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86:葬礼,不速之客(求订阅,可宰了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87章 86:葬礼,不速之客(求订阅,可宰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7章 86:葬礼,不速之客(求订阅,可宰了

  第87章86:葬礼,不速之客(求订阅,可宰了!

  李云死死的盯着面前女子,声音几乎是内心情绪压抑到极致的轻声开口。

  女子幽幽一叹:“我也希望是假的,可是孙大哥,确实是…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孙大哥毕竟七十多岁的年纪,有此一遭,你看开些吧。”

  “生老病死,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李小哥,还请看开点。”

  李云沉默不语,只是眼眸有些红。

  他如何能看开?

  一两日不见的功夫,再次见面,没成想竟是天人永隔。

  这谁又能看开?谁又能不悲伤?

  “呼!”

  李云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嘶哑:“孙老是在哪里火化的,你知道吗。”

  “哎!”女子摇摇头,没有回话,将盒子轻轻放在桌上后,走进一处小屋子里,随之双手有些吃力的拿起熟悉的银雪长枪走出来,显然,能够拿动百斤的银雪长枪,这女子也是有些力道在身。

  “这是孙大哥留给你的。”

  女子将银雪长枪递给李云,又道:“孙大哥之前和我说过,伱是他最满意的继承人,银雪枪交给你,他放心。”

  李云心脏重重一跳,红着眸子将银雪长枪接过,感受长枪之上的寒意,武器通灵,似乎是察觉主人内心的苦痛悲伤,枪锋竟微微嗡鸣一声。

  “还有这个也是孙大哥留给你的,”女子紧接着又将一个小木盒递给李云。

  李云接过后,没有立即打开,只是抱拳:“多谢了。”

  “我应该做的,孙大哥是个好人,对我也很好…”

  “嗯,”李云点头,心中一片纷乱,他有些木然的将银雪长枪换至左手,将小木盒收进囊中,右手小心翼翼的捧起黑盒。

  “我先走了。”

  李云转身离去。

  “李小哥且慢,”女子却叫住李云,眼神有些渴求:“我知道孙大哥地位不凡,李小哥你也是有能力的人物,小女子别了孙大哥后,实在是没了主心骨,不知李小哥能不能帮我安排些活计?”

  “好。”

  “我想要一座茶楼,李小哥,你看可以吗?”女子眼中透着贪婪。

  “嗯,去找狂刀帮任何一位长老或者执事,就说是我让的。”

  李云说完,离开了院子。

  捧着盒子,翻身上马离开,一路面色冷漠低沉,眸子发红的就像厉鬼。

  行人见此,纷纷避让。

  无他,因为李云现在这个状态实在吓人,仿佛下一秒就会暴起杀人。

  一路回到府邸,李云没有同任何人说话,下人们见到老爷这般模样,更是不敢上前问好,只是经过时停步低头,生怕触了老爷的怒火。

  就连正在练武的小柔见到李云这般模样都愣了下,等她回过神来,李云已经走进了屋子里。

  哒哒…

  一边等着给夫人送水擦汗相貌尚可的娇小侍女连忙小步跑到小柔身边,轻声道:“夫人,老爷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好可怕。”

  小柔眉毛皱起,水润的眼睛满是不解:“我也不清楚,我从没见过叔叔这般模样。”

  “夫人,您要不去看看吧,老爷心情好差。”

  小柔眼神也满是担忧,但想了想还是摇头:“我了解他,让他好好安静一下吧。”

  知根知底的人儿,没谁能比小柔更了解李云。

  …

  屋中,李云将银雪长枪靠在墙上,随即小心翼翼的将黑盒轻轻放在桌面,恩师已死,自此天人永隔。

  见惯了死亡的李云,自诩心性也算不错,此时多少还是有苦闷悲伤。

  他原以为,至少还有数年之久,没想到竟这么快。

  “哎!”沉沉的叹了口气,李云又从囊中取出小木盒,约有巴掌大小。

  将其打开,内部放置了一块淡蓝几乎透明,犹如天空的玉佩,玉佩被雕刻了一个青字,这似乎是代表孙长青身份的事物。

  而在玉佩旁,有着一张被卷起的牛皮纸。

  心中生起一丝好奇,将牛皮纸拿出打开,里面是密密麻麻的字。

  孙长青亲笔。

  李云瞳孔为之一缩。

  [小子,当你看到这张牛皮纸的时候,老夫差不多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要多问,人生老病死是很正常,也不要去打探是谁将我重伤,都已过去,江湖就是如此,恩恩怨怨,年轻时作的孽总该偿还,老夫相信你有帮我报仇的能力,但此事,还是忘了,当作没有发生过,江湖恩怨,你杀我我杀你,到不了头的。

  看完第一段,李云沉默片刻,继续看下去。

  [你是老夫遇到过最有天赋之人,将银雪枪交给你,老夫很放心。或许,你甚至可以替老夫看看更上面的景色也说不定,另外,天地呼吸法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项,上面说的那些玄乎玩意儿都是祖师爷为了装高深做的,你只需要按照呼吸频率来就行,说白了,呼吸法就是一个呼吸节奏。

  [看到那玉佩没有,那是代表老夫身份的信物。老夫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临死就有一个愿望,将我的骨灰盒带回华阳县血刀门,交给血刀门门主王正豪,玉佩也给他,他看到玉佩后就懂了,之后如何,就让他安排。另外,老夫在血刀门里留了一笔修炼资源,你可以拿走,算是老夫最后留给你的礼物

  [不要多待在椿阳镇里,椿阳镇虽然较为和平,但太小了,过于的安逸会毁了一个武人,向上看,往前走,老夫以前听过一位高人说过,往后实力越强,才会过的安稳。

  [你的天份,不应该停留在小小的椿阳镇里,往前走吧。

  [老夫再多嘴一句,莫要以为自己实力很强,要永远保持谦逊,在真正的高手,生出了劲力的人面前,绝无可能打败对方。

  [另外,这个盒子底部还有一个小盒子,这个盒子你绝对不能打开,必须将我的骨灰和玉佩交给王正豪后你才能打开,切记!

  [勿念。

  自此,结束。

  李云看着牛皮纸上的文字看了许久,看了一遍又一遍,刚学的元国文字让他解读这篇文字颇有些压力,足足看了五遍后,李云才差不多全部看懂。

  将小木盒的那层隔断打开,底层,果然还有个小盒子,想了想,李云还是没有打开,若是以前,他就开了,但毕竟是孙老写在遗书上的要求,还是罢了。

  收起盒子。

  “呼!”吐出一口浊气,李云将牛皮纸放在桌上,整个人像是没了气力一样的靠在椅子上,轻声的喃喃自语着。

  “怎么就这么简单的死了呢?”

  虽说生老病死天地轮回乃世上再也正常,且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

  但李云还是很疑惑不解,很不明白。

  孙长青这么强的一个高手,怎么就如此轻而易举的结束了一生。

  生命啊…真是脆弱不堪,李云心中满是唏嘘。

  砰砰。

  房门被轻轻敲响,门外传来轻柔如暖风的声音:“叔叔,你没事吧。”

  “没事。”

  “我可以进来吗。”

  “进吧。”

  咔吱。

  房门被轻轻打开继而关上,小柔已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身上还带有香味。

  她走到李云身后,轻轻的按摩他的肩膀:“叔叔,你怎么了。”

  声音轻微温柔,如暖风拂面。

  小柔为李云按摩,竭尽全力的想让他开心放松。

  李云叹了口气:“孙老,仙逝了。”

  小柔正按摩的小手突然顿住。

  “什么?”她满脸不可置信的道。

  “怎么会?!”

  “孙老他实力这么高强,按理来说,活一百多岁都不是问题,可孙老他好像连八十岁都不到吧,为什么会…”

  “我也不敢相信,可…”李云苦涩一笑:“命运就是这么不将道理,世事无常,孙老他受过重伤不假,但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

  李云停顿了,没有再说下去。

  二人都沉默了。

  许久,李云开口:“小柔,你让人去狂刀帮,将孙老逝世的事告诉黄洪。”

  “我虽然与孙老没有师徒名分,但他待我不薄,可以说恩重如山,不似师徒更甚师徒,”李云站起身来,叹气道:“孙老没有亲人,我便算他亲人,该办的丧事,是必须得办的。

  “好,我这就去,”小柔清楚事情轻重,便连忙跑出屋子。

  不一会,李云便听到不远处传来马儿飞奔的声音,渐行渐远。

  哎。

  顺手拿起玉佩,李云心不在焉的观摩。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云发神的状态下,时间过的究竟如何,他也不清楚。

  只知道是一声呼唤的声音让他回过了神。

  “李兄弟,李兄弟。”

  李云回过神来,转头见是黄洪与王仁,还有两位狂刀帮的长老,四人衣服还有些凌乱,显然得到消息后便马不停蹄的急匆匆赶来。

  将玉佩小心放好。

  黄洪看了看桌上的木盒,眼底之中有些不敢置信。

  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压下内心的疑惑情绪,黄洪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道了句:“李兄弟,还请莫要太过伤心了,孙老应该也不会希望你太难过。”

  “没有,只是有些不相信,”李云摇摇头,给黄洪王仁以及另外两名长老各自倒了杯茶水,叹气道:“葬礼一事,得麻烦黄帮主了。”

  黄洪点点头,无比认真:“此事,李兄弟交给我便是,孙老帮我许多,必当风光大葬!”

  “大葬就不必了,这个盒子,我过阵子会去一趟华阳县,将其交给血刀门门主王正豪,但也不用从简,除了安葬以外,其余都稍微隆重一点吧。”

  李云开口道。

  “血刀门么…”黄洪表情僵了下,但隐藏的极快:“我明白,交给我就是。”

  “嗯,多谢帮主了。”

  “小事一桩,毕竟孙老前辈好歹也指点过我,也算我半个师傅,只是没想到,孙老前辈会走的这么快,当真猝不及防…”

  黄洪叹息。

  李云也沉默了。

  久久后,黄洪告辞离去。

  李云将众人送至门外,便又回了屋中。

  黄洪一行人沉默着,一直到离开李云府邸后,黄洪翻身上马,看着天上纷飞的白雪,终于忍不住叹气:“堂堂一代高手,纵横江湖数十年,闯出踏云无影银龙飞枪的孙长青,居然就这么死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悄无声息的死在了我们椿阳镇这个小地方,当真…”

  黄洪憋了下,最后道:“当真是让人不敢置信的一件事。”

  四人骑马缓缓离去。

  边上的王仁听此也接话道:“我听闻,孙老在华阳县血刀门里当长老时,是被人重了伤才来咱们椿阳镇,只是居然这么快就逝去…之后十年,恐怕江湖又会多出一段恩怨了。”

  王仁情不自禁的感叹道,这恩怨,便说的是李云了。

  孙长青被人重伤以至于流落至此客死他乡,这笔仇,无论如何,作为其徒弟的李云都应该报,所以这又是一段新的恩怨。

  江湖就是如此,充满利益恩怨。

  老的走,新的来,恩仇利益交织,形成新旧的密集大网,裹住每一个江湖人。

  逃不掉,挣不脱。

  “帮主,”右手的一个白发苍苍的长老突然开口。

  “李云他作为我帮供奉,多少是咱们看在孙老的面上,用以绑定我们与孙老之间的关系,如今孙老仙逝,供奉这一职位,地位权利实在太高,若不然。”

  这位长老苍老的眸子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试探的道:“不如让李供奉换一个职位?比如重回他先前的执事,或者提为长老?”

  黄洪闻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是呵了声。

  如今斯人已逝,他也就没那么多的顾忌了。

  “你当真以为,本帮主让李云成为我帮供奉是我看在孙老前辈的面子上吗?”

  “额这…不是么?”这位长老懵了下。

  “呵呵,当然不是,虽说孙老前辈也有这个能量,”黄洪只是摇头,笑容有些苦涩:“实际上,这是我为了让李云与狂刀帮的关系更亲密一点而做的,一开始,我甚至还想请他担任副帮主,可人家根本就不愿意,看不上。”

  “这?”

  那名长老懵了,莫说他,就连另外一人与王仁都懵了。

  “你们以为,人家李云就是个运气好,有那么些天赋的人物吗?”

  “大大不然。”

  “程金铜的死还有那次进攻也未露面的雪神教教主,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你们应该重新思考一下。”

  黄洪轻声说着。

  三名长老却是身子一抖,眼中尽是惊骇,不敢置信。

  他们不是傻子,黄洪都几乎明示了,他们若是还听不出言外之意,岂不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可,根本不敢信。

  实在是太过惊骇了。

  “现在还觉得我给的利益太多了吗?”黄洪苦笑道:“我倒是想给,还得看人家收不收啊…”

  “你们可需要清楚,不是李云需要我们狂刀帮,是狂刀帮需要李云啊!”

  黄洪说完轻轻叹息一声。

  …

  转眼间,时光如水,不经意之间悄然流逝。

  五日后。

  冷风飞雪,阴天沉阳。

  春,4月21日。

  忌结婚、入宅、伐木。

  宜出行、下葬。

  元国葬礼较为复杂,共有八个流程为入殓、报丧、招魂、哭礼、沐浴、饭含、设灵、下葬。

  因孙长青没有留下肉身,加上李云过些时日需要将骨灰盒交给他人,所以整个流程削去了许多。

  但也留下了重要的流程。

  第一日招魂,李云与小柔二人身穿白衣头戴白布冒,李云手捧骨灰盒走在队伍的最前方,时不时需大声叫孙长青名字,既为招魂。

  这一流程,黄洪办的特别隆重,请了椿阳镇里有名的各个道门佛门的观寺,队伍足有数百人,几乎走遍了整个椿阳镇。

  随之便是哭礼以及设灵了。

  守灵七日。

  黄洪办的极隆重,只要在灵堂外烧个香,跪下磕个头,便能吃一顿好饭,因此来人络绎不绝。

  虽说如今有血花草,百姓们有了奔头,但离血花草收成还有一个月左右,百姓们又经历了雪神教进攻,说是伤筋动骨也不差了,每日都有人挨饿是必然。

  所以有很多人便来灵堂外,恭恭敬敬的烧个香,磕个头,便得了顿饭,倒是很多人都欣然向往,毕竟能白吃一顿饭,只是跪着磕个头烧个香而已,何乐而不为。

  灵堂设的很大,又立于椿阳镇内的一座小山山顶上,每日来往的人络绎不绝,倒是形成了道风景线。

  啪嗒,啪嗒,

  靴甲踩在扫去白雪的青砖地面,发出脆响,街上,一名身材高大,腰间配以单刀的黑甲壮汉行至街道,周围百姓如遇猛兽,忙着避让。

  黑甲壮汉约二十五六岁左右,脸上有着一道狰狞刀疤从眉心到嘴唇位置,像是将一张脸分割成了两半。

  他剃了平头,眸子细长锋锐,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细长的眸子带着丝丝好奇,打量着周边场景,继而又看向前方一大堆人朝着一个方向前去,看起来似乎特别热闹,而且随着向前行走,黑甲壮汉还能听到山上悠悠传下来的道士或者和尚的诵经声音。

  这让黑甲壮汉有些疑惑,便随手抓住一个青年问道:“你可知,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怎的这么热闹。”

  被逮住后衣的青年很是恼怒,转身正想发火理论,却见黑甲壮汉这般模样,脸上表情瞬间变化,忙笑道:“这位大人,上面这是在办葬礼呢。”

  “葬礼?这么大?哪家富人办的。”

  “额,大人不是本地人吧。”

  “嗯,”黑甲壮汉点点头。

  青年便笑着解释道:“怪不得,这个葬礼是狂刀帮办的,狂刀帮是咱们镇内的第一势力,妥妥的这个。”

  青年竖起大拇指。

  黑甲壮汉听此,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几乎看不见眼眸。

  “你继续。”

  “哦哦,总之好像听说是狂刀帮的一个大人物死了,办的葬礼,每个人上去上香都可以免费吃顿好饭,所以去的人才会这么多,”青年有些急躁了,时不时就看向不远处的队伍,因为他发现人越来越多了。

  再这样下去,等到自己最后一个,饭菜都冷了。

  “大人,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再慢点,我热的都吃不到一口了,”青年焦急道。

  “呵。”

  黑甲壮汉只是冷笑一声,突然一巴掌呼啸拍去,沉重的力道瞬间将青年打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肉眼可见的右边脸颊肿胀起来。

  “我乃元国朝廷,黑甲军中任职,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找你问话是你的荣幸,还敢跟我顶嘴?”

  黑甲壮汉冷声道,右脚踩在青年胸口,靴甲的沉重几乎让青年喘不了气。

  他一边吐血,一边苦苦哀求:“大人饶命…”

  “程府在哪?”黑甲壮汉冷声道。

  “程府…程府已经没了,前任里镇程平元死在了雪神教的手下。”

  “没了?!”黑甲壮汉眼底一冷,不自觉的加重了些力气:“现任里镇叫甚,衙门又在何处?”

  青年眼中满是恐惧与对生的渴望,连忙道:“现任里镇我只知道姓王,他现在不在衙门,他在那灵堂处,这几日时间,王大人都在灵堂与狂刀帮的大人物们一起。”

  “嗯?”黑甲壮汉听此,脸色微变,收起大脚,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堂堂朝廷官员,居然与宗门帮派勾结在一起,真是有意思!”

  说罢,黑甲壮汉加快脚步,如同沉重的巨兽,冲向那座山上,刹那就不见了踪影。

  而地上躺着的青年,已是目中无神,神志不清了起来。

  被武人一巴掌打在脸上,普通人又哪里能承的下来。

  而此时,黑甲壮汉已经抵达山顶。

  当看到设立的灵堂,还有一大群排着队跪地烧香的百姓,黑甲壮汉右手撑着腰间刀把,缓步过去,随之突然一脚踢飞火盆。

  行至礼堂门口时,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下,黑甲壮汉看向礼堂之中,那身穿白衣头戴白布帽的高大壮汉,冷笑一声,继而踏入其中。

  环首四周,黑甲壮汉猛的大声道:“我乃元国黑甲军旗下蛟海军部伍长,此地主持者,狂刀帮帮主以及里镇,速速给老子滚出来!!”

  咆哮声落。

  黑甲壮汉又看向不远处的白衣壮汉,恰好,那壮汉也抬头看向了他。

  眼神冰冷,淡漠。

  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葬礼还有那个日子的宜忌,大家看个乐就行。

  六千字,还有一更。

  不过得晚一点,说每天八千保底就八千。

  无奈,下午睡过头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