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93:对李云的评价,对比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94章 93:对李云的评价,对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93:对李云的评价,对比

  第94章93:对李云的评价,对比

  “几位,还请稍等片刻,翠儿姑娘已经去内院请示老爷了。”

  李府大门外,荣管事站在门前,不卑不亢的轻声细语道。

  “呵,还挺大的谱~”

  王景成边上的一个小胖子闻言,眉毛轻佻,不悦的语气上扬起来。

  啪!

  王景成眉头一皱,一巴掌扇在了胖子的头上,差点给小胖子头皮掀飞,他痛的哎哟一声,抱头用那双小眼睛偷偷看了眼自家爹,又小声埋怨:“这么大力气打人干嘛。”

  “王阳,你在外面乱搞我不说什么,但在这里,你必须给我安稳点,休的胡言乱语,再敢有不敬的行为,老子回去就把你关进屋子里,关伱个三天三夜,别想去参加那劳什子的棋圣大会!”

  王景成恶狠狠的道。

  顿时,王阳听此缩了缩脖子,不敢再乱说一句话。

  “都是被你娘给惯坏了,但凡你要是像你姐一样安静文雅一点,我都能放心些!”

  “要像她那样就完蛋了,”王阳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王景成脸色微冷。

  “没啥…”

  王阳肥胖的身子一抖,不敢再开口。

  哒哒…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

  “老爷,”荣管事微微低头行礼。

  王景成则看向不远处向着自己等人走来的高大男子,身高两米,体型高大健硕,穿着一袭黑色劲衣,气势汹汹如蛮荒巨兽般大步向前。

  行走之间,昂首挺胸,如龙似虎,刀削般的面孔棱角分明,虽长相并不算特别出众,但那双黑白分明,灿若大星的眸子却能瞬间吸引人的目光。

  这是一个侵略性极强,有些不好相处,而且极为自信的男人。

  见多识广经常游历于各个大人物聚会的王景成见到李云的模样,瞬间就在心中得出结论。

  不说实力,光着气势,就能碾压绝大部分的同龄人了。

  这样的气势,没有权利是养不出来的,或者说,没有一点能够生死予夺的力量,养不出来。

  王景成在打量着李云,李云在行走时,也在打量王景成一行人。

  这行人,一共五人。

  两个护卫一个老人,还有两个胖子。

  护卫不值一提,单手可打死的货色,那老人倒是有些实力在身,气息悠长却体型不大,足以证明要么练过缩骨功,要么武功高深莫测。

  除此之外那两个胖子应当是父子关系,毕竟胖,而且眉眼之间比较相似,年轻的小胖子约莫十五六岁,没什么可说的,普通的富家子弟。

  倒是那个中年的富贵胖子有些东西。

  稍微有点层次的人物,脸上带笑容,和蔼亲切,不是笑面虎就是心机深,比如血刀门门主王正豪。

  匆匆几眼,收回打量的目光,李云走到跟前,抱拳道:“在下李云,不知几位来找我有何事?”

  王景成虽不是武人,但也早已习惯这个抱拳礼,便回了一礼,目光带着亲近,以及些许感叹的道:“我姓王名景成,王家酒楼的掌舵人,李小兄弟初来乍到可能还没听过我的名字,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想请问,李小兄弟是否是孙老前辈的弟子?”

  李云摇摇头:“并不是,我并未拜孙老为师,孙老也并未收我为弟子。”

  王景成闻言,又笑道:“原来如此,那孙老前辈的银雪长枪,是在李小兄弟的手中吗?”

  “是,孙老已将银雪枪传给了我。”

  “那就对了,”王景成抚掌,笑容满面,更加亲近的道:“李兄弟,我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此事,说起来,咱们还是有些渊源的。”

  “哦?”李云眉毛一挑,想了想侧开身子:“既然如此,不如几位进来一叙。”

  “好,”王景成点头,跟着李云走进。

  一群人进入院中,王阳跟在王景成屁股后边,好奇的时不时看看这儿又看看那儿,似乎感觉有些空荡了便开口:“李大哥,你家好空啊,差了好些东西,假山壁画屏风什么都都没有,改天儿我送你府里呗。”

  王景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李云则走在前方,脚步没停,只是笑了笑:“行。”

  随即,李云将众人带入外院的一间较为宽敞的房子里。

  屋中就是些桌子合围在一起,估计就是用来商议事情所用。

  众人坐下后,荣管事提着一壶茶过来,给几人一一倒好。

  王景成喝了口,违心的道了句:“好茶。”

  “呵呵,王大哥说笑了,就是普通茶叶罢了,”李云摇摇头,不想多过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所以王大哥来此寻我,究竟是有何事?”

  “只是想认识一番,能被孙老前辈认可的年轻人,究竟是何等人物,”王景成放下茶杯,表情稍微正色起来:“李兄弟,实不相瞒,十年前,是孙老前辈救了我一命,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

  “可如今孙老前辈已然不在,这份恩情我不能不还,救命之恩大于天,既然李兄弟你继承了孙老前辈的衣钵,所以我想,还上这份恩情。”

  王景成很是认真,那张胖脸上满是淳朴,让人不得不心生亲近。

  若是还没进入华阳县前,李云或许还会相信,现在嘛,被王正豪那个老东西教导了一番不可不可以貌取人后,李云内心很是平静。

  “所以王大哥是想?”

  “交个朋友,”王景成无比认真的开口,从囊中取出一块玉佩交给李云:“此物为我王家酒楼最为珍贵之信物,有它,李兄弟你在华阳县我九座酒楼三十二家茶馆,四十家客栈都可免费消费,不需一分钱。”

  李云闻言,顿时愣了下。

  这是什么顶级钞能力。

  想了想,还是将其拿过:“那便多谢王大哥厚爱了。”

  “呵呵,小事一桩,在华阳县里,武力可能我就是这个,”王景成竖起小拇指,又笑呵呵的拍了拍肚子:“但论钱啊,好说也是前三。”

  “所以以后若是李兄弟需要银子,可随时找我,只要是银两,都好解决。”

  “那便多谢王大哥了,”李云笑着抱了抱拳。

  随之,起身招呼起来:“王大哥吃了饭没有?不如我让我府上厨娘做一顿?我家厨娘做菜可是一绝。”

  “那感情好,恰好咱们还没吃饭,”王景成闻言哈哈大笑。

  边上的王阳表情则是有些幽怨,分明来之前他们才吃了顿饭。

  饭饱酒足,觥筹交错,笑声交谈下,午时左右,李云将有些微醺的王景成几人送出了大门。

  “王大哥,以后常来。”

  “好,”王景成笑呵呵的挥了挥手。

  彭。

  大门轻轻关上,还带着笑容的李云表情渐渐平静下来,他取出长方形的玉佩,把玩了下:“王景成,倒是有些意思。”

  刚刚与其一阵交谈,李云对王景成此人也算有了点了解。

  这是一个心机颇深,情商很高,很擅长利用身边的一切博取利益的家伙,但事情却做的不会让人感到恶心厌烦。

  除此之外,王景成家中实力很强,当然,只是银子方面,这人三代人办的酒楼客栈等生意,已经在华阳县里做到了第一。

  除了家里武力不够以外,人脉,银子,在华阳县里绝对属于大人物这个层次。

  可以与其交流交流,用处挺大。

  ……

  门外,王景成晃了晃脑袋,随手接过护卫跑了大圈买来的醒酒汤喝了口后,摇摇晃晃的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行驶,他苦笑道:“我这个新朋友,酒量可真是吓人,喝不过喝不过。”

  “李大哥练武的,人高马大,爹你肯定喝不过的,”王阳则是淡淡的道了一句。

  “呵,你懂个屁。”

  王景成冷冷的瞥了自家孩子一样,越看越不顺眼,随之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道:“看看别人,二十岁的年纪就有了这个本事,再看看你,练武练武不行,学文学文不行,天天摆弄你那个围棋,老子还以为你是兴趣爱好,结果你他娘的爱好的是下围棋的女人。”

  “我告诉你,你和李云年纪相近,这两天,别去什么棋圣楼了,多来李府和你李大哥接触接触,亲近一些,以后对你有大好处,明白吗?”

  王阳捂着脑袋,龇牙咧嘴的连忙点头:“行行行,我知了,我知了。”

  见此,王景成便不再理会他,继而看向张老,沉声道:“张老,你观李云此人如何?”

  张老沉吟片刻,摇摇头又点点头,想了半晌才道:“根骨奇强,气势磅礴,而且气力应该极大,光从体型来看是个练武的好苗子,而且行走坐卧沉稳有力,实力多半不俗,另外其目中神光吓人,精气神定远超寻常武人。”

  “除此之外,老朽便看不出来了。”

  “和一龙二麒比如何?”

  张老摇摇头:“老朽并不清楚,但老爷,那三个都是大势力苦心培养了十多二十年才成长至这个地步,恕我直言,想要超越,难。”

  “若我王家全力培养呢?”王景成炯炯有神。

  张老目光一闪,点点头:“或许,可以。”

  王景成听此,倒是松了口气,轻声道。

  “这人心性不错,我与他接触虽然比较短,但多少还是能看出一点,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个很坏的人。”

  “龙行虎步,自信逼人,是一个很看重力量,且坚信自己的力量的人。具体如何,还是得多接触。”

  “我刚刚与李云一番交谈下来,发现他并未加入血刀门,而且似乎隐约对血刀门极为厌恶,或许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未等其余势力反应过来,将其吸纳进我们王家。”

  王景成说着,突然嗤笑了声语气玩味:“不过话又说回来,李云乃孙老衣钵传人,按理而言是应该会加入血刀门,没成想不仅没有加入,反而应该血刀门做了一些事让李云感到厌恶。不仅没有留下孙老的衣钵传人,反而还让人觉得恶心,血刀门真是越来越回去了。”

  “呵,”张老摇摇头,冷笑一声,没有多言。

  啪。

  王景成见王阳发着呆,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又甩了过去。

  “爹,你干嘛?”王阳捂着头满脸茫然。

  “没什么,走吧。”

  王景成面无表情的开口。

  …

  此后两天时间。

  李云便一直呆在家中,白天打拳练枪,晚上则吞药炼脏。

  昨日他托荣管事去配了药丸用以炼脏,效果没有狂刀帮配的好,毕竟药材质量一般,但也勉强可用。

  同时,小柔昨日也已正式拜入了金凤门,花费了八百两白银,还送了一些玉镯给金凤门门主,一番金钱攻势下,直接绕过了外门,进入了内门。

  所以白天的时候,小柔一般都没在家中,也就落日西山时才会回府。

  内院少了个活泼可爱的人,李云确实有些不习惯。

  咔吱。

  洗把脸穿好衣服,走出屋子,正好翠儿脚踏莲步而来。

  “老爷,王阳公子来找您了。”

  “王阳?他怎么又来了?”

  李云愣了下,有些无语。

  两天以来,王阳这个小胖子每天都会抽一段时间来他这儿,每次过来时都会带一堆东西,第一天带了一大堆名贵家具,第二天又令人带来了一堆精铁打造的石锁。

  内院一处屋子里,放的全都是那些玩意儿。

  想了想,李云还是道:“让他进来吧。”

  目前来看,王阳就是他与王家之间的桥梁,很明显,王景成是想让他这个儿子和自己打好关系。

  具体为何,李云也不知,不过毕竟王景成家大业大,又是本地的大人物,给他们个面子也无妨。

  没过多久。

  翠儿带着身穿锦衣,戴着顶圆满的胖子走进了内院。

  胖子身高不过一米七左右,圆滚滚,脸蛋白胖的,在冷天里冻的有些红润。

  “李哥儿!吃了没,”王阳笑呵呵的招招手,随后提着个大盒子快步小跑进来,那身上的肥肉颤抖的,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衣服里抖出来。

  “还没。”

  “那就好,快来尝尝,”王阳将盒子放在桌上,打开盖子,将一盘盘还冒着热气的菜肴端在桌上。

  共五道热菜,三道冷菜。

  羊肉牛肉,应有尽有,还有一壶冒着香气的药膳。

  李云喝了口药膳,顿时感觉身子一阵暖意,不免心中有些惊讶,这药膳,对他竟然有些用处。

  修为越高,药膳的作用就会越小,以目前李云的境界,绝大部分的药膳都无法在提升李云的实力了,但面前这药膳却不同,想必极为珍贵。

  想到此处,李云看了眼王阳,见这胖子带着憨厚的笑容便道:“你是有什么事想找我帮忙?”

  “李大哥慧眼!”

  王阳竖起大拇指,忙笑道:“确实有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想让李大哥帮帮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