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88:开始炼脏,抵达华阳县(求订阅求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89章 88:开始炼脏,抵达华阳县(求订阅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9章 88:开始炼脏,抵达华阳县(求订阅求

  第89章88:开始炼脏,抵达华阳县(求订阅求订阅!

  “老爷~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小柔拿起粉色还带有香味的手帕,轻轻的擦着李云头上汗水,俏皮的道了声老爷。

  “你叫我老爷干什么,德性。”

  “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老爷~感觉比晚上叫你爹爹更有意思,”小柔笑道。

  李云有些无奈,看着面前的这个姑娘,眼底中满是柔色。

  守灵七日后,回到家中,小柔为了让李云开心,不再想那些心烦的事,便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物,连武都没有练了,竭尽全力的让李云高兴。

  白日变着法的做饭菜,晚上变着法的成饭菜。

  李云还是很欢乐的,只是更加怜惜小柔了。

  “你没必要这样的,我还没那么脆弱。”

  小柔摇摇头:“我就叔叔伱一个亲人,自然得让你开心,你不开心我就不开心,你开心了我也开心了。”

  “好吧,”李云无奈,任凭小柔动手将脸上脖子的汗水擦干净后,直起身子道:“家里的东西不用太多,除了咱俩常穿的衣服,其余的就不用带了,去县上后买新的就是。”

  “嗯,”小柔点点头,迟疑下道:“叔叔,我想带上珠儿还有荣老,珠儿性格温柔心思细腻,跟我身边一阵子,她还不错,荣管事他虽有些年老体弱,但胜在管理府中事物尚可,而且比较忠心,能放心用。”

  “都行,你看着办就好。”

  李云对此没有异议,其实他是准备就自己与小柔上县就行,不过小柔想要多带些人就带吧,对于家里的事儿,李云一向是不怎么管的。

  “嗯嗯,”小柔笑靥如花。

  “马上准备启程,你先去吧,我等下就开,”李云说道。

  “好,”小柔点头,转身去吩咐事务了。

  李云则回到屋子里,重新换了身黑色的劲衣,戴上背负长枪的皮革,将银雪长枪背上,又走到外面房间里,小心翼翼的从台上将木盒端起。

  最后看了眼这个屋子,没有丝毫停留迟疑,大步离开。

  天气依旧是那个样子,雪下个不停。

  从大雪转变为了小雪,原以为再过段时间雪就停了,结果过了一个多月,还是这个样子。

  李云已经习惯,百姓们也差不多习惯这个冰冷冷的天气了,该吃吃该喝喝,该忙活还是得忙活,区别只是在于要多穿些衣裳。

  踩在松软的雪面上,一步两步的离开了大门。

  府邸大门前,一队车队停留在门口。

  三辆马车,六匹大马。

  身穿狂刀帮服饰的弟子,正抱着一个个铁皮箱子抬进马车之中,这些铁皮箱子,能装足足一车半。

  箱子里都是些金银珠宝,绝大部分都是来自黄洪的赞助。

  李云捧着木盒走出门后,立即吸引一大群人的注意。

  很多人,狂刀帮所有高层,还有那位新上任的王里镇。

  这些人都是得知李云即将离开后,便放下了手中的事务来为李云送行。

  隐约,李云似乎好像还看到了周松周师兄。

  “多谢诸位帮忙了,李某铭记于心,”李云笑着道,因手上拿着盒子,不便行礼,只是点了点脑袋。

  黄洪依旧是那个豪迈的样子,大笑道:“李兄弟说这些,咱们都是一家人,记得去县上发达了,可别忘了椿阳镇还有狂刀帮,有时间还是回来瞧一瞧。”

  “那是当然,我一直都是狂刀帮的供奉,”李云笑呵呵的点点头,给黄洪喂了颗定心丸。

  “可惜我手上有事实在不能走,不能送一程李兄弟,不然的话,哪里还有王长老的事,”黄洪叹了口气,他是真有事。

  王仁在边上听着,笑呵呵的摸了把胡子:“帮主请放心,老夫不仅送李兄弟一程,还要将他送到县上。”

  “你这老家伙…”

  黄洪气的牙痒痒。

  “多谢诸位了,”李云点点头。

  与几人一番笑谈过后,李云又看向不远处的周松:“周师兄。”

  “师弟!”

  周松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比他都要高一些的壮汉,隐约间,当初的猎户与面前的大人物身影彻底重合。

  心中不禁感叹一声,仅仅半年而已。

  半年时间,竟有了这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明明腹中有许多话要说,可真到时,却是满腔话语说不出来。

  憋了半晌,周松放弃了说些文绉绉的话,抱拳道:“师弟,以后常回来看看。”

  “好,师兄你好好生活,等我在县上站稳脚跟了,若是你不想再待镇子里,可以上来寻我,我会时不时和你写信的,”李云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周松是他练武道路中的一个重要的必不可少的人物,在自己贫困时帮助了自己许多。

  对周松,他是真有感情,也是真将对方当作了朋友。

  毕竟是在自己最弱小的时候,不留余力的帮助自己。

  “对了,师弟,看你要离开了,我告诉你一个好事,”周松突然笑眯眯的道,这个大汉表情露出幸福的笑容。

  李云见他这个笑容,顿时就想到了当初的那个姑娘,有些惊奇的道:“没看出来啊师兄,这么快就把那个姑娘拿下了,什么时候大婚,我到时候可得来喝喝喜酒。”

  闻言,周松却是愣了下:“什么姑娘,你在说什么呀,我说的是师妹,吴灵吴师妹。”

  说着,周松露出无比幸福的笑容:“师妹前些日子说她已经改过自新了,其实他真正爱的是我,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交往了,过阵子我就准备向吴宗云提亲,我现在是狂刀帮的执事,也算勉强配得上师妹,多谢你了师弟。”

  李云沉默了,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吴灵那个女子,虽说他接触的少,但毕竟李云上辈子什么女人没见过,那个女人,师兄是拿不下的。

  不过他也不能看着周松跳进火坑,想了想道:“师兄,吴灵非良配,我劝你仔细想想。”

  周松摇摇头:“我与师妹认识已有十年,我是知道她的,她只是走错了路,现在她既然已经改过自新苦苦求我,我又为什么不给她一次机会呢?”

  “…”

  舔狗是真的牛批。

  李云无语了,见周松这个样子,估计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也懒得多说了,等周松到时候受了苦就明白他这个师弟说的才是对的,届时在帮周师兄找个好姑娘便是。

  “行吧,我上车了,师兄告辞。”

  “好,”周松抱拳,认真道:“师弟一路顺风,祝你前途似锦,武道兴隆!”

  “你也是!”

  李云回了一句,便在众人目光下,与小柔一起上了马车。

  伴随着众人目光。

  车队缓慢朝前行去,最后越来越快,直至彻底消失,完全进入于一片雪幕之中,不见了踪影。

  咕咕咕…

  车轮在青石砖地滚动着,发出咕咕的声响,李云端着木盒,银雪长枪放置在小柔那儿。

  两人坐在马车之中,李云朝窗外看去,雪一直在下,只是变的小了些许,如今已经春季,雪也未停,也不知等夏季时,这个雪还会不会再下。

  百姓,街景,迅速的后退。

  路程有些颠簸。

  这个年头,赶路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很快,车队离开了椿阳镇,踩在雪路上,带路的人是狂刀帮的一名执事,这位执事经常前往华阳县,从那儿购置物资返回,对路程极为熟悉。

  因此,车队一路上没有任何停留。

  冷风透过窗户,小柔打了个冷颤,李云看了眼,将窗帘关上,毕竟刚刚炼骨,修为不到家,有些冷是正常的。

  “叔叔,咱们得走多久路啊,”小柔抱着银雪枪,有些不舒服的起了起身,桌椅是个长长的与墙壁链接在一起的木板,较为宽大,可以半躺上去,也有软垫托着屁股,但路途颠簸,小柔的饱满圆月也有些感觉不舒服。

  “我也不清楚,”李云摇了摇头,想了想道:“应该七八天左右吧?”

  “一周?这么久啊…”

  “恐怕不止。”

  “路途遥远,睡觉吧,睡个几天就到了,”李云摸了摸小柔的脑袋,轻声道。

  小柔轻轻的嗯了声,因着实有些无聊,便蜷缩着身子,将身体全部放在了木板上,李云见此,随手拿了个被子给她盖好。

  自己闲来无事,想了想,这么多的时间,闲着还不如练练武功,想此便一手端着‘孙长青’一手从囊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取出药丸吞入口中,舌头一卷猛的仰头喉咙滚动下,进入腹中。

  立即,肚中传来暖意。

  李云闭上眸子,将呼吸频率变为天地呼吸法中的呼吸,时而缓慢,时而快速。

  呼吸法看似简单,实际上也是有着难度的,天地呼吸法共有三种呼吸频率,需要根据吞入药丸的时间,以及感受的暖意作反应,一个没有做对,体内的气血就会乱撞,造成伤害。

  炼体四境中,炼肉与炼脏,是较为危险的一个阶段,而炼脏,则是最危险的一个境界。

  脏腑本就脆弱,想要提升,又哪里简单。

  所以李云第一次炼脏,极为全神贯注。

  马车的颠簸也无法让他出现岔子。

  转眼之间,已不知过去了多久。

  风雪交加,些许飞雪窜进缝隙之中飘进,拍在了正打坐修炼的李云脸颊上。

  李云察觉马车停止,紧接着便听到外面王仁与人交谈的声音。

  “停住,你们是哪方势力的?”

  “这位小兄弟,我们是椿阳镇狂刀帮的。”

  “没听说过,不过不是本地马车可不能进去啊,街上拥挤,你们这么多人,会影响人群的。”

  “小兄弟,一点心意,行行好。”

  “咳咳,那啥,进去吧。”

  “多谢。”

  声音到此为止,马车继续前进。

  “叔叔,咱们要到了吗?”边上,迷迷糊糊的小柔清醒过来,睡眼朦胧的问道。

  “差不多,”李云点了点头,掀开窗帘看向外面。

  街道宽广,远比椿阳镇来的宽,而且整洁,两边楼房都较为高大,都是两层到三层,有时还能见着四层的阁楼,房屋此起彼伏,百姓虽不至于安居乐业,但比起椿阳镇的百姓,这儿的人精气神要更好些,绝大部分人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太多补丁。

  啪啪!

  “卖糖葫芦嘞~”

  “大肉包子,辣肉米粉,羊肉粉条,能鲜掉半个舌头!”

  叫卖声连绵不绝,饭菜的香味与人群的烟火气一同飘进马车中。

  李云与小柔,一个大人一个小人两双眼睛都好奇的看向窗外,看着这个新的地方。

  一切都是新奇的。

  李云能看到,街上有许多的武人行走着,有背负长剑的,又如同铁塔的壮汉,亦有身穿长裙,腰带武器的女侠。

  这些武人很多,但百姓们脸色寻常,显然是见的多了,这代表华阳县武道盛行,至少比椿阳镇好的多。

  一路看下去,最后车队行进一个宽敞的巷道中停下。

  唰,车帘被打开,王仁有些疲惫的道:“李供奉,咱们到了。”

  “嗯,”李云点点头,随之端着木盒下车,小柔也拿着银雪长枪随之而下。

  马车停在一个大院的门口,此时已经抵达目的地,另外一辆马车上被小柔带来的两个下人也走下了马车。

  两人都有些精神不振,眼圈黑黑的,显然这段时间长途跋涉下来,没有睡过一天的安稳觉。

  “多谢王长老这段时间的帮忙,”李云真诚的感谢道。

  王仁有些疲惫的摆摆手:“小事一桩,恰好咱们也要来县里采购一些物资,顺手的事儿。”

  李云笑着却是摇摇头。

  “去,将马车里的箱子搬进院子里面,放进那个最小的屋子里,”王仁指挥着几名弟子。

  “是。”

  几名弟子应是,将马车中的铁皮箱一个接一个的抬进院子里。

  等到全部抬完过后,王仁又道:“这处大院是我们狂刀帮的产业,房契在这儿,李供奉日后就安心的住在这里便可。”

  王仁说罢,取出一个密封好的信纸交给李云。

  李云单手接过后,点点头:“实在是感谢王长老这一路上的帮助了,以后有事写信给我,我会尽量来帮中一趟。”

  “应有之事,李兄弟乃咱帮的供奉,以后咱们出了些事,还是需要李兄弟帮忙,李兄弟不必过多感谢老夫,”王仁笑呵呵的道。

  随后见众弟子将东西搬完过后,便翻身上马道:“老夫的任务完成了,我们便先行离开了,李供奉,江湖路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希望下次见面时,我等还能如此潇洒。”

  “告辞!”

  “慢走,”李云目送王仁等人离开。

  直到王仁等人彻底消失到尽头后,李云才收回目光,继而看向面前的这座大院,露出一抹笑容:“走吧,去看看我们的新家,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咱们应该都会住在这儿。”

  “嗯!”

  小柔美眸看着院子,眼睛亮晶晶的。

  四人走进院中,院子早已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是个二进二出的大院,分前院和后院,房屋有十五间,加上马厩等杂七杂八的屋子,约莫二十六间屋子左右。

  从前院逛至后院,李云看着院中花草,感叹道:“这可不能称院了,得称府,黄帮主真是帮了我大忙,这人情,以后得还呀。”

  这大院位置还算不错,面积又大,华阳县虽说不上寸土寸金,但也比椿阳镇的房价高的多,这么一个府,恐怕没有个八九大千两拿不下来。

  收回目光,李云便看向两名下人。

  这二人,都是小柔带上来的,一位侍女,一位约莫六十岁的老人。

  “你们…”李云看着两人,沉吟着。

  “老爷,”二人连忙应是,站好身子。

  “以后好好听我家娘子的话,将家里整理好。”

  “是的老爷。”

  “嗯,”李云点点头,便拉着小柔进了后院主屋。

  主屋家具齐全,而且很大,精致无比,小柔与李云走进屋子里时,她轻声的道:“感觉像是在梦里一样。”

  “什么梦,以后这就是咱们家了,”李云将木盒子轻轻放在桌上,自己则抱起小柔坐上了床,轻声道:“家里很多事需要你帮忙,府邸这么大,光打扫就至少需要四五个吓人,他们两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嗯,你可以找些人品够好的人,来咱们家里,钱不是问题,随便拿就好。”

  “嗯,谢谢叔叔,”小柔甜甜一笑。

  “没事的。”

  李云摇摇头,沉声道:“另外,咱们初来乍到,最好可以安排些人出去,搜集一下此地的势力情况,有哪些东西不能碰,哪些东西能碰,这些都需要清楚,一切都以稳妥为主,莫要张扬。”

  “钱,不是问题,该花的就花,不用过于节俭,没了我可以再挣。”

  “好!”小柔很是认真的点点脑袋。

  之后两日,李云便犹如章鱼般面对未知事物,小心翼翼的伸出触手查探华阳县。

  直到管事容老拿着一张记录着各大势力的纸页过来,李云才勉强对华阳县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