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95:貌若天仙裴娘子,暗藏汹涌杀意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96章 95:貌若天仙裴娘子,暗藏汹涌杀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6章 95:貌若天仙裴娘子,暗藏汹涌杀意

  第96章95:貌若天仙裴娘子,暗藏汹涌杀意

  空气似乎凝固下来。

  无数道视线放在了李云身上,而面前这位血刀门的麒麟,却是眉头皱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见过?”

  李云盯着他那双淡红的眸子,轻笑道:“没有见过,但现在见到了。”

  此人眸子淡红,靠近时身体热量明显远超正常人,寒冷的天气中,犹如一座巨大的熊熊燃烧的火炉。

  这些特征,不正是孙老所说的,吃了沉红花后的状态么。

  偷了我的东西,还敢站在我的面前…

  真是…

  够不要脸啊…

  “在下刘子贵,我听说过你。”

  刘子贵淡淡道:“我只是很好奇,孙老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继承他的衣钵,现在我看到了。”

  刘子贵说着,那双淡红的眸子平静的注视着李云,轻轻摇头:“也就那样。”

  “哦?”

  李云笑出了声,消耗数道词条,神通慧眸发动下,见到了对方头顶上的词条。

  不过五道绿色,连一道蓝色都没有的货色。

  这种货色,也配被称为什么天骄?

  “自我初入华阳县的那天起,这几天以来,我耳边已不知听到过多少次的一龙二麒这个名号,料想是人中龙凤,青年俊杰,现在一见面,却是改变了我的看法。”

  “刘子贵刘子贵,子凭父贵,名字有意思,只是我很好奇,你这般货色,我杀了没有上百也有十个,伱究竟是凭哪样跻身进了天才行列?”

  “凭各种天材地宝?或者你爹给你偷取的宝药吗?若真如这样,那你这名字确实不错,”李云笑眯眯的道。

  刘子贵瞳孔微缩,冷声道:“孙老一世英名真是毁在了你的身上,没甚本事,口舌之利倒是远超那些怨妇小人。”

  他望向李云背后的银雪枪,眼中贪婪嫉妒一闪而逝。

  “你这般废物,又怎可继承孙前辈的银雪长枪?”

  “所以呢?”李云没有被激怒,只是轻飘飘的笑了声。

  刘子贵背起双手,淡然道:“打个赌吧。”

  “孙老以前是我血刀门长老,其能文能武,棋艺,书画,药理等在整个县里都是数一数二,武功更不用多说。”

  “你既然继承了孙老前辈的衣钵,想必能文能武也是基础,恰好这次棋艺会,赌一场如何?”

  言罢,刘子贵淡红的眸子看着李云身后的银雪枪,笑到:“就赌棋艺,若是我对弈赢了你,你便将银雪枪交给我,敢否?”

  李云闻言心里嗤笑了一声,先前心中还有些许愤怒,此时已经是一片平静。

  “那你呢,你要是输了又该如何?”

  刘子贵淡然道:“我不可能输。”

  他指向不远处的棋盘,挑眉道:“敢来?”

  下棋?

  李云看向不远处的棋盘,收回目光。

  他隐约发现,自己已经被刘子贵架在火上烤了。

  周围的人,带着饶有趣味,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若是自己不答应,必定在华阳县里的名气将会一落千丈。

  不过,区区名气又有何用。

  他向来不在意这群孱弱的蚂蚁的看法。

  看着面前,面带笑容的刘子贵,李云嘴角上扬:“下棋?你算个什么东西?”

  彭!

  一拳突然击向刘子贵的胸口,空气被巨力挤压的瞬间爆炸。

  刘子贵脸色微变,立即双手下压试图将这一拳力道卸开,然而刚刚接触,那股惊人的力量传来,刘子贵只觉压的不像是拳头,倒像是在压制一条大龙。

  砰~

  灰色的身影倒飞出十米开外。

  落地,双脚在地上又拉出一道五米的痕迹,刘子贵才停止倒退的趋势。

  他背起颤抖的右手,冷声道:“这就是所谓孙老的衣钵传人吗?无文无德,你这样的人,也配拿银雪枪?”

  李云只是取下背后银雪枪,在一众目光注视下,他耍了个枪花,随即猛然横拉,枪锋点地颤动,闪烁银光。

  “武,一横一竖,站着的说话躺着的去死,自古以来武人皆是如此。”

  “要么打,要么滚。”

  “下棋?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自觉不是我的对手?所谓一龙二麒,不过如此,”李云冷笑一声,将银雪枪拿至身前:“收起你那副贪婪的恶心模样,想要它,自己来拿。”

  铛!

  气氛正凝固,突然有一身穿长裙,上身披着厚衣的漂亮女子从二层小楼中走出,用力敲响手中的锣鼓。

  “时辰已到,参与棋奕会,想要挑战我家掌柜的,即刻入楼!”

  “呵,算你好运,”刘子贵收回冰冷的目光,冷声道:“若不是卖裴娘子一个面子,势必要教你什么叫做尊重!”

  说罢,刘子贵再也不看李云一眼,背起双手,走入小楼之中。

  啧。

  李云见此,暗叹一声可惜。

  本想激怒此人,然后大打出手,武人之间比斗,刀剑无眼伤到了正常的很,可惜,这家伙并不是那种无脑的疯子。

  此地人多眼杂,他也不好突然出手将其斩杀当场,只能按耐住内心汹涌的杀意,以期等待下次机会。

  “那个,李兄,我等还需要参加棋赛,先行告辞一步,”杨子荣忙抱拳行礼,说罢,不待李云回话,带着一群人快步的走入楼中。

  王阳在边上,此时脑子都是晕乎乎的,头大如牛。

  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就是来下个棋,为什么会遇到刘子贵,而且看样子,李大哥更是和刘子贵结了仇。

  一想到之后被父亲知晓经过,王阳顿时感觉头晕目眩。

  “李大哥,咱们为什么惹到刘子贵了啊…”王阳欲哭无泪。

  李云瞥了他一眼:“怎么,你怕了?”

  “怕倒是没有,就是,就是…”王阳抓耳挠腮着,硬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最后叹了口气,开摆。

  “哎!罢了,得罪就得罪吧!他刘子贵反正也不是很厉害,我王家可不怕他,要不是他有个好爹,他就是个屁!”

  “李大哥莫慌,此事咱们共进退,我爹也一定会支持你的,有我爹在,刘子贵他不敢怎么样你的,”王阳极有义气的重重拍着肥硕的胸口。

  李云听此,倒是有些惊奇的看了眼这个小胖子。

  “李大哥,咱们快进楼吧。”

  王阳略有焦急的道:“等会关门了咱们就进不去了。”

  “行。”

  二人走进楼中。

  二层小楼内有乾坤,内部空间很大,一楼与二楼之间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空洞,楼梯链接上去,从一楼往上看能够清晰的看到二楼处的房间,最为奇异的是二楼中间垂钓而下的那座屋子。

  屋子犹如小亭台,由六道薄若蝉翼的帘子隔断,隐隐能透过帘子,能够看到亭台内曼妙的一道半躺的身影。

  身躯曼妙,凹凸有致,极为惹火。

  “那处屋子,便是裴娘子待的地方,”王阳轻声开口,眼中满是激情:“只要能战胜这里的所有棋圣楼的棋士,便能得到挑战裴娘子的机会,去年我输给了最后一个老头,今年,我必要将这些家伙斩于马下,获得挑战裴娘子的机会!”

  李云不理陷入意淫幻想的王阳,四处打量着。

  一楼,与外表设施装修差不多。

  古色古香,没有能与外界隔断的房间,只是一个棋盘两个座椅一个小桌,再用三层帘子将三个方向遮盖住,便是所谓的一个房间。

  这样的房间,约有二十个,里面都坐上了一位棋圣楼的棋士,好整以暇的等待着挑战者。

  也就是李云正在观察的同时,那吊着的小楼阁里传出一声妩媚慵懒的声音:“诸位棋友,开始吧,莫要让人家等的太久了~”

  唰!

  这句话说出,四周等待的一众公子哥武人顿时就如财狼野兽似的,猛然冲向一个个房间之中。

  二十个房间,瞬间被人占满。

  李云看到,刘子贵冲进了一个名为四号的房间。

  王阳则在边上,双手抱起,一副高手寂寞的模样冷笑道:“这些人都是臭棋篓子,只有臭棋篓子才会抢房间。”

  “李大哥,看到那些号数了吗?一到二十号,越往后的房间,里面的棋圣实力越强,所以这些人才会急不可耐的抢夺号数前面的房间,因为他们知道,赢下二十号里的那个老棋士,根本不可能,所以需要多下几次,寻找感觉,试图以那一丝机会打败对方。”

  “或者让更多人去挑战二十号的那个老棋士,这些棋士都不是武人,下棋本身又是极其考验精力的技艺,长时间下棋,反应和脑子都会陷入迟钝,高手也会因为状态不佳而下出蠢棋,我看刚刚那个进入二十号房间的,似乎是刘子贵的人?呵,这个招数,被称为熬人战术。”

  “熬人战术?”李云轻声细语,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感觉挺有意思的。

  “是的,但我不屑为之,”王阳背着手,冷笑一声。

  也就是两人聊天的时候,已经有人认输离开了房间,分别是十五号到二十号。

  再过一阵时间,一到十五号的人也走了出来,大半人垂头丧气,唯有几人面带高傲兴奋,其中一人就有刘子贵。

  刘子贵自信的又走进十号房间中。

  李云见此,颇为好奇的道:“这刘子贵也喜欢那个什么裴娘子?”

  “嗯,”王阳重重点头,咬牙切齿的道:“这家伙是我的劲敌,虽然他也是臭棋篓子一个,但这小子实力高强,长的还帅,万一裴娘子瞎了眼看上他了也不是不可能。”

  李云闻言,瞥了一眼王阳,没有打击他。

  略有好奇的看向二楼的那座小楼阁,透过帘子,李云能看到那道半躺着的慵懒身影,曲线无比美妙,虽看不清什么,但光是影子,居然就能惹人遐想。

  不过李云见多识广,对女色的阈值很高,对此只是好奇的打量:“这裴娘子,有这么漂亮?”

  “貌若天仙!”

  王阳正色的道。

  “幸好一龙二麒,龙是个道士,另外一个麒麟听说对女人不敢兴趣,不然的话,恐怕这三个天骄都得拜在裴娘子的石榴裙下。”

  李云摇摇头,有些不相信王阳所说的话。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绝美女子。

  若真有,那一定有地方是不对劲的。

  “嗨,等李大哥你哪天见到裴娘子了就知道我说的是真了,先不说了,我去下棋了!”王阳摆摆手,见到一个人垂头丧气的从二十号房间走出,他精神一震,立即背起双手大步向前,看其气势,还颇有丝高手的样子。

  也就是这时。

  刘子贵铁青着脸从十号房间里走出,脸色黑的吓人。

  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刘子贵心烦意乱,突然察觉到一股视线盯着自己,转头看去,见那李云盯着自己,内心一股无名火升起,冷声道:“你看什么?”

  “看狗屎。”

  李云笑呵呵的道了句,看也不看他,大步走进了十号房间里。

  刘子贵见此,不屑的嗤笑一声。

  倒也不走了,反而饶有趣味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明显是想看李云的笑话。

  约莫一炷香左右,李云从十号房间走出,又走进十二号房间里。

  见到这一幕,刘子贵正想嘲讽的表情突然僵硬了。

  隐约间,似乎有一些人在悄然打量自己。

  刘子贵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铁青着脸转身直接离开。

  而刘子贵离开过后没多久,李云从十二号房间走出,继而又进入十三号,一盏茶后,又进入十四号。

  这般气势如虹的模样,引起众多人的关注。

  “豁,没成想,这位银龙长枪的衣钵传人,还有些本事。”

  有人惊叹道:“连过十号,十二号,十三号,这个棋艺可不得了啊。”

  “先前在外面突然大打出手,还以为是个没什么学问的莽夫,现在看来,竟是能文能武,不愧是昔日咱们县里第一高手的传人。”

  边上一人笑道:“文采棋艺远超那刘子贵,嘿,也不知武艺如何,若是能比拟,恐怕又得多一位天骄人物了。”

  “瞧,这位小银枪又出来了,去十五号了,看他这势如破竹的趋势,恐怕能胜过二十号的那个老棋士,获得与裴娘子的挑战资格啊!”

  这人瞧着一身黑衣的李云又走进十五号房间里,满脸的惊叹。

  而李云这般势如破竹,气势凶猛的模样,自然也引起了那悬空小亭台里的人儿注视。

  亭台里,柔软的淡红小床上,香薰气飘飘,如入仙境。

  小床上,躺着一绝世美人。

  女子同样身穿淡红色的长裙,侧身半躺,手掌撑着下巴,美眸光芒闪动,好奇的打量着下方。

  一双白皙如玉的雪白长腿从红裙里摆出,与淡红的长裙,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身材凹凸有致,饱满的胸前与身后满月,哪怕长裙也无法掩盖,呼之欲出。

  犹如一颗熟透了的蜜桃,最为重要的是红衣女子的气质。

  高冷,尊贵,像是天上神女般。

  然而这天上神女却慵懒的躺在床上,显露大片雪白肌肤,便给人一种极为反差的感觉,就像是…跌入凡尘,堕落了的欲望神女,很难让人把控的住。

  “那个身穿黑衣,像是个蛮牛的人叫什么?”红衣女子好奇的轻声道。

  旁边只略逊色红衣女子的漂亮侍女道:“裴娘子,那人叫做李云,是以前华阳县第一高手,踏云无影银龙飞枪孙长青的衣钵传人。”

  听到孙长青三字。

  裴娘子慵懒的眼神稍微凝聚些许:“孙长青,听人所说,他好像死了。”

  “是死了,据说血刀门门主王正豪已经开始为他准备葬礼。”

  “啧,一代强者,居然就这么死了,”裴娘子摇摇头,随着摇动,胸前大片白皙也如波浪似的颤动。

  “不过孙长青的眼光挺不错的,这个叫李云的,棋艺似乎挺高,比血刀门的那个刘子贵高多了,也不知武艺如何,学到了孙长青的撼山枪几分精髓。”

  裴娘子笑靥如花。

  “老板娘这是看上他了?”边上侍女调笑道,她伺候裴娘子许多年,所以时不时开个玩笑并无大碍。

  裴娘子轻笑一声,伸了个懒腰,展现傲人身姿:“妾身二十多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又怎会看上他?”

  “不过,这个叫李云的,确实各方面都不错,待会他要是输了,也让他上来和我对弈一局吧。”

  “好的,裴娘子~”侍女俏生生的点点头。

  又过一盏茶,两人便看到李云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不清表情,只不过没有再向先前那样,势如破竹的走进另一个房间里。

  “看样子,这个李云还是后继乏力,输了啊,”裴娘子见此,有些扫兴了。

  “不过还算不错,燕儿,让他上来吧。”

  “好,”燕儿点头,便准备拉开帘子开口唤李云进来一叙。

  然而她刚说出一个字,却戛然而止。

  因为李云带着一个垂头丧气的胖子直接离开了,没有任何留恋。

  “裴娘子,他走了。”

  “走了啊?那就走吧,”裴娘子轻描淡写的道,并没有感觉到可惜。

  …

  李云带着垂头丧气的王阳走出小楼,一路上沉默寡言,直至离开大船进了马车里,王阳也没有开口。

  看的出来,他很悲伤。

  “输了?”李云随口问了句。

  “嗯,”王阳轻轻点头,眼圈很红:“那个老家伙,太厉害了…”

  “明年,明年我一定要战胜他。”

  “那你加油。”

  李云鼓励了他一句,然后便查看起刚刚获得的四道词条,都挺一般,唯一一道绿色同样也是棋艺类词条。

  将那四个棋士下赢后,李云便全力嘲讽羞辱四人,因为输棋者不可骂回去的规则,那四个棋士只能憋红着脸硬生生的抗了过去,事后达成了羞辱条件,给了李云四道词条。

  对此,李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只要嬴棋就能随意羞辱别人,而且还没有代价,这么好的地方,上哪里去找?

  等解决了刘子贵这件事后,或许得去棋圣楼瞅一瞅。

  心中想着,很快,车夫将李云送至的李府,李云也没有和沉浸于悲伤的王阳告别,下车后便走进府邸里,叫来荣管事。

  “老爷,”荣管事轻轻低头。

  “去。”

  “查一下刘子贵这个人,平时的行踪喜好,以及所学武功,还有生平事迹。”

  李云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道。

  “刘子贵,是血刀门的那个天才?”荣管事愣了下,随即眉头紧皱:“老爷,这样的人物,怕是不好查。”

  “没一点办法?”

  “有,”荣管事点头:“华阳县里有一个势力,专门搜集各种情报,之前我们获得的各大势力的资料便是从那里买到,只是查刘子贵这样的人物,恐怕需要花很多银子。”

  “可靠吗?”李云眯着眼,屈指轻扣。

  “可靠。”

  “查。”

  李云淡淡的吐出一字。

  冰冷的杀意在体内汹涌翻滚。

  刘子贵拿了他的东西,没有可能会活下来,李云绝无可能放过他。

  既然胆敢伸手,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卡文卡文…………………写细纲了。

  没细纲,只要一卡文,想要爆更根本不可能啊,心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