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85:天地呼吸法,孙长青之死(大章求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86章 85:天地呼吸法,孙长青之死(大章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章 85:天地呼吸法,孙长青之死(大章求

  第86章85:天地呼吸法,孙长青之死(大章求订阅!

  冷风与炽热交杂,飞雪与熊熊火焰汇合。

  椿阳镇街上,一片狼藉。

  李云手持银雪长枪,急速横冲,遇到周遭的雪神教教徒,便一枪点了其头颅,一路行来,少说也杀了数十人。

  这次雪神教全面进攻,加上使用了某种邪法使得百姓失去理智,确实是给了椿阳镇一记重拳,好在群龙无首,最强的雪神教教主已经被李云斩杀,重新恢复秩序,只是时间问题,李云对此并不担心。

  只是他这一路以来,也并未看到孙长青的影子。

  这让李云内心有些焦急了。

  椿阳镇很大,容纳几万人的镇子在元国也是少数,以他的速度,全速下来,也根本不可能在短暂时间内将椿阳镇翻个底朝天。

  孙老跑哪里去了?

  心中疑惑与焦躁充斥心头,李云越加烦闷。

  彭!

  “都给我滚!”

  突兀右侧传来一声爆喝,沉重带有些许沙哑的声音让李云先是楞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周师兄的声音么。

  立即循声而去,便见到在一处铺子门外,周松赤着精壮的上半身,身后护着一个长相尚可,身穿长裙的女子。

  三名雪神教的执事正在围攻周松。

  周松实力虽然不错,但面前的敌人都是与他同等境界的武人,双拳难敌四手,周松身体满是淤青伤痕,气喘吁吁,继续下去,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见此,李云没有丝毫犹豫,飘然贴近,银雪长枪朝前一点,便见寒光一闪,三名雪神教执事的头颅出现一个小洞,从后脑勺的小洞里,汩汩而出浑白物体。

  “师弟!”

  周松见到李云,惊喜的叫出声来。

  嗡。

  一抖枪锋,将污秽震飞。

  李云点点头:“师兄,你如何了?”

  周松长舒一口气,苦笑道:“还行,多亏李师弟你来了,不然我怕是得死在这里。”

  “师兄实力高强,没有我,也能轻松解决。”

  李云随口道,又看向周松身后的那女子,年岁约莫二十,害怕的躲在周松的后边,此时危险除去,女子却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周松,俏脸有些红润。

  “这位是?”李云疑惑道。

  “哦,这是隔壁制糖人的王姑娘,我见她家里闯进了几个杂碎,便出手将她救下,”周松解释了句。

  “多谢恩公相助。”

  王姑娘走出周松宽大的肩膀,对着李云盈盈一礼。

  李云看了王姑娘一眼,又看了抚摸伤势,疼的龇牙咧嘴的周师兄,笑道:“王姑娘可不必感谢我,你应该感谢的是他才对,若是没有我这位师兄,伱今儿怕是得出事了。”

  “嗯…”王姑娘点点头,又朝周松盈盈一礼,俏脸红润,有些害羞:“谢谢周大哥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

  “小事一桩罢了,都是邻居,”周松摆摆手,并未放在心上,随之看向李云认真道:“师弟,你实力强,地位也高,接触的比我多的多,你可知这究竟是怎么了?这些百姓,为什么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

  “雪神教的疯子进攻了。”

  李云眯着眸子:“至于这些百姓,为何会成这个模样,绝对是雪神教所为,但究竟为何,我也并不清楚。”

  “好吧,”周松点点头,又有些咬牙切齿:“也不知道衙门的人在干嘛,镇子发生这样大的事,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反而是狂刀帮的弟子在救火救人,平日交了这么多税,真到关键时刻,全他娘的成鸵鸟!”

  李云嘴角一抽。

  这事,真要说起来,还得算在他的头上。

  椿阳镇的里镇一家人都被自己杀的片甲不留,衙门群龙无首,自个都顾不上了。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雪神教就会被剿除干净,掀不起什么风浪的,”李云摇摇头。

  见李云自信的样子,周松也就没有多问,心里多少是松了口气。

  “师兄,你将王姑娘送回家去,然后今晚就在屋里好生睡一觉就好,我还有些事,先不说了,告辞。”

  李云背负起长枪,抱拳后,转身离开。

  眼见李云消失在视线中,周松低头看着身边的王姑娘。

  恰好王姑娘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周松还没怎么,王姑娘却是小脸一红,低下了脑袋。

  周松有些奇怪:“王姑娘,我送你回家吧,这里太危险了。”

  “我…我不敢一个人回去,我害怕,”王姑娘声若细蚊。

  好在周松身怀武功,耳力惊人,听此后,啊了一声,有些麻了:“那,那咋办?”

  ……

  李云告辞周松过后,再次全力狂奔。

  因街上有太多如行尸走肉的百姓,李云不想与这些人纠缠,便在屋顶上赶路,脚尖一点,便是冲出三丈远。

  到达一路口时,李云立即停住脚步,惊喜的看向前方:“孙老!”

  “嗯?”路口正观察四周的孙长青愣了下,转身看去,见是李云,脸色有些复杂。

  李云两三步落下,走到孙长青面前,松了口气:“孙老,你没事就好。”

  “老夫当然没事,这些杂碎要是能伤到老夫一根汗毛,老夫现在就可以躺棺材里了,”孙长青淡淡道,目光看向李云背后的银雪长枪。

  锋利洁白,寒光逼人。

  仿佛一条白龙。

  孙长青眼神很是复杂,上下打量李云,表情古怪。

  “孙老,你在看什么?”

  “看怪物。”

  孙长青脱口而出,收回目光:“银雪枪在你手中,也不算埋没了它。”

  “回去了!你小子就是个怪物,也好,老夫也能放心了!”

  话落,孙长青摆摆手,转身离开,这身材矮小佝偻的小老头,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几乎几个呼吸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云见此,有些无奈于孙老的神出鬼没。

  不过孙长青这几句话,估计是自己的实力被他看出一二了,不过无妨,自己是绝世天才,在战斗中突然领悟,实力暴增,或者隐藏体质,随便怎么说都行。

  目前椿阳镇里,他还真不怕任何一个人,所以暴露了呢无所谓,真有恶意,杀了便是。

  “救火,快快!”

  “那边小巷有水井,都从井里打水救火!”

  数道焦急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李云回过神来,便见狂刀帮的弟子已经开始在打水救火。

  雪神教教主死亡,群龙无首,溃败是尘埃落定的事情,此时狂刀帮的弟子不顾那些疯子的危险而开始救火,便是最有力的佐证。

  雪神教失败了,大败。

  或许雪神教教主想破了头都不知道,小小一个椿阳镇,怎么会有一个怪物,以及一个强的吓人的老头。

  看了几眼,李云收回目光,飘然离开。

  既然没什么事,便回去歇息了。

  也不知家中,小柔如何了。

  不再多想,李云提气轻身,加快了速度。

  而某处,孙长青探头,见李云彻底离开后,喃喃自语:“这小子,超出了我的意料啊,看样子,我的脱身计划可以尽快执行了。”

  “也不知道这小子,到时候会不会大哭一场!”

  嘿的笑了声,孙长青彻底离开。

  此时,没过多久,李云已到达家中,翻身直接跃入院子里。

  “谁!”黑暗中传来一声冰冷的女子声音。

  李云听到声音看了看,却是不见小柔的影子,便开口笑道:“有警惕是好事,是我,你家相公。”

  “呀。”

  小柔听此,立即从一颗大树后边兴奋的跑出来,手里还滴着鲜血的菜刀。

  李云只是一看,便知小柔杀了人,而且不少。

  那张甜美的小脸有些煞白,小柔娇躯隐隐颤抖,虽然极力掩饰,但李云还是能看出小柔眼底的丝丝惊惧。

  他第一次杀人时也是这般模样,没有好到哪里去。

  心中无比怜惜,李云快步上去一把抱住小柔,单手托住她的屁股,将其抱在腰间,另外一只手则轻轻摸着小柔的脑袋:“我回来了,不用害怕。”

  “我才没有害怕呢,”小柔嘟了嘟嘴,将手里的菜刀给李云看:“你看,我守住了家,还杀了三个雪神教的疯子。”

  “厉害!”李云竖起大拇指,看得出小柔现在还是有些害怕,略微思考便觉得奖励她一下。

  于是抱着她跑进了浴房里。

  “诶?叔叔,去哪。”

  “奖励你,我亲自给你搓个澡,如何?”

  “呀!”一声惊呼。

  紧接着,便是放水声,以及水面拍打的声音不间断的响起。

  李云这边潇洒,玩着夫妻情趣,好不痛快。

  黄洪那边,却是忙破了脑袋。

  得幸于李云大发神威将最难缠的雪神教教主杀死,又孙长青出手杀了些血肉怪物,狂刀帮倾巢出动,花了好大功夫才总算将剩余的疯子全部杀死,随后便是灭火,维持秩序。

  天刚蒙蒙亮,东方出现一抹橘色。

  屋中,黄洪赤着的上半身裹满了绷带,眼睛都是红的,听着各长老执事的汇报,一夜没睡的他此时头大如牛。

  “帮主,西街那边的火太大了,需要再支援一些人手过去,否则火势控制不住,咱们帮有许多产业都在那处,继续下去小半个西街都会烧没啊。”

  “帮主,东街火势已经控制住,但那些百姓,像是疯了一样,实在压不住,我等也不能伤了他们,还请帮主让帮内药师多配些迷魂药物第一时间送往东街。”

  “我们这儿也是啊,那些失了灵智的百姓太多,帮主,南街也需要迷魂药物。”

  一众长老执事,叽叽喳喳,就像是一大群鸟儿在黄洪的耳边疯狂叫唤。

  黄洪额头青筋暴起,一拳砸塌了边上的桌子:“他娘的,衙门呢?程平元还有他那个儿子,都吃屎去了?!”

  “打架的时候不见他们,现在维持秩序灭火也不见他们!死了不成?!”

  “帮主……”有一名中年执事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声道:“我听我的几个弟子说,程府,好像被人灭门了。”

  “程平元喉咙出血而死,程金铜,好像是被人活生生打死的…”

  吵闹的环境瞬间寂静下来。

  “啊?”黄洪先是一愣,他还没动手,那对父子怎么就死了。

  忙道:“他们怎么死的。”

  “听我那弟子说,现场有长枪战斗的痕迹,程金铜和程平元的尸体都是被长枪所杀,我也不知真假,究竟是谁能杀了他们,帮主,整个镇子就两人会使枪,您说,会不会是…”

  那名执事皱眉,正欲开口。

  黄洪立即接过话:“嗯,我托孙老帮了个忙。”

  “怪不得!”

  “咱们狂刀帮有孙老坐镇,还怕谁?”

  众人大喜。

  黄洪则是心中松了口气,暗中抹了把汗,心中更加觉得李云就是个怪物。

  李云的真正实力,绝不能暴露。

  若是被太多人知道了,孙老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不过,这也是一场机遇。

  黄洪似是想到了什么,眸子越加明亮,大手一挥,发布命令:“分一半人先去灭火,迷魂药已经开始全力制作,需要的直接去药房,陈长老,你带人立即前往程府,封锁现场。”

  “是,帮主!”

  黄洪作为狂刀帮帮主,在任二十多年,威望是有的,此时下了命令,这些执事长老立即出动。

  黄洪见众人离开后,深吸一口气,指使门外的一名弟子道。

  “备马,”黄洪看了眼越加明亮的天空,轻声开口:“本帮主有些事需要出去一趟。”

  “是,帮主,”那名弟子行了一礼离开,不久,便牵着一匹马而来。

  黄洪翻身骑上去,轻喝一声,快步离开帮内。

  没过多久,便抵达一座院子门前。

  他这次前往李云家中,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更深层的绑定李云和狂刀帮之间的关系,这等天才人物,但凡黄洪结交的慢了一点,就是对他混迹江湖二十多年的不尊重。

  能够这么点时间成长到这个地步,其中或许有孙长青的帮助,但其天赋也一定惊人,这样的人物,达到炼脏以上的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洪下马,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轻轻敲动大门。

  几个呼吸后,便听到脚步声,随即咔吱一声,院门打开。

  “你是?”

  小柔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中年汉子。

  黄洪笑容更盛,笑起来,倒是有些憨厚,他认得这个女子。

  “我是黄洪,你是李兄弟的妻子吧,我是来找李兄弟说一些事情的。”

  小柔闻言,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让黄洪进屋:“哦好,黄帮主请进。”

  “弟妹不必叫我帮主,叫我黄大哥就行,”黄洪笑着,很是温和的走进院子之中。

  “小柔,是谁啊?”李云仅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走出房间,刚洗完脸,眼睛不小心进了水,有些看不清。

  “李兄弟是我,”黄洪笑呵呵的道。

  李云眯眼一看,惊讶道:“帮主,你怎么来我这儿了。”

  “有些事想和李兄弟商量一下,若是打扰了,我这就走,待会再来,”黄洪态度很好,甚至在边上的小柔看来,好的有些…尊重,低下?

  “商量事情么…”李云想了想,便上前,让黄洪先坐,随即自己坐在石凳上,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不知黄帮主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

  “我想,让李兄弟担任我帮副帮主,”黄洪语出惊人。

  边上为二人倒茶的小柔听此,手都为之一抖,李云也是心中微惊:“黄帮主,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黄洪满脸认真:“李兄弟看我这个样子,是在开玩笑吗?我想的很清楚。”

  李云见黄洪这般模样,便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只是此事关系重大,一时沉默下来。

  李云并不傻。

  黄洪突然前来就让自己担任狂刀帮的副帮主是因为什么,用下面的脑袋想都知道原因。

  极大可能是自己的实力暴露了,毕竟他也没准备隐藏,而且动静这么大,练过武功的高手,只要战斗经验足,便一下能够猜测推理的出。

  椿阳镇用枪的只有两人,孙长青以及自己。

  但按理来说,黄洪这些人大概率更会猜测出手的人是孙老,为什么会猜到自己了。

  心中想着,李云轻声道:“据我所知,狂刀帮似乎从没有副帮主这个位置吧。”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黄洪笑着,大抵是猜出李云在担心什么,赶紧道:“还请李兄弟放心,只要你愿意担任我帮副帮主,你的地位和我相当,而且帮中的所有修炼资源你都可以使用。”

  这是下血本了。

  不过李云想了下还是摇摇头:“帮主如此看重我,是我的荣幸,只是这副帮主便算了吧。”

  黄洪眼神晦暗,李云紧接着又道:“不过,之后我一些修炼资源也需要帮主帮忙,副帮主就不用了,但是我可以在你们需要的时候出手,帮主就把我当做狂刀帮的供奉吧。”

  “供奉么,”黄洪也不强求,便点点头笑道:“那往后就全靠李供奉了。”

  “呵呵,帮主说的太吓人了,我哪有这个本事,”李云摇头:“不过说起来,我还确实有一事需要帮主帮个忙。”

  “请说。”

  “还请帮主给我请个私塾先生,”李云道。

  “私塾先生?”黄洪愣了下,眼神有些古怪,不过还是应了下来:“行,此事包在我身上便是。”

  “多谢帮主。”

  “无妨,都是一家人,呵呵,”黄洪满脸笑容,事情已经达成,虽然没有完美,但结果也算满意,便笑呵呵的起身准备离开:“帮中还有些事,我还得回帮里处理,李兄弟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和我说,或者找王仁,一定满足。”

  “嗯,帮主慢走,”李云起身拱手,便想送一下。

  黄洪忙道:“李兄弟不用送,你和弟妹吃早饭吧,我先走了,告辞。”

  话落,黄洪便直接离开,李云还是上前几步,将其送至门外后才回头。

  关上院门,李云吐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

  这就是力量。

  这就是力量带来的一切,地位,金钱,应有尽有。

  小柔有些不解:“叔叔,你为什么不答应帮主呢。”

  李云笑了笑:“没有必要,我大概率不会在这里椿阳镇久留,当一个供奉,必要时帮他出手解决一些难题,便算回报了。”

  若是李云决定久留椿阳镇,他一定不会迟疑,答应黄洪,可惜,见识到了更高层次的存在,比如炼脏之上的孙长青,又比如拥有邪法的雪神教教主。

  李云如今的眼界也开始提升,他不会呆在这个小地方很久。

  拥有面版,若是不见识见识更高层次的风光,岂不是白来这一遭?

  “那我们去哪?”小柔愣了下,有些茫然。

  李云沉吟片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总之,等我实力差不多到炼脏后,便再想这事吧。”

  “嗯嗯,叔叔去哪我就跟着去哪,”小柔甜甜一笑。

  …

  接下来的几日,椿阳镇恢复了往日秩序。

  值得一提的是,百姓们都在议论因里镇程平元被雪神教的疯子杀害,所以朝廷又派来了一位新的里镇,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据说与狂刀帮关系密切。

  这些事儿,都与李云无关了。

  他这段时间,比较忙。

  一是又搬了家,搬进了一个更大的府邸,招了些佣人,忙东忙西,还要兼顾练武,二则是每天认真听着私塾先生讲课。

  黄洪请的这位私塾先生据说是椿阳镇极为有名也是最好的先生,教出过许多秀才,听说还教出过几位举人。

  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教的也确实不错,加上李云学东西也快,五天时间,便差不多学会了这个世界的文字,嗯,至少看懂去孙长青给的那本呼吸法是没有问题。

  大院内,李云惬意的躺在躺椅上,晒着久违的阳光,不顾天上降落的飞雪,只是捧着孙长青给的册子,仔细的阅读起来。

  不远处,小柔正习武练拳着,经历了上次杀人,小柔练武越来越刻苦起来,而且小柔拥有蓝色词条迅疾之风,对修炼轻功有极大的帮助,所以为此,李云还问了下孙长青,可否让他将踏云无影教给小柔。

  对此,孙长青很大度的答应。

  于是小柔最近更加疯狂了,白天练拳,下午练轻功,拳法倒是还没有大成,轻功境界却与日俱增,沉迷练武搞得晚上有时候都没心思诱惑李云了。

  看了眼小柔,李云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这本册子上,这册子名字颇为惊人,名为天地呼吸法。

  听起来有些玄乎,实际上并不超出武道范畴。

  总体而言,就是吃上面配的药丸,然后消化时使用天地呼吸法的频率呼吸,调动气血乃至器官,将药丸的营养以气血卷起,提升血肉,以及脏器。

  待再吞服药丸没有效果后,便是炼肉炼脏成就。

  看似很简单,其实并不然。

  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

  这册子里写的,都是精妙诀窍,不说有多厉害,但照着上面来,至少不会让自己在搬运气血时出岔子而伤了身体。

  有不知道多少没有真传的武人,都是在搬运气血炼肉时而出岔子伤了身体,导致武道后续路途断绝,终生不可炼脏,这就是野路子和有真传的区别。

  李云自然知晓手中册子的珍贵,这已经不是几千两银子能够买到的东西,或者说,钱也难买。

  看了大半晌,李云皱眉,这里面有一段话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什么叫做观天地而呼吸,意思是必须看着天地呼吸?这么玄?

  想了想,他起身,又进屋子里拿起一个小瓷瓶,瓶子里是天地呼吸法里配的专门用以炼肉炼脏的药丸,极为珍贵,一个小瓷瓶里有五颗,一颗药丸约五十两银子。

  这是昨日狂刀帮药师配好,然后黄洪亲自送来给他。

  李云准备去问一问孙老,顺便就在他的指导下,开始第一次炼肉。

  “小柔,我出去一趟。”

  “好,”小柔头也不回,大汗淋漓的沉迷练拳。

  李云见此有些无奈,搞不明白为什么小柔一天到晚如此沉醉于练武,她并不是武疯子,这么努力的练武,也不知是为何。

  一次晚上他也劝过小柔没必要这么努力,一切有他,小柔床上满口道好,结果第二天又打回原形,白天不是练武就是做饭。

  有时候,李云还真怕小柔出了什么心理问题,不过后面确认没事,也就随她了,这个世道,有实力总是一件好事。

  快步行到马厩处。

  正在梳理几匹大马的下人见到李云,连忙低头行礼。

  “老爷好。”

  “嗯,”李云点点头,拍了拍一匹黑白相间的大马,边上下人见此,极有眼色的将栓好的缰绳松绑,并开门,李云翻身上马后。

  轻夹马腹,李云轻喝一声,黑白大马便小步离开马厩,随之一溜烟的便离开了院子。

  一名下人抹了把冷汗:“这位爷气势真吓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我咋感觉比我以前见到的一位狂刀帮长老都要吓人。”

  边上一名下人愣了下:“你不知道?”

  “我知道啥?”

  “那你运气可真好,这位爷来历不得了,听说是狂刀帮唯一的供奉,之前咱们椿阳镇第一高手黄洪不都笑脸吟吟的找过咱家老爷?现在呀,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入李府,整个椿阳镇,这位爷,妥妥的这个。”

  那下人竖起大拇指。

  “这么厉害…怪不得气势这么吓人…”听此,疑惑的那名下人惊叹不已。

  哒哒…

  骑马而出,行在街上。

  李云坐在大马上,好不威风,可惜银雪枪前两日被孙老拿走,否则持着银雪长枪,更加显的厉害。

  要是以前,李云或许还会沾沾自喜,现在就没有这个情绪了,天天如此,早已习惯。

  在一众羡慕畏惧的目光下,李云骑马抵达望来巷。

  将大马随意栓在巷子口的一个柱子上,李云进入巷中。

  这条巷子,他早已摸透,没多久便抵达孙长青的小院,正想翻身跃进去,但不知想到了什么,硬是压住了身体本能。

  砰砰,轻轻敲门。

  没有回应。

  等待了十个呼吸后,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李云眉头一皱,感觉有些奇怪,便身子一轻翻入院子之中。

  院中,空无一人。

  “这个点,孙老应该在看小黄书啊?”李云有些奇怪的低声自语,想了想大声道:“孙老!孙老!”

  依旧没有回应。

  李云感觉有些不对,根据他对孙长青的了解,这个点还不到他出门溜达的时间点,这个时间,孙长青一定会在院子中。

  要么打盹,要么看小人书。

  咔吱。

  正当他疑惑着,突然院门响起一声钥匙插孔的声音,李云还以为孙长青回来了,然而当院门打开时,却是一个身穿灰白厚衣裳,皮肤白里透红的女子。

  女子年纪不大约莫二十来岁,桃花眼,红嘴唇,身高较高,足有一米七左右。

  “你是谁?”

  李云一步踏出,贴近两者距离,冷声质问:“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为何有孙老家中钥匙。”

  女子并不害怕,反而上下打量着距离自己不过半米距离的李云,有些好奇的道:“你就是孙大哥经常说的那个天才到有些怪物的李云吗?”

  孙大哥?

  李云懵了下。

  敌意却是消散,语气放缓的道:“我是,不过你是谁?为什么叫孙老为孙大哥?”

  女子白了他一眼,悄声道:“那这么说,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娘。”

  “?”

  李云满脸茫然。

  孙长青这个小老头玩的这么花?七十多岁的人找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真是够老当益壮。

  “这位…姑娘,”李云脸色古怪的道:“所以孙老人呢?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这个点他一般是在家中。”

  “孙大哥啊…”

  女子桃花眼里闪过一抹悲伤。

  李云敏锐的捕获到这丝情绪,心头一突。

  “他怎么了?”

  女子叹了口气:“你跟我来一趟吧。”

  说罢,女子迈步走出院子,李云心里一片慌乱焦急,连忙跟上。

  一前一后,女子带着李云走进一座小院里。

  院子很小,养了很多花草,不过李云此时无心欣赏这些东西。

  随之,她让李云在院中等候片刻,女子则进入屋子里,不多时,便捧着一个黑盒子走出。

  李云看着女子手中的黑盒子,表情猛然大变,心中的情绪骤然爆发,他那张纵使血战时也不会出现过多情绪的面孔此时竟然出现惊慌之色。

  “这是什么?”

  女子捧着黑盒子,满眼悲伤之色:“孙大哥他人,就在里面。”

  轰!

  仿佛雷霆在李云脑海中炸响,李云整个人脸色瞬间一白,心中喷涌的万般情绪几乎让他有种溺水窒息的感觉。

  “你在和我开玩笑,是么?”

  必须写细纲了!越来越吃力了!不然按照正常速度,今天绝对可以破万字。

  不过还好,八千保底,兄弟们求下票票。

  椿阳镇剧情快结束了,大概就在明天,换地图。

  后面细纲人物都还没设计好,只有想好了的主线大纲。

  头疼…今晚又得晚睡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