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三十三章·“瀚海归雁。”_欢迎回归世界游戏
纯爷们小说网 >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 > 一千零三十三章·“瀚海归雁。”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千零三十三章·“瀚海归雁。”

  爆破灯在夜色中炸响,点亮了大地。

  黄纸燃烧的气息、刀剑相交的声音、中世纪魔法的流动声……一时间,很难分辨这到底是哪个时代的战争,像是不同时代断层于此。

  诺尔坐在圣城最高的钟楼之上。白鸽停驻在他的掌间。

  钟楼之下,是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的战场。点燃这场战争的,是苏明安令黑猫送来的“仙之符篆·扩大”。从圣城开始燃烧这枚符篆,让特效药聚于天空,便能酿造一场——覆盖全世界的、唤醒历史的大雨。

  人们眼中的迷茫会被扫清,他们会——逐渐想起那个有着鲜花、有着自由的时代,钢铁丛林中死去的夜莺——它们曾经属于过去生机勃勃的森林。

  【几十年前,世界上生活着一种美丽的鸟儿。】

  诺尔抚摸着白鸽的羽毛,俯瞰这场战争。

  “呜——”

  夜色沉寂,号角声响。

  由人类自救联盟领军,一头红发的副盟主翟子冲在最前方,昕月与李团长紧跟其后。阿圣特王国的王爵克里斯蒂娜带兵在后。李御璇与上清等人带兵潜入地下,负责地下战场。

  “神灵真的不会赶回来吗?”山田町一按住耳麦,在磅礴的炮火声中大声喊着。他全身覆盖着盔甲,这是他在废墟世界用积分换来的灵猫号高达。

  “苏明安说不会!相信他!!”耳麦那边传来伊莎贝拉近乎声嘶力竭的声音。战场实在太吵了,几乎很难听清。

  “路!我们能不能升空?只有把特效药和仙之符篆同时弄到空中,还要启动人工降雨的扩大器,然后才能——”这是阿尔杰的声音。

  “要护送——”路的声音也驳杂不清。

  蓝色的月光悲悯地抚摸着圣城,蒸汽时代的骑士与神官们——还有数之不尽的圣盟军们,牢牢守着防线。骑士们的面容覆盖在铁甲下,冷肃而决然。

  【——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在沦为钢筋水泥之前,曾是它们世世代代的故乡。】

  梦巡家易钟玉、步修为,邱桂,杨秋露,牧天瑞身上萦绕着符篆的光芒,他们是战场的先锋。

  【——它们鸣叫、歌唱、哪怕被人捕杀,也依然撑着嘶哑的喉咙歌唱。】

  萧影带着旧日教廷的人们来到此地,人们虽然不待见他们,但他们确实是强大的支援力量。

  随后,是庞大的玩家团体——这场战争中,积极性最高的竟然是玩家们。榜前玩家伊莱、艾葛妮丝,还有伯里斯的灯塔教,都带着一批实力不俗的npc加入。

  【直到——它们被捕杀殆尽。我们成为了最后的“夜莺”。当所有人都无法歌唱,我们的喉咙仍在发声。】

  来自楼月国的军队。由易将军指挥,由风云剑客领兵,他们参战的理由只有一个——为大皇子殿下而战。

  莫言则带着古武世家的一批人,负责左右翼的保护。…

  最后,是霍牧黎尔国的黑鹊,手持命运之剑。虽然这一周目他和苏明安还没有见过,但听到人们要冲入圣城,他也来了。

  早在苏明安调查方舟计划的时期,诺尔和山田町一等人就在默默行动。他们没有在塔的期间展露光辉,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厚积薄发。当第六天夜晚苏明安宣称神战时,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

  “苏明安一个人顶在前面,那么危险地和神灵对刚。我们总不能只是挥挥荧光棒吧。”这是山田町一在第六天说的话。

  苏明安看似形单影只,事实上,他在每个势力都留下了自己的身影。

  人类自救联盟,有不服从神灵的人们。都市守护部,有誓死寻回历史的李御璇一家,有传火者苏世泽的属下。旧日教廷,有萧景三与萧影。哪怕是圣盟军与教会,也有神女爱丽丝和骑士温德尔,甚至阿尔杰也混在其中。

  中央研究所,有林云亭和伊莎贝拉。佣兵同盟,有玥玥。古武世家有易钟玉与莫言。还有阿圣特的白朗蒂,霍牧黎尔国的黑鹊,尼伊民主联盟的外交官路,伯里斯的灯塔教……甚至于,星罗棋布地分散在世界上的玩家们,身后都会有一批势力。

  苏明安的调查并非徒劳无功。梦巡进度、方舟计划、传火者的故事、旧神的神话……早已让他拥有了不俗的开战基础。所以朝颜才会认为——这确实是最好的一周目。

  当水岛川空刀指苏明安的那一瞬间。

  ——人们的炮火冲向了圣城。

  诺尔坐在钟楼上,望着混乱的战争。

  战斗趋近白热化,他却始终没有出手。

  这些天,一直是他主导各个势力,可以说功绩都归结于他。然而他此刻却感到了迷茫。

  “我是……我吗?”他无法确认这个答案。

  他看向自己的十指,傀儡丝如臂使指,就像他已经使用了无数次。然而他无法确认自己真的是自己,或者说……诺尔。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优雅的举止与蓝玫瑰、聪慧与美名……这构成了诺尔的特征。可是,刚才他接近黑猫时,黑猫却警惕地退开了。

  ……就像是苏明安事先叮嘱过黑猫,要警惕诺尔。

  仿佛苏明安认为,此诺尔非诺尔。

  “……”

  诺尔沉默地望着高飞而起的白鸽。

  “——坐标已锁定在天空中。需要一个人或者一支队伍,护送特效药和仙之符篆上去。”耳麦响起人们的声音。

  “——不能使用远程手段吗?”

  “——不能。可变性太大,需要足够强的人护送上去,否则很容易被中途截断。而且,雨需要下一段时间,如果仙之符篆被敌人中途拿走,雨就会立刻停下。”

  “——霍牧黎尔国的黑鹊国主给我们提供了炸弹,据说是他准备了很久的毁灭性武器。只要引燃,大半个圣城都会陷入烈火中。”…

  “——这样的话,只要把特效药送上去,再引燃炸弹,短时间内就不会被拿走仙之符篆。”伊莎贝拉冷静的声音传出。

  “——这需要牺牲。这个方案实行,护送仙之符篆的人也会被炸死。”

  “——每一秒都有牺牲,这无法避免,只能尽快。”

  “——我可以驾驶灵猫号送上去。”山田町一的声音也很冷静:“灵猫号有升空功能,我个人的战力应该也够。没有别的人选了,你们帮我拦住天使。”“——山田町一,你别去,巅峰联盟不能失去你。”伊莎贝拉的声音。

  耳麦声音嘈杂。诺尔忽然低声笑了,从钟楼一跃而下。

  山田町一抱着炸弹,正准备驱使灵猫号升空。他的头发披散着,身上满是烧伤的痕迹。

  “我来吧。”诺尔扶住他:“你战力不够。”

  这种不成功就成仁的计划,护送者的战力越高越好。

  他没有管山田町一的挽留,直接推开山田町一,近乎自毁般地坐了进去。在这一瞬间,他大概知道自己不是真的诺尔了,真诺尔不会这么冲动。那他算是什么?

  第一天夜晚,他穿着广袖流仙裙款款而降,邀请他记忆里最好的挚友去探险。他曾经在第一座塔的实验城杀死了一个假的山田町一。

  但他没料想到,原来自己也有可能是假的。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一些话语也能是神灵事先编造。

  “诺尔,你不可以去。你死了,权重那么大的积分就……”山田町一满脸不理解。

  而诺尔伸出手,隔着灵猫号的玻璃屏,点在山田町一鼻尖。

  眯起眼睛,瀚海般的双眼凝成一线。

  “假的。都是假的。”诺尔笑了:“外貌可以伪装,声音可以调整,记忆可以灌输,实力可以植入,你们——也许都是假的。你们这么无私地帮助苏明安——驱使你们的却并非你们的真实情感,而是植入的热情与爱。我们也许……谁都不是真的。”

  “你在说什么?”山田町一知道自己智商与诺尔差距很大。但这些话真没听明白。

  诺尔却摆了摆手。

  “如果我死了,没有掉落装备,那么,我就知道自己是谁了。”诺尔勾起嘴唇:“热衷于探究未知的、无所畏惧的、热情洋溢的冒险家,这样的角色设定——置死地而后生,只为了弄明白一个问题的答案。山田町一,你告诉我——真正的诺尔,他会这么做吗?我在这一瞬间拥有了自由吗?”

  山田町一怔怔地凝视着他。

  灵猫号就在这一瞬间启动。

  对着记录仪,诺尔缓缓抬起了手,比了个“ok”的手势,同时,他眨了眨右眼,缓缓笑了。

  在他的记忆里,这是——【不必救我】的意思。

  就算灵猫号被炸毁,记录仪的影像也会留下来,让苏明安看见。…

  是暗号?

  大概吧。

  也许这只是神灵观察出来的结果,也许这个暗号还有别的含义,但他应该不是诺尔,所以他不知道。

  他眺望窗外,蓝月寂静,火焰直入苍穹。星河凝视着他,月色抚摸着他的满头金发,玻璃外的风景格外温柔。

  他摸着手中的傀儡丝。其实他早就清楚了问题的答案。只是根植于心底的情感告诉他——不要再去当这个“诺尔”。

  你会让他迷茫的,你会让他怀疑的,你会让他连接头暗号都不敢相信。

  他是最后一只夜莺,而你不是,你是神灵捏造出来的……让夜莺彻底噤声的陷阱。

  自由而高傲的飞鸟,即使是伪造产品,也不应当接受自己受制于人。

  当灵猫号升到最顶端,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

  诺尔对着记录仪,抱紧了怀里的炸弹。

  “我想到了一段记忆,那份感觉已经很模糊。毕竟是植入进来的记忆,并非我亲身经历。”诺尔轻轻说

  “记忆里,有一个很像我的人曾经说过,他才不会为了大义而死,因为他是飞鸟。”

  “我也是飞鸟,苏明安。即使我不知道自己在成为‘诺尔’前,到底是谁。但是,我脑中与你相处的那些记忆告诉我,飞鸟应该是在天空中的。”

  “我以我的死亡告诉你——我也许并非诺尔本人。请你记住——其他人,也可能不是他们本人,即使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点。”

  “虽然概率无限低,但如果你发现,我真的是诺尔本人……你可以回档救下我。但如果,我不是诺尔本人……”

  火焰在他的手中燃烧。

  “你就记着,有一只飞鸟,死在了天空中。”

  通红的眼眶流下泪,金发少年在冰冷的记录仪前孤独地笑了。

  “……因它也忘却了自己的姓名、年龄、外貌、家庭与【历史】。”

  当第一声火光爆裂于灵猫号,天空中第一滴雨落了下来。

  飞鸟至死仍眷恋着旧神口中曾经描述的森林。

  想象正脚踏阳光斑驳的森林之中,绿叶垂落,繁花盛开,行走在高山流水之间,抬起头时,春日的桃花落在肩头。

  绚烂的火光爆炸,铁片一块块砸落在地,灵猫号四分五裂。

  “唰唰唰——”

  雨水流下了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

  铁块砸下了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

  最后,灵猫号彻底消失在火光中。

  雨点连成了线,线挤压成了厚厚的雨面,随后“哗——”的一声巨响,倾盆大雨从天际落下,覆盖了整片大地。

  苏明安抬起头。最后一缕月光眷恋于他的额头,随后轻柔地一滑而落。

  雨就在这一瞬间淋了满身。

  血与水顺着他心口贯穿的黑刀缓缓流入大地,仿佛沧海归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cym.net。纯爷们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cy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