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96:袭杀刘子贵,你踩到我的马了(求_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在乱世词条无限合成 > 第97章 96:袭杀刘子贵,你踩到我的马了(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7章 96:袭杀刘子贵,你踩到我的马了(求

  第97章96:袭杀刘子贵,你踩到我的马了(求订阅

  咕咚,咕咚。

  雷鸣似的心脏鼓动之音自李云体内响起,时而低闷沉重,时而却又如激昂战鼓。而李云盘腿而坐于蒲团之上,屋中作用与让人静心凝神的香熏,烟雾茫茫,衬托上半身猩红一片的李云,犹如神魔。

  激昂如雷鸣的的心脏鼓动声每次响起,李云的身体皮肤就会红上一丝,此时他的皮肤,已经红的如颜料一般的地步。

  咕咚。

  又是一声响动,李云的肌肤已经转变为暗红,如血般的暗红之色。

  下一刻,李云猛的睁开布满血丝的眸子,如厉鬼妖魔,随之猛的深吸一大口气,长长吐出。

  这一口浊气,是真正意义的浊气。

  气息明显可见,是一大团浑浊的污红色,气息吐出瞬间,浓烈的腥臭味传来。

  李云脸色不变,早有准备的大手挥动,劲风将这一口浑浊的污红气体裹挟着,卷出窗外。

  香薰燃烧,屏住呼吸,心中数到十秒钟后李云才放开呼吸,空气已经没有了那令人作呕的味道。

  吐出了那口浑浊的污红气体后,李云此时的皮肤也从暗红色回到了正常的状态,甚至皮肤比之前,似乎要更好了些。

  “还差一点,可惜。”

  李云表情有些许遗憾的轻声自语。

  他原以为这两日时间差不多就能彻底炼脏。

  终究还差了一些,还是小看了炼脏的难度。

  炼脏,就是提升脏腑器官的一个过程,具体而言,炼脏分为两个过程,第一个为吞服药丸,以呼吸法将药丸能量裹挟着增强各大器官。

  而第二个过程,就是脏腑器官提升到某个阶段后,便开始进一步的洗练身体污垢杂质,这一阶段,是身体器官的自主本能。

  刚刚李云吐出的那一口污红浑浊的气息,就是器官在洗练身体污垢的一个显像。

  从一开始的全身排出污垢,到随后的一日十次大手,最后到现在的吐出污红气息,便是身体被器官洗练的越来越完美的一个迹象。

  按照李云猜测,以及最近两日找王阳老爹王景成那拿到的炼脏资料来看,当一次炼脏结束后,吐出的气息无色无味,便是成功踏入炼脏。

  李云还有一些距离,但不远了。

  不过多少还是有些烦闷,他还以为今儿就能够突破炼脏。

  只是李云并不知道,他这般的修炼速度已经极为骇人了。

  突破炼骨过后,连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便跨过炼肉开始炼脏,现在炼脏进度已经只差百分之一二,这般速度,堪称恐怖。

  因为词条玉骨奇资的原因,之前李云压制突破,疯狂提升底蕴,现在便是开始回报了。

  哒哒…

  耳朵微动,李云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嘴角上扬笑了笑,起身走出屋子。

  刚刚走出屋子,一道倩影便唰的如野兔似的冲进院子里,抱了个李云满怀。

  “老爷诶~”

  李云抱住小柔越发饱满柔弱的身体,听着怀中人儿的喜悦声,拍了拍小柔:“这么大人了,急什么。”

  “这不想你了么,好老爷~”小柔嘿嘿一笑。

  “这个点,你不是在金凤门中练武吗?”李云有些疑惑。

  自从小柔加入金凤门,有了银子开路,便很快的跨过了外门,进入内门,平日在金凤门内习武,时间紧的很,比他都要忙,平常白日都不怎么回家。

  武道是一条大路,大路通往看不清方向的遥远之地,而这大路分支为众多的小路,这些小路,便是脱身于武道的各种武功,它们繁多,各有自己的前置武功,如建造房屋一层一层的叠上去,有些路能走的很远,有些路却只能走到炼体。

  金凤门便是这类,有了自己的小路。

  武功功法众多,以某个镇宗神功为核心的小路。

  小柔加入金凤门后,可以说从头开始,什么都要学,什么都要练,时间不够是必然。

  毕竟她不是李云这种怪物,几乎野路子出身,还玩的很花。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小柔高兴的道:“今儿我被门主收为记名弟子了,门主说,等我炼肉后,表现不错就收我为亲传弟子!”

  “厉害,”李云竖起大拇指,表扬了一句小柔。

  金凤门门主是劲气境武人,能被收其为徒,好处很多,对小柔日后发展很有用。

  在教导武功这方面上,李云不得不承认,他杀人的能力要远远比教导人的能力高的多。

  “等会伱去库房里,拿些黄金玉镯,给那位金凤门门主吧,”李云笑着道。

  小柔愣了下,有些不舍:“可是咱们给了她已经够多了。”

  “有舍就有得,家中银子多,而且我们还有王家帮忙,别怕,随便用,”李云摇摇头,极为大方。

  “王家?”

  “是县里的那个酒楼最多的王家吗?”

  “嗯,王家家主和我关系不错,银子咱们不缺,所以随便用,”李云笑呵呵的道。

  小柔则是愣住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这个当家夫人一点都不知道?

  李云摸了摸小柔的脑袋,正欲解释,突然见荣管事快步走进内院,手中还拿着一张密封好的信件,荣管事见到李云,便动身想要赶来。

  然而李云给了他一个眼神,荣管事立即停住。

  小柔还有些疑惑。

  李云轻声道:“小柔,我有些事要去忙先走了,府中有了厨子,若是饿了,可以找翠儿,让她去喊人给你做些饭食。”

  说罢,李云露出一丝笑容,转身离去。

  诶。

  小柔看着李云与荣管事离开的背影,一直到消失,用力抿着嘴,也没有回过神来。

  外院,议事间内。

  李云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拿起放在桌上的两个王阳送的玉石核桃把玩在手心之中。

  “查到了吗?”

  “查到了老爷。”

  荣管事恭恭敬敬的开口,将手中密封好的信件交给李云。

  李云单手撕开,从内取出两张纸页。

  上面密密麻麻的内容文字,完整的记载了刘子贵的生平事迹,几乎是从六岁开始,一直记载到二十一岁。

  从人际关系,所学武功,以及到生平重要事迹,最后到如今喜好,详细行踪,全在两张纸页上,记载的清清楚楚。

  粗略一看,内容之详细清楚,令李云都有些惊叹:“那个组织叫什么,竟然能查出这么多信息,有点意思。”

  “回老爷,那情报组织叫做青衣小楼。”

  荣管事轻声道:“青衣小楼似乎才开展没有多久,不过他们办事能力确实很强,老奴怀疑青衣小楼的身后,恐是有大人物在撑着。”

  “可靠吗?”李云不想听这些。

  再大的人物也跟他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消息可靠,和安全程度。

  “可靠,”荣管事重重点头道:“青衣小楼极为重视信誉,虽然他们只要钱够多就敢查,但关于客人隐私,保护的还是很不错。”

  “而且老爷放心,我是寻了一个乞丐与他们接触,青衣小楼不会查到我们。”

  “话不能说这么绝对,”李云打断荣管事的话。

  “既然它钱够多,就敢查谁,那么别人也可以花更多的钱查我们,这个组织,不要再接触了。”

  “是,老爷,”荣管事低下头颅。

  李云没再多说,开始查阅刘子贵的信息。

  从上往下看下去,第一页记载了刘子贵的大致信息。

  此人身世尚可,家中父亲是血刀门有名有姓的资深长老,是孙长青那一辈的人物,名为刘兴震,刘兴震修为早在十五年前便已抵达劲气修为。

  放眼华阳县里,劲气武人也不多,顶了天,这个二十多万人的大县里,藏着的明着的估摸着也就近百位劲气武者。

  差不多万里挑一,乃至更小的概率才能诞生一位劲气武人。

  而且刘兴震在劲气境里实力不弱,加上又是血刀门长老,所以这个刘子贵极为高傲。

  但天赋,也就那样。

  根据资料上的内容,刘子贵这人天赋虽然在日渐衰弱的血刀门里属于一流顶层,但相较于一龙二麒这个层次还是差了不少。

  刘子贵此人,从六岁到二十一岁的重要事迹里,最为关键的就是在他二十一岁时,也就是一个月前的阶段中,极为耀眼,与前二十年对比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相当于,一个有些天赋的人,突然顿悟变为了天才。

  “呵,好一个突然顿悟,”李云见此,冷冷一笑。

  资料上显示,刘子贵并不是一开始就位于一龙二麒这个层次的人,相反,一龙二麒早在十年前便已经定了下来,就那三人。

  一龙为,四方宗宗主亲传,清风道士,二麒为紫霄剑派周向南以及无宗无门的散人——卢明。

  这三人,是一直以来横压华阳县年轻一代的最强天骄,按理而言,这个局面会一直持续,直到下一个十年,更年轻的一代将他们挤下去。

  然而一个月以前,刘子贵像是突然顿悟,横空出世,在一个暖雪天里,公然挑战散人卢明。

  虽说卢明这人在一龙二麒中,算是最弱,但毕竟天赋高超,无论如何,这场比试都一定会是卢明赢下。

  然而刘子贵却惊掉了所有人的眼睛,这人不仅与卢明鏖战了上百招,最后更是以一招狂刀将其斩杀当场。

  随之,挤下卢明,成为新一位麒麟。

  一月前,时间点差不多。

  李云看完这一页,眸子已是冰冷的骇人。

  刘子贵这人,包括他爹刘兴震,必然动了孙老留给自己东西,否则根本解释不了刘子贵一个垃圾为何能突然变化杀死卢明。

  他服用了沉红花,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下,杀死卢明,不难。

  一想到刘子贵这般的废物,原本炼脏可能就是极限的垃圾,拿到了自己的东西,身体蜕变,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劲气武人,直接改变命运。

  李云内心的杀机浓烈的几乎喷涌而出。

  扫完第二页,刘子贵平日的爱好以及日常轨迹,李云将纸页撕成碎纸,丢进不远处的火炉之中。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李云看向荣管事。

  忽然道:“荣管事,你家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低头不发一言,犹如木头的荣管事闻言,先是微愣,反应过来强笑道:“回老爷,他在县里还算不错,狂刀帮的兄弟们照看着呢,说起来也全都靠老爷,不然我和我那苦命的儿现在估计还睡巷道里呢。”

  “嗯,过些日子,可以写信回去,顺便帮我也写一封,问候问候黄帮主。”

  李云笑着,话音一转:“荣管事最近干的不错,你月钱是多少?”

  “老爷,老奴的月钱是一月三两银。”

  “涨至六两。”

  李云站起身来,走到荣管事面前,高大强壮的身躯压迫如山,他轻轻拍了拍荣管事:“好好干,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说罢,李云转身离开。

  而荣管事,已经是冷汗一片。

  ……

  一片枯叶缓缓飘落而下。

  嗡。

  白芒闪动间,从中划过,枯叶分为数片。

  “父亲刀法越加快了,恐怕相比门主,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身白衣,面带笑意的刘子贵走进院中,轻轻鼓掌。

  “呼!”

  已是半头白发的刘兴震深呼吸一口,收起手中长刀,长刀入鞘,刘兴震摇摇头:“燃血刀极快者,算是大成,又快又精准,才是圆满,对比王正豪,我还是差了些功夫。”

  “也快了,父亲您入劲十多年,也快从劲气第一层真劲,破至第二层透劲了吧。”

  “难,”刘兴震叹了口气:“入劲后,要想有所进步,就是纯粹靠天赋根骨以及机缘了,你爹我年轻时为求快速,六百斤时就破了炼骨,导致现在底蕴不足,能至劲气已经算我机缘不错了,想要跨过第二层,至少五年。”

  说到此,他突兀的又轻笑一声:“不过这江湖里,活的久才是真,天赋如那孙长青又如何?成了真气,战力冠绝华阳县又如何?到头来被人重伤,还不是一场空,如今只是枯骨,哦不,骨灰一摊,当真可笑可悲又可怜。”

  说罢,刘兴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对了,听说孙长青的衣钵传人来县里了,你和他接触过没有,那人如何?”

  刘子贵脸色有些难看,回想两日前与李云的接触,沉思片刻后认真道:“实力应该可以,但拳法手段恐怕很一般,先前我和他接触有些不愉快,他打了我一拳,没甚技巧掌法,估计手上手段一般,除此之外,这小子棋艺还挺厉害。”

  刘兴震听此,自动屏蔽了棋艺不错这句话。

  摇摇头:“看样子,这个李云应该也就那样,恐怕只是学会了孙长青的撼山枪,要知道,孙长青此人不仅枪法了得,步法和手上功夫也极强。”

  “另外,有查到他加入了哪方势力了吗?”

  刘子贵摇摇头:“我不清楚,只是听说他最近与王家走的比较近。”

  “哦?是么?”刘兴震闻言,眸子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

  “查一下他,要是这小子想学之前的那个卢明,便想办法让他出现在我们这里。”

  “父亲,您是想得了撼山枪?”刘子贵眼睛一亮。

  “当然。”

  “孙长青可不仅枪法了得,他的名号可叫做踏云无影,银龙飞枪,武功品质绝对超出了燃血刀,既然孙长青已经死了,他的传人也不行,还不如交给我们帮孙长青这个老东西发扬下去,相信孙长青在下面还得感谢老夫。”

  刘兴震笑眯眯的摸着胡子:“孙长青留给李云的丹药被咱们拿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便将他的武功也拿了吧,相信门主也会支持咱们的,呵呵。”

  “父亲英明!”

  刘子贵自然双手赞成,本就因为吃了沉红花的原因而导致眸子淡红,此时激动贪婪下,红润的眸子更像是两团贪欲的火焰似的燃烧。

  撼山枪…

  若是自己拿到了,还有那银雪枪。

  再过两年,挑战清风那个该死的臭道士也不是不可能。

  “对了,爹。”

  “我来是有件事想要和你商讨一下。”

  “什么事情,”刘兴震坐下,喝了口茶,淡然问道。

  刘子贵搓了搓手掌,直笑道:“那个,我想吃那劲气丸。”

  “不可。”

  刘兴震想也不想直接拒绝,神色严肃的道:“劲气丸是用以突破劲气境所用,你刚炼脏没多久,现今最重要是消化沉红花的药力,待身体极致后,才是服用劲气丸的最好阶段。”

  “届时,身体极限,服用劲气丸便可提升八成概率产生劲气,我将劲气丸放你那边,就是为了突发情况下你可以迅速吞服然后突破,你绝不能为了一时利益就选择现在吞服,否则的话,我现在就去将劲气丸拿回来。”

  “不不不,”刘子贵一听,连忙摇头:“爹我知道了,放心,我肯定不会做那种蠢事的。”

  “知道就好,”刘兴震眼神复杂:“不要让我和门主失望,如今血刀门越来越衰弱,年轻一辈也就你能抗鼎了,若不然,门主也不会当没看到。”

  “我知道了爹!”

  “嗯,回去吧,另外,记得找人查一下李云。”

  “好。”

  刘子贵点点头,有些烦闷的转身离开。

  本还想早点突破劲气,将紫霄剑派那个不喜欢女人的变态压下去。

  现在看来,还是得等一阵子啊。

  刘子贵心情有些不佳。

  看了眼时间,心中火焰升起,想要发泄一番,便按照以往习惯,调转马头去了一处别致小院里。

  院子里,他养着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

  妹妹身材极好,姐姐气质高冷,相貌酷似他的梦中情人裴娘子,这对姐妹花刘子贵已经养了半年多,几乎日日来此。

  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刘子贵跳进院子里,不多时,院子里便传来嬉笑声音。

  事后,心中烦闷消失。

  刘子贵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白皙大腿,房屋中,气味古怪。

  感受到了动静,累的全身无力的一个漂亮女子背朝天的躺在床上,轻声道:“刘公子走了吗?”

  “嗯,得回去练武,争取早日将刀法大成。”

  刘子贵从钱袋里取出一块碎金子,甩在了女子的背上,拍了拍对方:“走了。”

  “刘公子慢走~”

  咔吱…

  推开房门,刘子贵走出院子,看了眼时间,天色竟已经昏暗了!

  “啧啧,古人云,女色如刮骨刀,真是诚不欺我,明明感觉不过一盏茶的时间,竟然过了这么快。”

  刘子贵摇头感叹着,释放压力烦闷过后,他的心情颇为愉悦,拉着缰绳,牵引着马儿,哼着歌曲准备离开这道小巷。

  啪!

  咴儿!

  牵引着的黑白大马突然拉不动,反而还仰头撕叫一声。

  牵引马儿的刘子贵愣了下,疑惑的转身看去。

  大马身后,一个黑衣高大人影,正抓着自己爱马的尾巴,迫使其不能走动。

  “你的马踩到我了。”

  高大人影发出沉闷的声音。

  被审核了,靠,章节名写错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