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90:假死脱身,劲气境,被欺骗的暴怒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91章 90:假死脱身,劲气境,被欺骗的暴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1章 90:假死脱身,劲气境,被欺骗的暴怒

  第91章90:假死脱身,劲气境,被欺骗的暴怒(重要章节,可订!

  “你说,孙长青回来了?”老人似是不敢置信,又一次的询问着陈长老。

  “嗯,孙老回来了。”

  陈长老点点头,有些迟疑:“只是,是被端着回来的。”

  老人愣了下,眼眸中升起的光亮迅速暗淡下去,轻声喃喃着道:“这样么,落叶归根也好,孙长青这老头一辈子争强好斗,早些闭眼休息也算不错。”

  “走,带我去将孙长青接回来。”

  “是,”陈长老轻轻点头,经过开始的震惊,此时回过神来,内心只有遗憾以及对命运的唏嘘。

  二人离开院子之中,没走多远,老人便看到迎面而来的一位虎背熊腰,体壮如牛的年轻人,双眸神光满足,昂首挺胸,行走间如龙似虎,充满侵略性。

  老人视线先是放在年轻人背后的那杆如银龙绚烂的银雪长枪,又将目光紧紧的放在了年轻人双手端着的黑色木盒。

  脚步不由顿住,目光极为复杂。

  “门主,陈长老!”为李云带路的那个弟子两位门中大佬行来,紧张的连忙行礼。

  而李云则是打量着面前这位老人,老人在观察他,他又何尝不是在观察着这位老人。

  老者身穿白袍,头发花白,梳理的井井有条披在肩上,其身材并不高大雄壮,只是与寻常老人一般,仅仅比孙长青要高大些许。

  慈眉善目,眸子有些略三角。

  面上沟渠皱纹遍布。

  任谁看到这个老人的第一印象,都会认为这是一位普通,性格温润的老者。

  然而,他是王正豪。

  血刀门当代门主,华阳县顶尖势力的掌舵人,王正豪。李云很清楚,这种大人物,内心必定是心狠手辣,踩着无数枯骨上位,外表只是伪装的保护色。

  心中思绪念头迅速涌出,李云便想开口。

  王正豪却是叹息一口气,对着那名弟子摆摆手:“你先去吧。”

  那名弟子如释重负,立即离开。

  紧接着,王正豪柔声的看向李云:“小兄弟,跟老朽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行。”

  李云颔首。

  三人未发一言,直到走入一间院子中,王正豪又看向边上的陈长老淡淡道:“陈长老,你也先走吧。”

  陈长老愣了一瞬,有些不想走,但王正豪如此说了,他也不敢不听,便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有关孙长青还有其传人的事听不到,可惜可惜。

  咔吱,院门轻轻关上。

  李云与王正豪对坐。

  王正豪带着一抹和善,就像是邻家老人般起身,亲自为李云倒了一杯茶。

  “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李云,木子李,单名一个白云的云字,”李云说罢,将木盒双手端着,端给王正豪:“您应该就是血刀门门主王正豪吧。”

  “孙老生前,让我将他的骨灰盒交给伱。”

  王正豪喉咙滚动,伸出双手接过木盒,语气唏嘘:“一年不见,没想到再次见面,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另外,还有这块玉佩。”

  李云又拿出一块玉佩,递给王正豪。

  王正豪将木盒轻轻放在桌上拿过玉佩,看了两眼便收入囊中,随后起身,竟是朝李云弯腰行了一礼:“感谢李小兄弟不远万里将我这老弟送回家乡之中。”

  “王门主不必,”李云连忙躲开这一礼。

  “还是有必要的,”王正豪摇摇头,重新坐下,目光放在李云背后的银雪枪上。

  “李小兄弟可是拜了孙长青为师?”

  李云摇摇头:“并不是。”

  “那为何…”

  李云知道王正豪说的是什么,便开口解释:“孙老见我有些天份,便将银雪枪传给了我。”

  “哦,这样啊,”王正豪笑了两声,这还不算弟子,不过他清楚孙长青这样做是为何,所以也便略过了这个话题继而道:“李小兄弟这个年纪便气势不凡,行走间如龙似虎,没点实力是做不到这样有侵略性的气质,不知李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血刀门?”

  王正豪伸出橄榄枝。

  但李云却没有惊喜的立即表态,也没有拒绝。

  “我初来乍到,家人还未妥善安排好,此事事关重大,门主还请我回去细细思考一番,”李云轻声道,表情认真。

  “也好。”

  王正豪颔首,轻声道:“不过老夫的建议还是你尽快想好进入我血刀门,虽然孙长青已经逝世,过往的恩仇已经结束,但毕竟孙长青的名气太大,你继承了他的衣钵,虽然没有名分,但总是有些江湖人会为了名气来找你麻烦。”

  “行,”李云点点头,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为了名利奔波之人,能危险到哪里去。

  “有想法了,可以随时来找老朽,老朽可做主直接让你晋入内门,一年内升为内门执事,五年内升为内门长老,”王正豪笑道,给了李云一个极为丰厚的诚意。

  血刀门作为华阳县顶级势力,成为内门长老,无论如何已经算华阳县中的大人物了。

  但李云依旧没有立即答应,正如他所说的,此事重大,必须得思考。

  “多谢门主厚爱,”李云抱拳,转移话题:“我来血刀门,一是为了承孙老遗愿,带孙老落叶归根,二则是为了将孙老留给我的东西拿走。”

  “还请王门主帮忙,将孙老留予我的东西交给我。”

  李云再度抱拳。

  “唔…”王正豪沉吟片刻:“孙长青确实有些东西留在我血刀门内,但数量较多,李小兄弟可知是何物?”

  “我也不清楚,孙老并没有具体告诉我,”李云摇摇头。

  “这样啊,”王正豪眉毛微蹙:“既然如此,那老朽便将孙长青留下的都交给你吧。”

  “多谢门主,”李云闻言连忙行了一礼,他还以为会出现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没想到王正豪竟这么豪迈。

  “这有什么好谢的,呵呵,李小兄弟且等老朽片刻,我这就去命人拿过来,”王正豪笑着,走出门外。

  李云便在院中等待。

  没有多久,约莫也就半炷香的时间,王正豪拿着一个精致的木盒走入院中,笑着将木盒递给李云:“李小兄弟,里面的东西就是孙长青留下的,你且收好。”

  李云感谢的接过:“多谢门主。”

  “另外,”他停顿下,继而道:“我想请问门主,当初孙老究竟是被何人所伤?”

  王正豪愣了愣,没有立即回答。

  而且看着李云的表情,见其坚定的样貌,摇摇头叹息一声:“小兄弟还是别问了,既然孙长青没有告诉你,那么他就是不想再让你卷进纠缠不清的纷争仇恨之中。”

  “相信孙长青也想开了,仇,便到此结束。”

  “莫要再去打听想要报仇了,仇恨总是应该结束,老朽若是告诉你了,孙长青肯定不愿的。”

  李云听此,眉毛皱起,也不好说些什么。

  “我明白了,”李云起身,有了离意。

  “那么在下还有些事情处理,便先行离开了。”

  “这么早?不若吃顿饭?”

  “不了,家里有些事,抱歉。”

  “那好吧,”王正豪听此也不挽留了,只是同样起身,将李云送至门外,笑道:“李小兄弟,血刀门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想好了可以随时过来告诉老朽。”

  “嗯,多谢王门主,”李云点点点,捧着盒子,转身离开。

  王正豪看着李云大步离开的高大背影,一直未转移视线,直至李云彻底消失后,才回过神来,唏嘘的喃喃自语。

  “像…太像了…”

  “多像三十年前的你啊,师弟。”

  “一样的傲气,一样的雄壮。”

  “希望你莫要怪我吧…哎。”

  叹息一声,王正豪转身回院,看着桌上的盒子,又看着手中刻有字迹的天蓝色玉佩,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

  走出血刀门,李云抱着木盒,行在大街上。

  一路上,许多人都用窥探的目光打量着他,李云对此并无所谓,只是如龙似虎的大步行走,对这些窥探视线完全无视。

  他能察觉到,这些视线中,绝大部分都是武人,而且视线都放在了自己背后的银雪长枪上。

  对此,李云漠然置之。

  这些视线里,大部分都是孱弱到犹如蚂蚁,一巴掌都承受不住的普通武人。

  少部分还有些实力,但,也就那样。

  目前以自己的实力,并不需要遮遮掩掩一把武器。

  少许功夫,回到府中。

  府里外院有些下人正在翠儿的指导下学习礼仪之类的,见到自家老爷回来,翠儿连忙弯身行礼:“老爷好。”

  “老爷好。”

  后边的一些下人连忙跟着翠儿行礼,有两个年纪稍小的男孩因太过紧张,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李云看了眼,露出一抹还算温柔的笑容,让这些下人莫要太过紧张。

  随之问道:“夫人呢?”

  “夫人她在内院练武。”

  翠儿轻声道。

  “嗯,”李云点点头,便大步离开走进内院之中。

  内院大树下,小柔正在练习轻功踏云无影,手里拿着一把匕首,速度轻快,犹如矫健的鸟儿,身形闪动间鬼魅的出现大树一侧,一刀下去便是捅出痕迹。

  看了看,李云没有打扰小柔,脚步放轻走进屋子中。

  将银雪长枪轻轻靠墙放下,李云坐在椅子上,将木盒打开。

  盒子中,分为两层,第一层放置了许多的钱财,且都是黄金,粗略一数,估计有个几十两。

  没有过多关注,打开下一层。

  看清里面放置的东西后,李云豁了声,有些惊讶。

  第二层摆放着许多的瓶瓶罐罐,极为精致。

  随意拿起一个瓶子,打开瓶塞,顿时内里飘出一阵清新的药香味。

  闻到这股清新药香,李云瞬间就明白,这药很值钱,但具体用以何用,李云不是医师,还得需要交给医师看一下。

  将瓶瓶罐罐取出,全部一一打开闻了闻后。

  李云心中有些感叹,孙老是真有钱啊。

  这里面放置的都是药丸,虽然少部分他并不认识,但绝大部分李云还是认识的,都是品质极高的修炼所用的丹药。

  这些丹药,若是给一个普通的炼骨武人,全部吞服后,要是有呼吸法,可在短短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造出一位炼肉出来。

  价值极高。

  而剩下的几瓶丹药,估计价值还会更加的珍贵。

  将药瓶重新盖好,收入箱子之中。

  不过,就这些东西,似乎并不符合孙老的身份啊。

  李云眉毛微微皱起,倒不是他贪婪,只是以孙老的身份,这木盒里的所有加起来价值虽然不错,但对比孙老的身份,再以孙老的性子,这点东西,他应该不会写在遗书里,还让自己去拿回来。

  毕竟这里面的药物,其实对他自己都没有多大用处。

  炼脏目前有狂刀帮配的药丸,而且绝对能够支撑消耗,足以撑到自己突破炼脏。

  至于那些黄金,就更加没多大用处了。

  府里摆着五千多白银,过些日子还有三千白银进账,钱,他根本不缺。

  “或许我想的太多了,”李云摇摇头,并没有落差感。

  簌簌…

  从囊中取出小木盒,李云目光有些好奇。

  当初孙老的遗书上写着,将他的骨灰盒和玉佩交给血刀门门主王正豪过后,便可以打开它。

  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李云并不知道,他一直到现在,从未打开过一次。

  怀揣着好奇以及丝丝期待,李云将木盒打开。

  嗯?

  看清里面东西后,李云愣了下来。

  因为里面没有放着他想象的灵丹妙药,或者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内部仅仅放了一张牛皮纸。

  “孙老留的信么?”

  李云有些疑惑,将其拿起打开,纸上,映入眼帘的是孙长青那豪迈粗犷的丑陋字体。

  [孙长青亲笔

  [小子,没有偷偷打开盒子吧?你要是偷偷打开了,小心老夫晚上给你托梦吓死你。

  [不过无所谓了,当你看到这个信的时候,老夫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换了身皮,去他处潇洒去了。

  [嘿,很惊讶是吧?你以为老夫真死了了,没错,老夫真死了。

  [孙长青这个人,已经死了,现在的孙长青,已经改名为孙成松去了遥远的地方,他娘的,老夫打架斗殴了一辈子,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一身出去游历元国的大好江山了!

  “我草?!”

  看完这几行字,李云眼睛一突,竟是情绪失控下,罕见的爆了句粗口。

  孙老,没死?这是假死脱身了?

  心中情绪激荡,李云连连深呼吸家伙,将心中的激荡压下,沉下心来继续看下去。

  [不必来寻我,事实上虽然老夫聪明假死脱身,但毕竟受了伤,没多少年好活这是确实的,也不要去查探我是怎么受的伤,仇恨是该翻篇,江湖事,江湖了,上一辈的仇恨结束,不应该再由下一辈的你承担下去,否则仇仇狠狠,永无停歇之日,到头来,白了头空悲切罢了。

  [另外,以王正豪的性子百分之百会让你加入血刀门,此事你自己想清楚,老夫给你的建议是最好不进。

  [血刀门早已不是当初的血刀门,多年的安逸以及顶尖势力的名头下,绝大部分高层已经昏庸,失了血性,内部错综复杂,团体众多,那地方,不适合你,但若是你想短时间里站稳脚跟,可以去,只是后面如何,你最好还是和王正豪说一下,早退早安逸

  看着大片的密集粗犷字体,李云有些恍惚,隐约之间,仿佛又看到了孙长青那张老脸对着自己狂喷,后面却又不忍心,冷着脸的教导自己练枪。

  仿佛还在昨日。

  不过,只要没死就好,

  吐出一口浊气,李云继续看下去,眉头却是不禁皱起。

  [我在血刀门时,有几样东西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拿走,那些东西,价值极为珍贵,你一定要拿走,算是老夫能最后给你的东西。

  [对你练出劲力,很有帮助!

  [一样为沉红花,为红色花朵,此物泡水喝下可以再度激发你的身体潜力,让你的体质再有提升,一样为十五年前我和四方宗的一个老道士打赌得到的劲气丸,虽只有一颗,但劲气丸极为珍贵,可以让人迅速身体练出劲气。最后一样,同样是丹药,通体蓝色,作用是快速提升劲气。

  [沉红花我放在一个红色的盒子,两颗丹药我全部放在了一个蓝色的盒子里

  [这三样东西吞服后,你会短暂时间内突破炼脏,迅速在劲气境里站稳脚跟

  [目前你的实力很强,虽说比老夫当初要弱了一些,但也绝对不错,至少我见过的炼体武人,没有一人会是你的一合之敌,但莫要骄傲,面对真正生出了劲气的高手而言,你还差了许多!

  [切记!未练出劲气,绝不可与劲气武人争斗。

  咔嚓。

  李云脚下地面出现一丝裂痕。

  心中被欺骗的愤怒如熊熊火焰般燃烧。

  沉红花、劲气丸!

  没有!一个都没有!

  他再度将木盒打开,里面除了黄金就是瓷瓶,李云全部看过,根本没有孙老所说的沉红花以及劲气丹。

  “呼!!!”

  “好…好的很…”

  李云眼中满是冷意,他被摆了一手。

  若不是孙老这张牛皮纸,他现在都还被王正豪欺骗瞒在鼓里。

  甚至还得觉得人家大方!多可笑?

  忍着内心的愤怒,李云继续看下去。

  牛皮纸上只剩下一行字。

  字里行间,充斥着冰冷。

  五千字,还有一更,但我来不及了,不过凌晨我会补上。约莫四千字。

  主要下午睡过头了,无奈。求下票票打赏支持,感谢!

  还有一更!

  但是应该有点晚了,大佬们可以明天起来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