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私奔,偷情,真相很是炸裂_我就刷个视频,怎么古人都破防了
纯爷们小说网 > 我就刷个视频,怎么古人都破防了 > 第244章 私奔,偷情,真相很是炸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4章 私奔,偷情,真相很是炸裂

  第244章私奔,偷情,真相很是炸裂

  洪武年间。

  朱元璋面色铁青,怒目圆睁。

  他最是不喜这种恶吏!

  他们混淆黑白,欺瞒上级,欺压百姓!

  这些官吏,为了自己的政绩和利益,全然不顾案件的真相,无视百姓的冤屈和清白。

  若洪武年间有这种恶吏,他必定要将这个恶吏剥皮萱草,以儆效尤!

  若是杨崇民将案件上报知府,知府若是看不出来这个案件的问题,这个知府的乌纱帽也将不保!

  李世民的神色稍显凝重。

  在贞观年间,如此草率的决策是绝不允许的。

  对于死刑案件,他制定了“三复奏”制度,在死刑案件的审理上慎之又慎,就是为了避免冤假错案。

  一旦有死罪案件上报,即便是皇帝亲自下令立即执行,也必须经过三次重复的审议和批准,才可以执行。

  在判处死刑时,他也会召集中书、门下两省五品以上官员及尚书一起商议,慎重决断。

  对于即将行刑的犯人,更是在死前一天允许复奏两次,执行死刑当日仍可复奏一次,以确保不会因为一时的疏忽而错杀无辜。

  若他看到知府呈上来的卷宗,必然会发现其中的疏漏与疑点。

  此案疑点重重,所有证词皆出自张百万一人之口。

  而张百万女儿的遗体尚未寻得,杨县令便匆忙给莫老实定罪。

  杀死和尚的凶器,也尚未寻到。

  张百万证词反复,其女是否真的遇害都尚存疑问。

  人证存疑,物证缺乏,绝不能如此轻率地定下一个老实人的罪责。

  想到这里,李世民眉头皱起,开口道:

  “诸位爱卿,朕有一个提议。”

  “不如,将行刑前的“三复奏”制度更改为“五复奏”。”

  “对于判处死刑的犯人,中央部门应在两天内进行五次复议,各州也应至少进行三次复议。”

  “当然,对于犯下“十恶”中殴打、谋杀、打死三服以内亲属的恶逆罪之人,由于其罪行严重,只需进行一次复议即可。”

  此言一出,朝堂上响起了一阵整齐的“陛下英明”之声。

  【此时,一位名叫曹文煌的人来到了县衙,为莫老实鸣不平。】

  【他带来的消息让在场众人瞠目结舌,张百万的女儿并没有死,而是和他私奔了。】

  【并且他知道和尚死亡的真相,并能证明这起事件与莫老实毫无关联。】

  【县令杨崇民一听傻眼了,他赶紧差人将张百万传唤至县衙,与曹文煌当面对质。】

  【张百万一见到曹文煌,脸色骤变,急忙否认认识此人,声称不认识他。】

  【杨崇民一眼便看出张百万在撒谎,心中怒火中烧,心想若不是张百万一直撒谎,哪里会引出这么多麻烦事来?】

  【于是杨崇民又准备动刑了。】

  各朝古人纷纷感到无语和无奈。

  先前张百万的证词荒谬至极,描述女儿“诈尸”并自行逃离。

  如此离奇的说法,杨县令其实看出来张百万撒谎了,只是为了迅速结案,就对莫老实屈打成招。

  如今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县令杨崇民才不得不正视张百万的谎言。

  而杨县令动辄使用刑罚来逼供,而不是通过合理的调查和审问来查明真相。

  有这样的县令治理一方,百姓真是实惨。

  【张百万眼见局势不妙,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再加上有莫老实的前车之鉴,干脆就坦白了一切。】

  【张百万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名叫金珠,二女儿名为玉珠。】

  【金珠早早便嫁给一位富家公子,然而过门不到一年,女婿就得病死了,金珠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

  【二女儿玉珠原本也有婚约在身,未婚夫正是曹文煌。】

  【曹文煌出身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曹世绩早年曾屡试不中,最终选择了弃文从商,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可后来曹家搬去外地,且投资接连失败,曹世绩受不住打击一病呜呼,曹家因此没落,只剩下了曹文煌一人在外流浪。】

  【张百万得知了曹家的变故后,心想曹世绩也死了,家产也没了,曹文煌能否返回故乡更是未知之数。】

  【因此,他毅然决然地撕毁了与曹文煌的婚约,转而将玉珠许配给了姚半城的儿子姚思孝。】

  对于张百万的行为,各朝古人对张百万的行为褒贬不一。

  虽然悔婚不地道,但是张百万是为了女儿未来的幸福。

  毕竟,他的女儿自幼生活优渥,享受惯了锦衣玉食,为何要嫁给穷人受苦呢。

  【可没想到,就在二人将要成婚之际,曹文煌回来了。】

  【张百万自然不会认女儿与他的婚约了,仍是要坚持将二女儿玉珠嫁到姚家。】

  【然而,玉珠与曹文煌自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她之前就对父亲将她另许他人的决定深感不满。】

  【因此,玉珠在自家丫鬟的帮助下,与曹文煌私奔了。】

  此刻,不少女子的目光闪烁,特别是卓文君的眼神显得尤为明亮。

  “这故事,有意思极了。”

  她出身在商户之家,自幼学习诗词歌赋,尤其在古琴上造诣颇深。

  父亲为她选择了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婿,可惜那位夫君娶她仅仅一年后便因病离世。

  一年就守寡的卓文君,被父亲接回到了家中。

  虽然她成了寡妇,可是上门求娶之人还是络绎不绝。

  然而,她想要自己找丈夫,而不是听从父母的安排。

  就在今天,父亲多次邀请的司马相如终于前来府中做客。

  司马相如奏了一曲《凤求凰》,她听到后,当下决定非君不嫁。

  她,要效仿玉珠的行为,为爱私奔吗?

  【当张百万听到了女儿和曹文煌私奔后,他猜测这两人很可能是逃到金珠家里了。】

  【金珠因未能为夫家延续香火,所以婆家人也不待见她,她守寡后,就给了她一座院子让她自己住。】

  【张百万火速带人赶往金珠的住处,但进屋后见只有金珠一人。】

  【当张百万在与金珠问话时,发现金珠神情紧张,言辞闪烁,眼神更是频频瞥向墙角的衣柜。】

  【张百万心想这玉珠和曹文煌肯定是躲在这个衣柜里,于是就命人将这个衣柜用绳子给捆了起来抬回张府。】

  【回到家后,张百万立即让人把衣柜打开准备抓人。】

  【可当衣柜打开后,里面的场景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张百万更是差点没气死。】

  【柜子里是一个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和尚,并且像是已经被闷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