。”

  “哈哈哈!痛快痛快!”

  程金铜却忽然大笑,眼里闪过红芒,神色兴奋起来:“不愧是三十年前的踏云无影银龙飞枪,哪怕受了伤,这个速度,也不是炼脏武人能够企及的,可你速度再快,又能打破我的防御吗?”

  “老前辈,我的力量,伱现在又能抗的住吗?!!!”

  “我程金铜,炼体无敌!”

  咆哮似的大笑着,程金铜爆发恐怖力量,强制破开孙长青的制止力,猛然转身,一掌直入孙长青胸口。

  砰!!!

  两股巨力悍然相撞。

  劲风裹着地面飞雪散开,方圆三米的白雪吹拂出大片。

  李云漠然着收回手掌,心中微动,半退一步。

  程金铜则死死盯向李云:“不错…”

  “既然如此,”程金铜眯着眸子,左右看了看两人,抱拳轻声:“是程某唐突了,告辞。”

  说罢,程金铜直接大步离去,走到院门门口时,捡起门两边的巨锤,消失不见。

  这杂碎…

  李云眸子冰冷。

  彻底确定程金铜离开后,李云收回目光立即看向孙长青道:“孙老,你如何了?”

  “没啥事,”孙长青摆摆手:“虽然老夫受了伤,但要是一个小东西就能伤到我,老夫这六十年的武功真是练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嘛,程金铜这小畜生力量确实有些大,恐怕比你都要高一些,也怪不得入了黑甲军,”孙长青说着:“刚刚要不是你拦着,我就准备动手宰了那小崽子了。”

  李云有些无奈,轻声道:“他是来试探您的。”

  “老夫明白,估计被他试探出了吧,”孙长青摇摇头,重新坐了回去,语气冷了下来:“想死,大可以来,老夫再不济还是能打出一枪的。”

  李云闻言,沉默片刻,想了半晌突然道:“孙老,我家中有急事,出去一趟。”

  “嗯?”

  孙长青愣了下,沧桑的眸子看向李云,沉声开口:“别做傻事,你不是程金铜对手,老夫也不需要你帮我找回场子。”

  “放心吧!”

  李云笑道:“我可不傻,只是单纯家里有事罢了。”

  孙长青皱眉,打量李云上下,他对李云倒是挺熟悉,虽然之前他教导过李云强者之心这个东西,但李云这小子很稳妥,不出手也就罢,出手一定一鸣惊人,而且有巨大把握。

  这小子虽然实力不错,但只是个炼皮武人,想要打败程金铜,还差了些。

  多半不会干出傻事。

  想此,孙长青也就无所谓了,摆摆手像是驱蚊子似的:“行,那你走吧,对了,银雪枪留下,老夫还没说把它交给你呢。”

  “孙老我要回去练枪,告辞!”

  李云留下这句话,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孙长青见李云跑了,气的胡子都抖了三抖:“这孽徒!”

  踏出院门,李云还带着笑容的面孔瞬间冷了下来。

  背负起长枪,从衣服里掏出一张黑色布料。

  继而转头看向程金铜消失的方向。

  “无敌?我怕不见得。”

  …

  程府。

  程金铜持锤,淡漠着脸走进府中。

  一路上,家中奴仆对程金铜极为尊敬,路过时,低头不敢言语一声。

  程金铜在程家之中,威严仅次于老爷程平元。

  自从程金铜进入元国最厉害的黑甲军后,威严甚至隐隐有所超过。

  几步之间,来到主屋,程金铜没有敲门,而是推开房门直接进入。

  屋中,程平元正坐在桌前,眉头紧锁的看着面前手下人的汇报。

  房间中有香薰燃烧,若有若无的淡淡香味令人精神微震。

  听到动静,程平元抬头看了眼这个最让自己满意的大子,露出一丝笑容:“你来的正好。”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自从京上农值院研究出这血花草后,我让人种植已经出了成功,这东西,十株产出便超越了十株麦子产量的三倍。”

  “这个难熬的冬天,百姓们应该可以熬过去了,真是神奇的造物。”

  “是么,那挺好,可以加收粮税了,”程金铜搬来一个椅子,随口道。

  程平元点头:“确实,这么高的产量,百姓们也吃不了太多,不如交给朝廷,往后难熬了再发放便是。”

  “对了,你那边如何了?”

  程平元问的,自然是孙长青那儿。

  “试探出来了,”程金铜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老的连我的一拳都不敢硬抗,不足为虑。”

  “只是那个李云倒是有些力量,但,也就那样吧。”

  “是么,那就好,那就好啊,”程平元闻言,满意的笑了笑,随之道:“对了,你不是给你那个黑甲军的好友写了信吗?既然能够处理,就不要浪费这个人情吧,毕竟人情这个东西,越用越少。”

  “不可,”程金铜摇头:“椿阳镇的内忧我能够处理,但那个雪神教,我没有把握,得让人帮忙。”

  “行,你长大了啊,老夫听你的就是,我这儿手下还有一百三十余人,皆是精英,你随意处理,”程平元颔首。

  突然又道:“另外,你什么时候处理孙长青他们?”

  “明日吧,”程金铜吐出一口浊气,摇了摇脖子:“待我休整一日,明日便将孙长青那个老家伙和李云那个垃圾杀了,然后就去将狂刀帮剿除。”

  “呵呵,不错,”程平元见自己大子如此自信,不由得满意,抚掌轻笑。

  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这个距离自己稍远的大子那张淡漠的面孔,程平元沧桑的眸子里充满着追忆。

  “哎,一晃眼,都二十五年了。”

  “记得二十多年前你娘生下你时,你才这么小一个,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都这么大了,也不知你娘在下面知道了你现在的本事,该有多欣…”

  嗤。

  一抹银光在屋子中闪烁。

  声音戛然而止,程平元眸子猛然瞪大,脖颈处,出现一道豁口。

  砰!!!

  程金铜几乎是在那银光闪烁的瞬间便暴起,一锤全力砸向偷袭之人,然而他根本没有想到速度会这么快,哪怕他已爆发全力,也依旧差了些许。

  等他抵达程平元面前时,程平元已经捂着血红的脖子,咽了气。

  呼!

  程金铜猛然看向前方之人,以往那波澜不惊的面孔,此时已是狰狞一片,额头青筋暴突,眸子红的犹如厉鬼:“你,你怎么敢!!!”

  身穿黑衣,面带黑布的李云一甩枪花,将枪上血液甩飞,声音低沉而叹息:“我本来,只是想好好的安稳的生活下去,家里有几个婆娘,生几个娃儿,有个好老师,仅此而已。”

  “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毁了我平静的生活。”

  “我也不想啊…”

  “闭嘴,去死啊啊啊!!!”状若癫狂的程金铜彻底爆发,整个人如重型坦克极速冲向李云,只差一米距离时,手中双锤如同疾风骤雨似的砸向对方。

  披,砸,横扫,挑!

  一切抵挡之物,任何木桌,床,墙壁,再被程金铜的双锤碰触,瞬间炸裂。

  他的双锤有力,且速度极快。

  李云身形缥缈,不断后退,很快便抵到墙壁,他枪纂一捅墙壁,木墙炸开大洞,李云随之后退。

  刹那间,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大院之中。

  “感受到了吗?身边亲近之人死亡的绝望?”

  李云轻声开口。

  这道声音,将本就暴怒的程金铜激的彻底疯狂:“我要你全家暴毙!”

  轰!

  雪面颤抖,程金铜直接飞跃而起,双锤蓄力至背后,随之两个巨锤在力量加速下,真如两座山似向李云砸来。

  声势骇人。

  李云没有动弹,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锤子落下,下一瞬,手滑至银雪长枪尾部,全力一挑,自下而上。

  砰!

  三把武器碰撞在一起,巨大力量之下,银雪长枪枪杆迅速弯曲,但勉强也能抗衡一二。

  “无能的愤怒,只是无能。”

  “不够啊!”

  李云哈哈大笑,收枪借力一触即分,脚尖一点,迅速后退十米。

  程金铜继续冲刺,李云心念一动,体内气血沸腾运转下,双眸陡然猩红一片。

  在后退之时,猛然跃起,握至银雪长枪尾部,身如弓,枪如箭,巨大力量下,银雪长枪枪杆瞬间弯曲如月牙。

  下一刻,喝!!

  撼山!

  长枪劈下,弯曲如月牙的长枪积势力量重到极致,空气在刹那爆开,呼啸之下声音犹如厉鬼嘶吼。

  面对如此恐怖一枪,程金铜已经陷入癫狂,不仅不退,反而手持巨锤迎面而上。

  “死啊!!!”程金铜面目狰狞的咆哮。

  巨锤与枪锋接触。

  刹那间,或者十分之一秒的停顿,恐怖力量砸落而下。

  轰!!

  地面颤动,大片雪雾炸开,两丈外的假石被劲力波及,当场炸碎小半,石子爆射而出,将周边房屋墙壁窜出小洞。

  李云落地,右手握枪下压,雪雾之中,程金铜半跪在地,双手持锤死死抵在头颅上方,肉眼可见巨锤凹陷进去,程金铜的双臂,更是出现扭曲。

  “我要你死…”

  李云冷眼看着程金铜,用力下压,原本已经被抬起些许的银雪长枪,恐怖巨力立即将程金铜压了下去。

  “感受到了吗?”

  “弱者的哀嚎,无能者的悲伤痛苦?”

  “真是可悲…”

  李云轻声细语着,淡红的眸子,犹如地府阎王。

  “你不是说你无敌吗?”

  “让我看看,你究竟无敌在哪里?好吗?这样的你,让我觉得无趣。”

  “你?!”

  模样癫狂的程金铜听到这句话,像是如梦初醒般,那双眸子猛然瞪大,死死的盯着戴着黑布的仇敌:“你,你是…李云?!”

  “猜对了,”李云露出一丝笑容,当他拿出银雪枪时,他就没有隐藏身份的想法,如此,只是恶趣味罢了。

  他很喜欢看着程金铜这般的样子。

  疯狂,愤怒,不可置信,而又无能为力。

  “怎么可能是你?!!!你就是个,杂碎啊!!!”程金铜突然咆哮,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竟将李云的银雪长枪掀起。

  “无趣。”

  李云对此,只是淡淡道了一句,长枪落至脚边,枪锋点地,猛然横扫而出。

  长枪呼啸,重重拍在陈金铜的腰侧,他那无比厚重的黑色重甲承受不了瞬间的力量爆发凹陷下去,程金铜更是只觉自己像是被蛮荒凶兽撞了,眼前一花,整个人如黑色的垃圾袋砸出十多米外,在雪地中滑出数米沟渠。

  “噗!”程金铜吐出一口血液,不敢置信,他竟然在自己引以为傲上的力量,完全的输给了李云。

  可,凭什么?!

  他六岁练武,每日舞锤炼力十九年,没有一天停顿,没有一天贪玩,凭什么,凭什么这个猎户出身的杂碎东西,能够打败自己?!

  啪!

  李云一脚踏在程金铜的胸口上,看着他的眸子,玩味道:“很疑惑,很奇怪,对吗?”

  “疑惑为什么我能打败你?奇怪凭什么我一个猎户能够将你打成这样?”

  “不明白就对了。”

  “带着你的疑惑,瞑目吧。”

  李云冷漠着,枪锋划动。

  鲜血溅起。

  【你触发高级羞辱】

  废了,八千…

  明儿万,好难写…

  求下订阅求求月票打赏,请大家们多支持,成绩越好我才有爆更的动力,拜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