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以捕鱼为业_我就刷个视频,怎么古人都破防了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就刷个视频,怎么古人都破防了 > 第121章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以捕鱼为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1章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以捕鱼为业

  第121章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以捕鱼为业

  “哦???”

  “滕王阁竟然是因为我做的序扬名?”

  王勃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仕途不顺且对父亲心怀内疚的他,前往交趾探望父亲。

  路过滕王阁时,正巧阎都督重修滕王阁并在此设宴,阎都督便邀请他参加宴会。

  这滕王阁宴会中的繁华热闹本该与他无关,他并不知晓这是阎都督为了女婿吴子章扬名而举办的一场盛宴。

  当纸笔递给他之时,他看向眼前张灯结彩的滕王阁。

  他挥毫泼墨,有感而发。

  他将他的愁苦,他的怀才不遇,连同他的满腹经纶,一同揉入了这篇《滕王阁序》。

  可以说,《滕王阁序》就是自己的一篇临时起意之作。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篇无心之作竟然让滕王阁而闻名于世!

  他年少成名,也曾恃才傲物,也曾胸有丘壑。

  然而,因遭受贬责甚至连累父亲,从此感觉人生灰暗。

  他顿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

  他只是胸中有万卷书,用典多了一些罢了。

  他只是兴尽悲来,又不愿坠青云之志罢了。

  天幕继续播放。

  王勃好奇的向后世的滕王阁走去。

  这比他记忆中的滕王阁气派好多啊!

  只听见阁下一名女子大喊道:

  “大家注意咯!”

  “背诵《滕王阁序》,可以免费入阁哟~”

  “排队开始咯!”

  王勃大惊。

  “哈?”

  “背我序者竟然可免费入阁?”

  王勃眼中精光乍现。

  “这不是便宜我王勃本勃吗?”

  于是,王勃加入了排队背诵大军中。

  队伍中的第一名名曰“卧龙”。

  他挠挠后脑勺,一脸尴尬的开始背诵。

  “《滕王阁序》,黄渤?”

  售票员淡定开口:

  “好的,这位请买票!”

  “下一位,请开始!”

  队伍中的第二名名曰“凤雏”。

  他似乎很有自信的样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之后,开始他的表演。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以捕鱼为业......”

  “忘路之远近.......”

  “???”

  范仲淹满头问号。

  这不是他写的《岳阳楼记》吗?

  而且他记得他的原文也不是“以捕鱼为业”吧?

  难道他的好友滕子京被贬巴陵郡之后,生活太过困顿,以至于自己还要亲自捕鱼?

  等等!

  范仲淹突然想起来。

  “忘路之远近”,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的句子。

  啊喂!

  这位“凤雏”!你是什么缝合怪!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王勃!能不能尊重一下陶渊明!能不能尊重一下他啊!

  “卧龙?凤雏?”

  刘备看着诸葛亮一脸懵逼。

  “军师,这后世的卧龙、凤雏两人,看着怎么不太聪明的样子?”

  “起这名不是侮辱了军师之名吗?”

  张飞一脸忿忿不平。

  诸葛亮很是淡定。

  他已经看出来,天幕中这种画风的视频,多为后人调侃所作。

  “后世促狭之作,看看就好,不必当真。”

  天幕继续播放。

  排在二人后面的王勃直接倒地。

  “我写的《滕王阁序》哪有这么难背?”

  “这些人背的都是啥?”

  售票员依然是淡定开口:

  “麻烦您往边靠嘞!”

  “下一位!”

  只见王勃一脸坚定地大声开口: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队伍中的众人一听,这一句对上了啊!

  纷纷开口叫好!

  “嗯?”

  “四字成句?”

  “难道是一篇骈文?”

  曹操眼前一亮。

  骈文是以字句两两相对而成篇章的文体,讲究对仗工整和声律铿锵。

  这篇文章以两句四字开篇,很是符合骈文特点。

  他自认为在帝王中诗才第一。

  天幕的上一个视频也佐证了这一点。

  单比文采,他可谓秦始皇吃花椒,赢麻了呀!

  他倒是要看看这篇文章,能不能比得上他的作品!

  然而,王勃却卡壳了。

  他尴尬的摸摸头。

  “下一句......”

  “呵呵,让我想想哈......好像有点不记得了!”

  售票员一脸无语。

  “这位亲,气势还挺不错的哈!”

  “要是您不记得的话,就轮到下一位了哟~”

  王勃一脸不可置信。

  “哈?”

  “离谱!”

  “《滕王阁序》乃我当年即兴所作!”

  “时隔多年,我怎么可能记得!”

  围观群众开始议论纷纷。

  “这COSER真敬业啊!入戏很深呐!”

  “害,虽然颜良,可惜文丑了!”

  “前面的都是些什么人呐,都不会背,还来丢人现眼!”

  “前面的小哥让一让了哈,我会背让我来!”

  王勃听了之后大怒:

  “你们高中写的文章,大学还会背吗!”

  正在此时,旁边一只手递过来一张票。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喏,给你吧~”

  “老人免票,多买了一张!”

  王勃对老人一番感谢之后,终于登上了滕王阁中。

  他远眺远方,感叹道:

  “物换星移几度秋。”

  “今日我故地重游,依旧是胜景!”

  “咦?这是我序中的那只孤鹜吗?”

  “怎么还是独自一鸟?”

  天幕背景中出现诗中名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好文章呐!”

  朱瞻基夸赞道。

  这篇文章乃古今绝唱。

  他初读之时,便觉得惊为天人!

  尤其是这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即使他不曾去过滕王阁,都会被序中描绘的景致所惊叹。

  “嗯!”

  “这句话还不错!”

  曹操表示肯定。

  对仗工整,写景绝妙啊!

  目随景动,以动衬静。

  简简单单四个景象,便勾勒了一幅宁静致远的画面。

  曹操期待着看着天幕。

  不知会不会播放全文呐!

  此时,阁中传来导游的介绍。

  “王勃,当年便是在此,写下了《滕王阁序》这篇千古第一骈文。”

  王勃听闻后点头。

  “没错,当时我就在现场。”

  导游继续介绍。

  “这篇限时命题作文,仅仅七百多字。”

  “却引用了二十多个典故。”

  “甚至还原创了40多个成语。”

  “随便一句,便是一幅风景大片!”

  天幕中出现了《滕王阁序》所引用的典故和部分原文。

  “华夏后世之人竟如此推崇这篇文章!”

  “待我好生看看!”

  阎伯屿拿着刚刚新鲜出炉的《滕王阁序》一脸狐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